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妈妈”传递万般母爱柔情

通讯员王玮炜

蒲城县双酒小学校长冯利君怎么也想不到,六年前自己帮扶的学生婷婷,六年后竟然变成了自己的女儿,唤自己的妻子为妈妈。

2014年4月下旬,冯利君的妻子单老师劳累过度倒在了讲台上,不得不暂时离开将要参加中考体育测试的孩子们,住进了医院。在病房,她们相遇了。

婷婷是临床老太太的孙女,十岁左右。初次引起单老师注目的是女孩带给奶奶的午饭:一个从书包里掏出来的冷馒头。其次是她始终低着脑袋,几乎听不见她说话。

出于职业的敏感,冯利君关切地询问小姑娘的情况,可无论他怎么和蔼可亲,小姑娘就是低着脑袋不吭声,仅用点头、摇头来回答。

住院那些天,单老师没见到除小姑娘之外的其他探病者,难道又是一个没妈的孩子?拒绝与人交谈,这孩子的自闭心理该有多重啊!孩子还这么小!想到这儿,她的眼里充满怜爱。

果然,通过与老人的交谈,婷婷妈妈生下女儿没几天就离家出走了,婷婷爸爸承受不了打击,也一走了之。妈妈至今杳无消息,爸爸前年来信说在新疆打工。老人身体不好,孙女又小,一家人仅靠婷婷爷爷给一个小厂子看大门的微薄收入艰难度日。说起婷婷,泪水顺着老人布满皱纹的脸庞流了下来:“哎!娃心里苦,平时就不爱说话,一到晚上,就哭着给我说她是世界上最可怜的娃。”戳到痛处,老人泣不成声。

冯利君夫妇对视了一眼,有了某种相同的约定。

五一假期,冯利君夫妇提着大包小包来到了一座简陋的农家小院,再次见到了他们心心挂念的小姑娘。

“来,快看阿姨给你买啥了。”单老师从袋子里一件一件拿出书包、文具以及面包、巧克力,又拿出一件白短袖、一条背带牛仔裤和一双凉鞋要婷婷换上。婷婷激动得满脸通红,眼睛盯着新衣服,却不肯伸手接。单老师拉过婷婷,亲自给她穿上,看着焕然一新的婷婷,夫妇俩别提有多开心。

在单老师给婷婷整理书包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一张字条,字条的正反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妈妈”两个字。瞬间,单老师的眼睛变得潮湿起来。

“姨,您放心把孩子交给我们吗?我想带她出去逛逛。”单老师用殷切的目光望着老人。

“放心放心,有什么不放心的。”老人高兴地合不拢嘴。

从此,卤阳湖、同州湖、薰衣草庄园、德克士餐店等等,都留下了他们快乐的身影。有一次,他们来到了礼泉县袁家村。婷婷像一只出笼的小鸟,被叔叔阿姨牵着手,兴奋得蹦蹦跳跳。一天下来,她吃了许多从未吃过的美食,见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物,原来世界如此美好,而这一切是遇到叔叔阿姨之前她从来都不曾体验过的。“有好几次我都觉得是我爸我妈牵着我的手!”后来,婷婷多次对奶奶提及当时的感受。在她心里,早就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爸爸妈妈。

“妈妈……妈妈……”一天,从同州湖回来的路上,躺在单老师怀里熟睡的婷婷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单老师发麻的胳膊一动也不敢动,怕惊扰了孩子的美梦。

“妈妈!”婷婷醒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身边的丈夫听到叫声侧转过头来,三人的目光相遇,内心更是百感交集。

转眼间,婷婷在冯利君夫妇的资助和陪伴下度过了六个年头。已是高中生的婷婷多次对冯爸爸和单妈妈说:“将来你们老了,我来养。”

善始者实繁,克终者善寡。3年来,借着党的教育扶贫政策的东风,冯利君倡导全校教师开展了“代理妈妈暖风行动”的爱心帮扶活动,从孩子的心理健康教育入手,用真情温暖孩子们脆弱的心灵,以这种特殊的方式贯彻落实教育扶贫政策。今年6月,冯利君再次联合双酒村委会、学校周边企业、知名人士等举办“代理妈妈领养仪式”,将教育扶贫的暖心行动辐射到更远更深更广,号召更多的人来关心爱护参与孩子们的成长。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