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下去

程瑾

2020过得特别快,转眼就是岁末了。

第二十一个记者节即将到来,太阳暖烘烘的,银杏树叶飘飞,满街金灿灿的黄色,秋天看起来比春天还要美一些。相比万物生长的昂扬,这个季节多了沉稳和收敛的成熟之美。

用笔记录或者用镜头捕捉类似的这些新闻瞬间,于记者本人来说也是难得的人生体验。毕竟,2020不是寻常的一年,不管是国家还是个体,在今年我们都经历了比往年更多的艰辛,而作为记者,在见证了不同群体疫情中的生存状态时,我们也常常陷入困惑与反思,如果这是一支能发声的笔,我们该怎么正确、乐观而有效地发声?在图片与视频成为趋势的今天,文字该如何保持最初的力量?

每次这个问题在脑海中翻滚时,就想起曾经也是新闻主编的蔡崇达说过的话:“人心是最重要的阵地,我想用我的文字表达善意与努力,守护好这块阵地。”在信息爆炸的今天,我们要守护好人心这块阵地,也许为大众提供的不仅仅是新闻事实,还应该有一些其他的什么,比如观察世界不太一样的视角,或是点燃寒冷小屋中的人性之灯,抑或者足够真诚地波动了大众内心深处的某根琴弦。

表面上看来,似乎是对内容的苛求,实际上是对记者职业能力与业务素养的考量,大概我们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不跟风、不摇摆,性格温和,但持之以恒、一以贯之,克制地讲好新闻故事。很短的话,很难的事情,也许穷尽我们的职业生涯都未必会做好。

那么写成什么样才算是好的?也许文字要像手术刀一样精准而有力量,清醒而理性。蔡崇达的作品《皮囊》就是这样的,这是一部有着小说阅读质感的散文集,也是一本“认心又认人”的书。

书中记述的都是他“一碰就疼”的事情:硬气又倔强的母亲、残疾不认命的父亲、被老朽腐旧思想击垮的张美丽、天才文展以及被自己幻想击垮的厚朴。这些都是参与过作者人生的亲人或友伴,是需要鼓足勇气面对继而才能写得出来的人,可就连读者都看得揪心的故事,整本书中文字的表达却正如白岩松说的那样“情感很浓,但文字很独立”,犹如骨架般剔除了多余的感情抒发。

关于写稿,蔡崇达也有自己的理解,他讲:“我抵达一个人不是为了抒发某种情绪,我是真的想要看见时代、社会、命运是如何雕刻一个人的,而这样刻画,或许会写出许多类似人的共同命运,共同的内心真相。”

而这些感悟与体会,均来源于他前期做社会新闻特稿,他说自己曾经也会因为害怕一则新闻会被公众很快遗忘而感到失落、沮丧。后来读到这么一句话:“其实事件的真正发生地,是在每个人的内心。”当你刻画的是一代人的内心真相时,你会被挽留,它就不再是时效性的了。甚至一百年后,依然是有阅读价值的,也因此找到了写特稿的意义。

当然不是每个记者都有蔡崇达的能力和新闻感知力,但我觉得他至少为我们普通的文字记者提供了一个努力的方向,让我们在追求时效性的同时,对新闻稿件多了一层认知和理解,至少在我们的能力之内,给予读者更有获得感的阅读体验。

是啊,人们太忙了,阅读的空间和时间被挤压得所剩无几,这个时候,于我们来说,就是逆境,可既然作为记者,我们就应该逆流而上,用持久的真诚深入每个受访者的内心去感受,用足够的耐心去体会社会方方面面的发展和变迁,克制又笔挺地表达,传递给需要的人一些温暖和力量。

第二十一个记者节,但愿我们每一个记者都能勇敢地一路走下去,一直写下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