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花开的时节 想起了郭靖

师铤

院子的牡丹花开了,想起一个人。

不是武则天,不是李太白,甚至不是蒋大为,而是郭靖。

牛嚼牡丹,是洪七公对郭靖美食鉴赏能力的评价。不知道为什么,这四个字,初看至今二十余年,依旧印象深刻——

黄蓉微微一笑,与郭靖就着残菜吃了饭。她只吃一碗也就饱了。郭靖却吃了四大碗,菜好菜坏,他也不怎么分辨得出。洪七公摇头叹息,说道:“牛嚼牡丹,可惜,可惜。”黄蓉抿嘴轻笑。郭靖心想:“牛爱吃牡丹花吗?蒙古牛是很多,可没牡丹,我自然没见过牛吃牡丹。却不知为什么要说‘可惜,可惜’?”

牛吃不吃牡丹我不确定,但是我们老祖宗是有吃牡丹旧俗的。托名神农,成书于汉代的《神农百草经》已经将牡丹收录为药材。也是,老祖宗对能入口的东西,总是脱不了入药和饮食——说到底,也还是个吃。当然我们也可以斯文地讲:医食同源。

唐以前,牡丹不算花中上品。梅兰竹菊等,才是备受文人墨客喜爱的传统名花。有唐一代,牡丹方成为国色天香的代表,到了宋,又是梅的天下。从丰腴到清寒,这花势与国运的关联就可以写一篇文章了。

差不多和郭靖同时代的南宋福建人林洪写过一本菜谱,叫《山家清供》书中记载了大量农家菜做法,菜肴取名雅致灵动,如自爱淘、碧溪羹、忘忧齑、不寒齑、山海兜等。《牡丹生菜》一节载有:宪圣喜清俭,不嗜杀,每令后苑进生菜,必采牡丹片和之,或用微面裹,炸之以酥。宪圣是宋高宗的皇后吴氏,因她“喜清俭,不嗜杀”,所以下属进献最清淡的菜蔬时,也因为菜的名字中有“生”字而有所避讳,一定要采撷牡丹花瓣和之。(但为什么用了牡丹花瓣就不避讳了林洪没说,我猜测是皇后乃一国之母,用国色天香的牡丹,比较衬身份吧)有时候也会用面粉裹菜炸之。——这不就是现在的日本名菜天妇罗吗?

我猜洪七公是没看过这本书的,饱读诗书又精于烹饪的黄蓉,倒是有可能。前两年网上有一个讨论很热门——黄蓉到底看上了郭靖什么?这个讨论后来变了味儿,因为有人煞有介事地考据说,郭黄二人初见面,郭靖花费十九两白银请黄蓉吃的两顿饭、手里剩下四锭黄金就送了她两锭、毫不犹豫送了那匹千载难逢的汗血宝马、见黄蓉穿的单薄还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黑貂(蒙古大汗送的极品黑貂哦)给她披上,这就是一典型的富二代泡妞招术。可拉倒吧您,白驼山少主欧阳克不富?正当势的金国小王爷杨康不富?自己家在东海有岛的黄蓉自己不富?她的感情,岂是金钱可买来的?这问问题的人和答问题的人,都是既不懂金庸也不懂爱情之人。

要我说啊,黄蓉和郭靖相爱,太过情理之中了。

初见时,黄蓉是个衣衫褴褛的小叫花,郭靖是刚南下的傻小子,二人相谈如故,是感情的基础——郭靖一生长于沙漠,虽与拖雷、华筝两个小友交好,但铁木真爱惜幼子,拖雷常跟在父亲身边,少有空闲与他游玩。华筝则脾气极大,郭靖又不肯处处迁就顺让,尽管常在一起玩耍,却动不动便要吵架,虽然一会儿便言归于好,总是不甚相投,此时和这少年边吃边谈,不知如何,竟是感到了生平未有之喜(此处划重点)。他本来口齿笨拙,不善言辞,通常总是被别人问道,才不得不答上几句,韩小莹常笑他颇有南希仁惜言如金之风,是四师父的入室子弟,可是这时竟说得滔滔不绝,把自己诸般蠢举傻事,除了学武及与铁木真有关的之外,竟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后来一起同甘共苦,智斗黄河四鬼,营救王处一等一堆事过后,郭靖和黄蓉的心里,就只剩下彼此了。即便后来他的未婚妻华筝南下,即便黄药师瞧不上这个傻小子,即便阴差阳错误会连连,即便后来郭靖独自随蒙古大军西征,他的心里,可是无时无刻不惦记着黄蓉。至于黄蓉呢,初次以女儿身见郭靖后,她就说得很明白了——我知道你是真心待我好,不管我是男的还是女的,是好看还是丑八怪。我穿这样的衣服,谁都会对我讨好,那有什么希罕?我做小叫化的时候你对我好,那才是真好。

说起来,黄蓉出场是叫化造型,还凭着一道“鸡肉白嫩,浓香扑鼻”的叫花鸡,引来了金庸小说第一美食家洪七公,而洪七公这个叫化头头,更是把丐帮帮主之位,传给了黄蓉。说起来,黄小姐一世姻缘,一生权贵,都从这“叫化”二字而来。

可能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跟黄大厨处久了,“牛嚼牡丹”的郭靖,也开始懂得美食之好了。他后来独闯桃花岛,和周伯通一起被黄药师囚禁山洞,一日,岛上哑仆送来食盒,“郭靖闻到一阵扑鼻的香气,与往日菜肴大有不同,过来一看,见两碟小菜之外另有一大碗冬菇炖鸡,正是自己最爱吃的。他心中一凛,拿起匙羹舀了一匙汤一尝,鸡汤的咸淡香味,正与黄蓉所做的一模一样,知是黄蓉特地为己而做,一颗心不觉突突乱跳……”

不过数月工夫,郭靖就从一个只知道“牛肉羊肝便是天下最好美味”的蒙古糙汉子,升级成凭着鸡汤咸淡就品出厨为何人的高手。想起从前听相声,说某人品鸭一绝,看一眼熟透的鸭子,就知道此鸭年岁几何出自何处。一日亮罢绝招,大厨自后厨狂奔而至,跪拜在地,说自己是个孤儿,不知年岁几何出自何处,望大师掌眼,不再做个糊涂人。

话扯远了,还是说回郭靖。

掐指算起来,郭靖黄蓉二人,基本是金庸主角世界里唯一一对真正因为爱情并且只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夫妻。《飞狐外传》,胡斐求袁紫衣不得;到了《雪山飞狐》中,他和苗若兰像罗密欧和朱丽叶,世仇难偕;《连城诀》太过阴暗,没有爱情只有算计;《天龙八部》三位主角,乔峰失手打死心爱的阿朱,段誉迷恋王语嫣而她心里只有表哥,最后枯井处的变心,金庸写得僵硬,读来只觉此女水性杨花,倒是新版中,老爷子灵光乍现,把王语嫣依旧配给了慕容复,让段誉和木婉清成了亲;《白马啸西风》,李文秀最后带着苍老的白马一步步回到中原,留下那句“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鹿鼎记》,韦小宝只有欲望,没有爱情;《笑傲江湖》,令狐冲自始至终爱的都是小师妹,他对任盈盈不过是感激;《书剑恩仇录》,陈家洛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当作政治筹码;《侠客行》,石破天懵懵懂懂,何来爱情?《倚天屠龙记》,张无忌的梦想是“四女同周何所望”,但周芷若和小昭选择了事业,殷离选择了心中那个倔强骄傲的少年,她们都弃他而去,他只剩下了赵敏……

那一向被列为深情代表的杨过呢?我倒觉得他的性格非常偏激任性和叛逆,小龙女于他,似乎恩义大过爱情,还有那么一点“你们不许我们在一起我偏要和她在一起”的反叛劲。

除了爱情,郭靖黄蓉这一对,也是金庸唯一一对从少年写到中年的主角。二人从山盟海誓行走江湖的儿女爱情,成长到一起保家卫国养儿育女的侠者夫妻,这里有金庸对他们深厚的爱。毕竟,郭靖是金庸写出来最规整的大侠。当然,这又是另一个碎碎念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