翻开“红楼”看“武打”

刘聪梅

《红楼梦》是诗词、是建筑、是饮食、是服饰……是一部百科全书。当然,也不乏武打戏份,第九回一群顽童大闹学堂就是一出精彩的武打戏。

薛蟠在学堂喜欢上香怜、玉爱,后又把二人丢在一边,秦钟便和香怜相好了。金荣本和薛蟠相好,记恨香怜曾夺其所爱,当看到香怜和秦钟在一起,就有意要整他。

有日先生有事早回家去,由贾瑞代管课堂。秦钟和香怜假装去上厕所,到后院说悄悄话。可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背后“咳”的一声。二人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是金荣在使坏。香怜生气地问:“你咳嗽什么,难道还不许我们说话?”金荣冷笑说:“难道你们说话,就不让我咳嗽?有啥话不能明说,鬼鬼祟祟的?”并威胁说,要给他一点好处,否则张扬开来叫他们不得好看。

秦钟、香怜又气又急,向贾瑞告状,说金荣欺负他们。贾瑞本身行为不端,常勒索子弟。当初薛蟠喜欢香怜,贾瑞从中帮忙得到了好处,如今没了好处,也不免恨起香怜。看到秦钟、香怜来告金荣,心中便不自在,不好呵斥秦钟,就骂香怜多事。香怜讨了个没趣,秦钟也讪讪坐回座位,心里很不爽。这下,金荣越发得意,可是没想到触怒了贾蔷。

学童闹学堂

贾蔷父母早亡,从小寄住在宁国府,和贾蓉一起长大,感情颇好。秦钟是贾蓉的内弟,贾蔷便视为自家人。看着秦钟被金荣欺负,贾蔷就有意制服金荣。但自知位低势单,便心生一计。他假装出去解手,对宝玉的书童茗烟说:“金荣欺负秦钟,连宝玉都牵连在内了,不给他点厉害,下次越发难治了!”

茗烟无故就要闹事,这下更好,他二话没说进来找金荣。也不顾金荣是公子,他是佣人,直呼:“姓金的,你是什么东西?”贾蔷看到火已点燃,跺跺靴子,整整衣服,没事人似的走了。

贾蔷走了,“战争”开始,武打上演。

茗烟一把揪住金荣,说:“我们的事跟你什么相干?你有本事出来动动你茗大爷!”吓得满教室的学童愣愣地看着。下人打公子,金荣气得脸都发黄,连喊:“反了,反了,我只和你主子说!”说着举手就要去打宝玉。刚举起手,只听脑后“嗖”的一声,只见一方瓦砚飞来。幸未打着人,但砸在贾兰和贾茵的座位上。把贾茵磨墨的砚水壶打了个粉碎,溅了一桌子墨水。

贾茵是贾府近派玄孙,淘气不怕事。他冷眼看见金荣的朋友暗助金荣,用砚台打茗烟,如今砸在他的座位上,他怒气顿生,一边恶语相骂,一边抓起砖砚也要来飞。贾兰劝说:“不与我们相关。”压住了贾茵的砖砚。但贾茵如何忍得住,他两手抱起木头书夹子就丢了过去。因为力气不够大,丢到一半掉下来,只听“哗”的一声,书本、纸片、笔墨散了一桌,宝玉的一碗茶也被砸得碗碎茶流,场面一片狼藉。

砚飞、壶碎,嗖嗖声、墨水溅,有声有色。水壶本是研墨注水用的,很小,曹雪芹用了几个特写,把打碎煮水壶的情况加以夸张,让人感觉开打了!接着,一个牵一个,连锁反应,引发一场活生生的“世界大战”,场面紧张而有趣。

“战争”依然继续。

贾茵不依不饶,一边骂一边跳出来揪打那个飞砚的。金荣抓了一根毛竹大板,动起了“兵器”。地窄人多,哪经得舞动长板,秦钟的头一下撞在金荣的板子上,头皮蹭了一片。茗烟也吃了一板,于是大嚷,你们还不动手。话音刚落,宝玉站在门外的三个书童一起冲进来,墨雨拿起一根门扇,扫红、锄药手上都是马鞭子,蜂拥而上。贾瑞急得拦一回这个,劝一回那个,谁都不听话,不住手,四下大乱。教室里的众顽童,有的帮着打太平拳助乐,不帮这边,也不帮那边,乱丢东西;也有胆小的,藏到一边;还有站在桌子上起哄,拍手喊着“打,打,打”,一片混乱。

幸有大仆人李贵成熟识体。听见里边打闹,忙进来制止,呵斥茗烟四人,将其撵出教室。宝玉要告先生,撵走金荣,李贵劝说宝玉息怒,不要惊动先生,就此了结。又数落贾瑞行为不端,管理不善,催促他想办法摆平此事。金荣迫于压力,无奈地作揖、磕头,赔不是,风波终得平息。

一场“大战”,始于茗烟,止于李贵。没想到,文辞优美秀雅的曹雪芹,竟然也可以拍“武打片”。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