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偏要勉强

师铤

冬日外套中,有一件金红色假皮草。

阳光下有金红相间光芒,追求浮华如我,甚爱穿着。虽屡屡被人抨击显胖,但,本着有钱难买我开心的原则,我是不大介意这些负面评论的。每每照镜子,都觉得自己像一只快活的红毛狒狒。

但到底是廉价货色,做工不够细致,穿着久了,金红色的皮毛,在穿脱之间,总会脱落若干,那些时刻,会觉得自己从一只快乐的狒狒变成了深受脱发困扰的中年男人……

那一日,脱衣时急了些,揪下来数根,摊开掌心看着这几根金毛,忽然心中一动,脱口而出:“这第二件事,是要你今天不得与周姑娘拜堂成亲。”

若你同我一样深爱金庸,便会知道,这句话出自《倚天屠龙记》之《新妇素手裂红裳》。是江湖里的小魔女外加大家的民族仇人赵敏同学,单枪匹马独闯心上人张无忌的婚礼现场,在他即将拜堂之际,面对一城敌人,淡淡地,又有恃无恐地说出的那句话。

说这句话之前,她和张无忌经历了绿柳山庄的地牢之困、深夜涮肉馆的互相试探、四女同舟的生死存亡,本以为自己对这个毫无主见的男人已经稳操胜券,哪知道,刀剑齐失殷离被杀谢逊失踪,连环局之后,张无忌以为一切都是她的阴谋诡计,这个即将到手的情郎,就这样一拍两散还成了敌人。可是张无忌到底是张百忌,虽发誓要杀了赵敏,但是真久别重逢,看见她,却“心头大震,又惊又怒,又爱又喜。”杀是自然舍不得的,要她走,她又不走,黏黏糊糊,又经历一番变故,感情不减反增。

“赵敏低声道:‘你心中舍不得我,我甚么都够了。管他甚么元人汉人,我才不在乎呢。你是汉人,我也是汉人。你是蒙古人,我也是蒙古人。你心中想的尽是甚么军国大事、华夷之分,甚么兴亡盛衰、权势威名,无忌哥哥,我心中想的,可就只一个你。你是好人也罢,坏蛋也罢,对我都完全一样。’张无忌心下感动,听到她这番柔情无限的言语,不禁意乱情迷。”

但是,明面上,她还是已经和周芷若有了婚姻之约的张无忌的民族敌人杀亲仇人。所以,张无忌终究是别了她,回身去娶周芷若。

拜堂这日,见她来,明教二当家杨逍态度强硬,对她说道:“咱们今日宾主尽礼,赵姑娘务请自重。”嚣张跋扈,把统领江湖当作主要工作的绍敏郡主,自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吓到的。她转身问明教三当家,自己的老部下范遥道:“苦大师,人家要对我动手,你帮不帮我?”范遥眉头一皱,说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

赵敏道:“我偏要勉强。”

这一勉强,便是摊开掌心,让张无忌看到了几根金色的毛发,让张无忌知道自己掌握了他最在乎的义父谢逊的性命,让张无忌在天下英雄前,背信弃义,抛弃了未婚妻,和她当场私奔。

赵敏这一出抢亲,玩得极其高明。

先是问范遥,一来是旧时,二来曾有师生之谊,三来范遥自己也是情场伤心人,有共鸣,好说话。

范遥说勉强不来,是因为他也曾是一个偏要勉强的人。套用明教老八卦专家谢逊的原话:“那是一见钟情,终于成为铭心刻骨的相思……我师姑阳夫人有意撮合,想要她与范遥结为夫妻。黛绮丝一口拒绝,说到后来,她竟当众横剑自誓,说道她是决计不嫁人的,如要逼她婚嫁,她宁死不屈。这么一来,众人的心也都冷了。”可惜后来黛绮丝嫁给了明教的敌人,并为此破门出教,终身易容换名常居海外,但范遥那颗铭心刻骨的相思心啊,并没有因此冷却。后来明教内乱,他毁容换名,化身西域苦头陀寻找敌人,这样的决绝,不能不说是受了情伤心灰意冷后的自我毁灭。而且书中没有明提的,还有一件事,黛绮丝丈夫韩千叶是因为中了一个西域头陀的毒而亡故,这名头陀,怕就是范遥。

他诸般勉强,可惜,性格刚烈的黛绮丝丝毫不为所动。所以,当赵敏问他,他只有一句无奈的“也是勉强不来”。

可是,张无忌不是黛绮丝,他优柔寡断,在那个时间段,他心里最爱的,是不能得到的,充满了禁忌之美的赵敏。

所以,当赵敏有了谢逊这个资本,与其说是她要挟张无忌与自己私奔,倒不如说是她给了张无忌一个台阶。

“不知如何,张无忌此刻心中甚感喜乐,除了挂念谢逊安危之外,反觉比之将要与周芷若拜堂成亲那时更加平安舒畅,到底是甚么原因,却也说不上来,然而要他承认欢喜赵敏搅翻了喜事,可又说不出口。”

婚礼现场,张无忌已经知道,自己此刻爱的是赵敏。可是你要他结束婚约,然后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娶赵敏,他是绝对不敢的。这个时候,赵敏想要胜出,只有给自己加一个张无忌根本无法拒绝的筹码——谢逊。

“张无忌一顿足,说道:‘义父于我恩重如山,芷若,芷若,盼你体谅。’说着向赵敏追了出去。”

赵敏说要勉强,她一点都没有勉强。毕竟是杀伐决断的绍敏郡主,毕竟是金庸笔下智商和黄蓉、霍青桐并列前三的奇女子。她算准了自己在张无忌心中的地位,算准了张无忌的软肋,一击而中,周芷若败得口服心服。

感情世界里,勉强的前提不是客观条件如何,而是对方心里,到底有没有你。

要不然,范遥就可以得到黛绮丝,游坦之就可以得到阿紫,公孙止就可以得到小龙女……

行文至此,忽然想到,也是情场受伤人的抢亲事件现场目击者杨逍同学,听见那句我偏要勉强,心中又是怎么想的?毕竟当日,他对纪晓芙,可是实打实的“勉强”。先是霸道总裁,然后生米煮成熟饭,其间利用自身强大的魅力让纪晓芙不惜以命相交。当年,还没遇到初恋朱九真,情窦还彻底没开的少年张无忌初见杨逍,对他的男性魅力评价非常高——“这时眼见杨逍英俊潇洒,年纪虽然稍大,但仍不失为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比之稚气犹存的殷梨亭六叔,只怕当真更易令女子倾倒。纪晓芙被逼失身,终至对他倾心相恋,须也怪她不得。”

又想起一事,杨逍的女儿杨不悔,后来便嫁给了妈妈的前任未婚夫殷梨亭。而这两人,也在婚礼现场。

这样一群有故事的人,一起听见这么一句有故事的“我偏要勉强”,怕是一时都心潮起伏不定,多少往事上心头……

新妇素手裂红裳的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中,暗流涌动着这么多的往日情缘,金大侠的笔,确实经典。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