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家庄里故事多

周纪合

两宜镇南门外,有一高高隆起的土岭,状如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人们叫它凤凰岭。

很早很早以前,有贝姓兄弟在朝邑县两女镇的凤凰岭南结茅造屋,开荒种田,日渐发达后便修庄建寨,起名贝家庄。后来人口增多,树大分枝,兄长一族南迁,按方位名南贝家庄村。南贝家庄村历史悠久,历史名人及传说故事繁多,其明代的古建筑“三义庙”“观音庙”被列为重点保护文物。

权汇川家的故事

传说明末,有权氏母子落户南贝家庄村。因为家贫,靠儿子给人揽工过活。儿子体魄健壮,力大无穷,饭量大得惊人。儿子奉母极孝,为了不让母亲因无米下锅而熬煎,每顿饭只吃半饱。天长日久,母亲以为儿子饭量一般。一日,财主的椽绑堰被雨水冲垮,儿子给其绑修。因其工期紧,不能回家吃饭,便吩咐母亲做七个人的饭菜送到工地。午饭时节,母亲担着饭菜来到工地,只见儿子一人推着几个人才能推动的大土车推土绑堰,问其他人呢?儿子搪塞说撵兔去了,让母亲放下饭菜回家。母亲走出一畛地向后一看,还不见其他人回来,就起了疑心,藏在大树后观看究竟,发现始终只有儿子一人用餐。待到儿子吃完饭,母亲近前一看,七个人的饭菜已经全部用完,不禁悲从心生,放声大哭:原来多年来儿子都是忍饥挨饿啊!从此人们就把这位儿子叫作堰窝。时至今日,两女地区的人还把饭量大、力气大的人叫堰窝。

为了生计,堰窝告别母亲,背井离乡去黄龙山开荒种地。人勤地不懒,庄稼长势喜人。大燕南飞,黄叶飘落的时节,堰窝扛着口袋,吆着毛驴、驮着收获的粮食返回故里。思母心切,脚下生风,他仿佛看到母亲擀好长面、炒好葱花倚门盼儿的焦急面孔。一阵锣声,把沉浸在美好遐想中的堰窝惊醒,原来对面来了下乡巡查返衙的县太爷。当时正行走在狭窄的乡间小路,两边是半人高的土埝,无法回避。情急之下,堰窝把毛驴带粮食胳膊一夹,放在了埝上。县太爷隔窗看得清楚,急令人落轿。他把堰窝上下打量一番,问清籍贯后发话:“汝魁梧健壮,力大无穷,为何不吃粮从军,报效朝廷?”堰窝回答:“民家贫孤身,上有老母靠揽工供养,难以从军。”县太爷悯其贫而至孝,赠银十两。霎时,堰窝力大无穷的名气传遍了同朝两县。

秋后谷子上场,是碾米的高峰,村口的石碾格外忙碌,人们时常为争先来后到发生口角。那天,村民一早到碾坊去碾米,却发现石碾轴放在地上,大家发愁怎么才能把碾轴抬到碾盘时,堰窝牵着毛驴慢腾腾地走来,他把毛驴套好,两手一抱,就把碾轴安安稳稳地放在了碾盘上。“我先碾了。”堰窝吆动毛驴,先开始碾米了。“原来是堰窝黑夜做的蔫闹(使的坏)”!乡亲们宽容地调侃着。

堰窝能吃能干的故事传遍了镰山上下,村上谁家盖新房上大梁,都请他帮忙,别人多人抬小头,堰窝一人抬大头。几百年过去了,朝代几经更替,他的故事还被人们流传着。

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努力,权家逐渐走出困境,成为南贝家庄村的小财东。到了清康熙年间,权家子孙权执中乡试中举,曾放任为官,成为名动一时的乡绅。为了保一方平安,权执中动员17个村的民工,历时四年,仿照长安城修建了两女古城。古城城郭为圆形,周长约2公里。城墙高8米,上宽4米,下宽6米。东、西、南、北四个城门箭楼主体工程为砖木结构,四椽三大间,挑檐四角吊有风铃,箭楼左右通往城墙有圆劵门,城坡腰间大门上锁即与城下隔绝。四个城楼外观正面高悬石刻横额,分别阴刻楷书“居安思危”“一劳永逸”“有备无患”“防患未然”的字样。城墙外有护城河,可谓固若金汤,附近财主都在古镇内建有公馆,权家也在古镇内占了南街一条街道。两女古镇,被称为城镇建设的经典。

传说权家在修建南街的过程中,曾仿照长安省衙建造了一座“九间厅”。按照当时规制,九为最大数字,只能为皇家所占有,权家建九间厅属明显越制。房成之日,有人向上举报,朝廷责成地方从严查处。权家得到消息,一边派人上长安打点,一边连夜把九间厅分脊,使其成为三座四合院。新中国成立后,九间厅分给贫下中农居住,如今,九间厅内的住户,还会在茶余饭后摇动蒲扇,给后辈人讲这段往事。再后来权家子孙多以悬壶济世为业,权汇川与其子权善长都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大夫。

“遭茂功”横行乡里 终“自毙”

清朝末期,统治阶级横征暴敛,民不聊生。破落的贫民就聚啸山林,落草为寇,以打家劫舍谋生。朝邑县地处陕西最东边,官府自顾不暇,且南是沙丘起伏、狐狼出没的万亩沙苑,东是河浜纵横、芦草茂密的黄河滩,北是沟壑遍布的铁镰山、金水沟,给土匪的滋生躲藏创造了优越的自然条件。南贝家庄村段茂功,就是当时嚣张一时的土匪,靠绑票、抢劫起家后,投靠匪首麻振武,横行澄城、合阳、韩城诸县,现在当地群众提起此人,还恨得咬牙切齿,称他“遭茂功”。

段茂功自幼顽劣,好恶作剧,在小伙伴中具有一定的号召力。长大后不安分,结交了一些社会流氓。后与匪徒勾结一起,干起了绑票、抢劫的勾当。在土匪麻振武驻守同州府期间,段茂功又投靠麻振武,充当麻振武的爪牙,经常带兵出没于城镇乡间抢劫索粮。

洛河南沙苑陈村小股土匪头目田老五被麻振武买通护卫将其击毙,麻派段茂功前去搜收财产。段进沙苑后,见东西就抢,见牲口就牵,使沙苑村村冒狼烟,户户有哭声。三里村有一财主,把银子埋在地下,段茂功索银不成,就把老财主五花大绑绑在村口的老槐树下,在背上划开成尺的口子,浇上菜油“点天灯”。老财主受刑不过,一头扎入旁边的涝池,段将其捞起后继续审问,直至逼出银两。可怜老财主既折财又受刑,最后还丧命。沙苑一带老人都会说出“遭茂功”的几件伤心事。

段茂功驻守韩城、合阳、澄城期间,拉夫派款,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甚至一年要征三年的粮,当地群众苦不堪言。

1929年,关中遭受了历史上罕见的大饥荒,饿殍遍地。而段茂功仍然横征暴敛,掳掠奸淫,同时大有勾结晋匪犯陕之势。时任陕西省主席宋哲元派兵围剿,段茂功由澄城、白水北窜宜君、延川一带。宋哲元派其参谋长张保成到延安同高双成师长协商,共同围剿。高双成将段茂功许以旅长职位诱到延安,天天设宴以酒肉款待,稳住了段茂功及其马弁。段的残部400余人开到延安,高双成布置部队包围缴械,遣散回乡。一日,高双成又设宴宴请段茂功。设计让段和马弁隔离,在宴席将其击毙。消息传来,韩、澄、合及同朝一片欢呼声。

1949年以来,南贝家庄的人民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中去,多次受到上级的表彰奖励。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树立文化自信,对原有文物进行保护性加固,美化巷道,栽花种草,建设文化广场,发展特色经济,谱写了更加动人的篇章。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