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卡

王晓飞

一棵大皂角树下坐了一堆人,草绿色的电驴子邮车刚一停稳,田欣就被团团围住。他憨憨地一笑,说:“甭忙,甭忙。”装得扎扎实实的一车邮件,一时间物各有主。

康坡村在这段邮路最西边,自从快递业务在塬上兴盛,这个点上经常有小小的物件,人们都感到新鲜。人群里有人大声说:“网上购物嫽得太,快捷省钱又方便!”

嫽,就是嫽!田欣跑了十来年乡邮,信件包裹,报纸杂志,现在变成了“快递”,女孩子的化妆品,小孩玩具,啥都能买。快递真叫快,灵感来了,手指一动,两天就买回来了。

大皂角树梢有个喜鹊窝,树叶落掉了,喜鹊便在枝头叫成一幅画,喜鹊登枝盈门喜。从邮车取下最后一根铁管子,田欣正准备关上车门,福田老汉说:“别忙,叔这还有最后八箱猕猴桃,你办事叔放心。”

康坡村村民对他都很满意,对他一千个放心,快递员田欣帮着福田叔装完车,憨憨地一笑,说:“叔,你把客户的地址信息给我,剩下的你就等汇款吧!”福田是康坡村民组长,种猕猴桃是他带的头。那会儿把种猕猴桃列为产业扶贫项目,几家贫困户瞻前顾后,怕没有销路血本无归。福田看到第一书记无奈的面容,拿自己先试,头一炮就打响。他又在田欣的帮助下,试着通过网络外销,第一年就赚大了。

装完车,田欣正准备打道回府,从皂角树西边的巷道里,一个老者迎面走来。“欣欣,装完了?”“完了。叔,要在网上买啥,让我帮你?”精瘦精瘦的康树华老汉摇摇头,七十才有四的年龄,看起来八十都要挂零。他是个退休干部,大儿子一家远在深圳,老伴中风偏瘫已有年头,小儿子智障,生活不能自理……那会有啥事?“康叔,是不是蜂窝煤完了?用蜂窝煤可要当心啊!”康老汉再次摇摇头,说:“叔最信得过的人就是你,这是叔的工资卡,密码是……”田欣摇摇手,说:“康叔,我把您老捎到镇上,取工资后再送回来,可好?”康老汉生气了,说:“叔信服你不是一天两天,再胡推就不实诚了,密码是4910外加s和h,取4000元,明天给叔捎来!”

第二天,塬上刮起了西北风,落光了叶子的树木,在风中瑟瑟发抖,大皂角树上几只喜鹊像受了惊,不停地飞上飞下。天冷,没人聚集,停下车,田欣搓搓手,他决定先把康叔的钱和卡送去,还有他当天的报纸。走进巷道田欣傻了眼,村里的几位干部都在康叔家,几个人进进出出,神色紧张。“队长叔,你村出啥事吗?”田欣问福田。

福田把田欣拉到一边,说:“康树华老汉昨晚死了,也不知道是突发脑溢血,还是煤气……唉,儿子到现在还没回来。”田欣“啊”了一声,不知所措地搓搓手。田欣送完邮件并没有离开,也加入到“志愿服务”的行列,他心里明白,康叔的老伴和小儿子都没有民事能力,这张卡上的钱都是康叔心血积攒的,只有交到大儿子手里,他才算尽到了一个投寄员,不,一个忘年交的责任。

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正屋设起了灵堂,几个户族中的女人动了哭声。饭后,福田提示田欣:“欣欣,你忙了一早上,估计他儿子也快回来了,你有事就自便吧!”田欣说:“叔,我一定要等到他儿子回来!”

门外“哇”的一声,康家长子和媳妇娃娃一行,扑进门来,在父亲的遗体前放声大哭。几位伯伯、婶婶一边劝说,一边生拉硬拽,他们方才止住哭声。福田对他说:“你爸的棺材寿衣,大家做主买了,墓穴已经开挖,候你回家请工匠来箍。”他指着田欣说:“这个小伙子是咱的邮递员,帮忙后一直等你!”

康家长子彬彬有礼,转过身给田欣敬烟。田欣从包里掏出一沓钞票,说:“这是康叔让我捎领的工资,他让只取了4000元。这是他的工资卡,这是流水票据……”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眼前这张普通的银行卡,还有这个平常忙忙碌碌的小伙子。

田欣交代完毕,转身发动车子。“拿去喝酒吧!”康家长子抽出几张百元大钞时,田欣已消失在茫茫的塬路上。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