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纷飞的华山想起了思过崖上的令狐冲

渭南日报 记者 雷沛摄

师铤

近日,一段华山绝顶大雪纷飞的视频刷爆朋友圈。作为渭南人,我为家乡拥有如此美景而骄傲;作为资深金迷,我却想起了思过崖上的令狐冲。

华山有四时之景,我偏偏于大雪纷飞中想到了令狐冲,是因为在这最寒冷最孤寂的季节,有他在书中最快乐温馨的时光。

思过崖是令狐冲人生的重大节点。

在这里,他最心爱的小师妹移情别恋林平之;也是在这里,他遇到华山伤心人风清扬和他的独孤九剑。

一失一得后,那个曾经和小师妹情深意重逍遥快活的华山首徒,变成了内功全失剑术无敌的华山叛徒。

英雄的成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对日后叱咤江湖的令狐冲来说,在这里,他失去的,是他最珍惜在意的;而他得到的,却从来不是他想要的。

令狐冲初上思过崖之时,林平之才到华山,小师妹还没对他暗生情愫。那个时候,小师妹的心里,住的还是逍遥跳脱的大师兄。

令狐冲相貌并不出众,金庸写他,只说“原来睡在床上的那人,虽然双目紧闭,但长方的脸,剑眉薄唇,正便是当日醉仙楼头的令狐冲。”小师妹心里有他,一来是因为对豆蔻年华情窦初开的她来说,整个华山,就令狐冲一个适龄男青年。这就像蒙古草原上的郭靖,生活中只有华筝一个适龄女青年,要是他一辈子不入中原,两个人白头到老也没问题。二来,令狐冲的小事潇洒自如大事重情重义,却也易得女子欢心。你看日后的恒山女尼仪琳和魔教公主任盈盈都对他青睐有加。

是以,从福建回来后,小师妹听说令狐冲有意外,第一反应是不想活了——她本想说“吓得我不想活了”,但这一句话真情流露。又是当着父亲和众同门之前,毕竟说不出口,想起这几日中柔肠百结,心神熬煎之苦,忍不住眼泪扑簌簌地下流。

令狐冲被罚在思过崖闭门思过的头两个月,岳灵珊每天早上爬上山给他送饭,陪他吃素,一直待到天黑才下山,一直到两个月后漫天大雪——

令狐冲又惊又喜,抢到崖边,鹅毛般的大雪飘扬之下,只见岳灵珊一步一滑地走上崖来……暮色朦胧之中,只见她全身是雪,连头发也都白了,左额上却撞破了老大一块,像个小鸡蛋般高高肿起,鲜血兀自在流。令狐冲道:“你……你……”岳灵珊小嘴一扁,似欲哭泣,道:“摔了一跤,将你的饭篮掉到山谷里去啦,你……你今晚可要挨饿了。”令狐冲又是感激、又是怜惜,提起衣袖,在她伤口上轻轻按了数下,道:“小师妹,山道这样滑,你实在不该上来。”岳灵珊道:“我挂念你没吃饭,再说……再说,我要见你。”

我要见你,这便是爱啊!

小师妹并非一个擅长甜言蜜语的女人,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发自内心。爱令狐冲的时候,便真心待他。天天在华山爬上爬下去给他送饭,不光送饭,还背着她爹给令狐冲偷偷带酒。

很多人指责她水性杨花,我完全反对。

一来,令狐冲和小师妹自始至终没有明确关系。情意是有的,但明面上,还是同门师兄妹,她算不得背叛。二来,后来移情林平之,她便不再对令狐冲拖泥带水,并没有脚踩两只船。爱便爱,不爱便不爱,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女人。

那个雪夜,不只有小师妹的冒雪上山送饭,还有两人的真情告白——

令狐冲道:“小师妹,你答应我,以后你千万不要为我冒险,倘若你掉了下去,我是非陪着你跳下不可。”……岳灵珊低声道:“但若是我死了,你便不想活了。”令狐冲道:“正是。小师妹,那不是为了替我送饭,如果你是在替旁人送饭,遇到凶险,我也是决计不能活了。”岳灵珊紧紧握住他的双手,心中柔情无限,低低叫了声“大师哥”。令狐冲想张臂将她搂入怀中,却是不敢,两人四目交接,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动也不动,大雪继续飘下,逐渐,逐渐,似乎将他俩堆成了两个雪人。

可惜这温情一夜后,小师妹就受凉发烧了。等痊愈再上山,已经是二十余日后了。

那时候,她也还是爱令狐冲的——

令狐冲握着她的手,低声道:“这些天来,我日日夜夜望着这条路,就只盼这一刻的时光,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岳灵珊道:“我却时时见到你了。”令狐冲奇道:“你时时见到我?”岳灵珊道:“是啊,我生病之时,一合眼,便见到你了。那一日发烧发得最厉害,妈说我老说呓语,尽是跟你说话。大师哥,妈知道了那天晚上我来陪你的事。”令狐冲脸上一红,心里有些惊惶,道:“师娘有没有生气?”岳灵珊道:“妈没生气,不过……不过……”说到这里,突然双颊飞红,不说下去了。令狐冲道:“不过怎样?”岳灵珊道:“我不说。”令狐冲见她神态忸怩,心中一荡……

宁中则给她说了什么,无人知晓。但就小师妹这表情,读者又了然于胸。

这是二人最后的温情了。

这个时候,林平之是刻苦用功的师弟,顺从于她,仅此而已。

我们常说,久病榻前无孝子。但,小病床前却出情人。

这个小师妹山下养病的时间段,金庸没写,但是事后推算,该是林平之和岳灵珊建立感情的开始。

要不然,岳不群也不会费那么大心思罚令狐冲山中思过一整年。

二人再见,又是二十余日后。

那一天,岳灵珊带着妈妈做的粽子上山——金庸似乎特别爱粽子,程英给杨过包粽子,包出一个“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包得她和陆无双姐妹二人飘零孤独一生忘不了杨过;双儿给韦小宝包粽子,包得见一个爱一个的韦小宝心里最看重的,始终还是这个温柔顺从的小丫鬟。

话扯远了,吃着粽子闲话家常中,令狐冲,隐隐约约觉得,小师妹对林平之的感情,变了。

这时候,在小师妹嘴里,原本客气的“林师弟”变成了亲昵的“小林子”。她给令狐冲碎碎念两人一起练功,一起采蘑菇的日常。

可是这个时候,两个当事人都没有发现,爱情,就是在这样的朝夕相处中产生了。

令狐冲也不是完全没感觉,“忽然之间,心中涌现了一股说不出的烦恼,一只粽子只吃了两口,手中拿着半截粽子,感到一片茫然。”

每每读到此处,便对我们这个看起来最是潇洒快活在爱情上却最脆弱敏感的大师兄无比心疼。

再后来,岳不群以新剑法为诱饵,让小师妹沉迷新技术新师弟,不能上山见令狐冲。好不容易学完新剑法,小师妹兴冲冲上山找令狐冲炫耀。已有醋意的令狐冲一时恼火,败了她的新剑法,弹飞了她心爱的佩剑。

就这样,原本相亲相爱的两个人,终于在岳不群的暗中操作和彼此性格的因由下,裂痕顿生。

小师妹含恨下山后,又过了十八日才上山——原本是天天要上山送饭送酒的情谊啊,就这样日复一日地淡淡流逝。

她这次上山,不再是一个人。和令狐冲说起话,也变得特别客气。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感情,忽然客气起来,那自然是生分了。

可一旦提起小林子,小师妹的话,又多了起来。

小师妹变心,是岳不群精心算计的结果。

而这一次,她下山时,便唱出了那首著名的福建山歌——

突然之间,山坳后面飘上来岳灵珊清亮的歌声。这歌声轻松活泼,令狐冲和她自幼一块儿长大,曾无数次听她唱歌,但这一首曲子却是从未听过……令狐冲用心听她的歌词,依稀只听到:“姊妹,上山采茶去,”几个字,但觉她发音古怪,十分之八九只闻其音,不辨其义。他心想:“小师妹几时学了那首新歌,好听得很啊,下次上崖来请她从头唱一遍。”突然之间,他胸口忽如受了铁锤的重重一击,猛地省悟:“这是福建山歌,是林师弟教她的!”

一首福建山歌听罢,令狐冲便愁肠入心,一病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中,小师妹礼貌性地来探视了三次。而令狐冲呢?“自能起身行走之后,每日中倒有大半天是在崖边等待这位小师妹的倩影,可是每次见到的,总是陆大有佝偻着身子快步上崖的形象。”

至此,小师妹对令狐冲,只有仁至义尽,再无情意绵绵。

再后来,她纵使连夜奔波120里地为令狐冲偷来紫霞秘籍,也只是一半愧疚,一半同门之谊。

令狐冲在小师妹心里的地位,是和其他师兄弟不一样的。但是遇到林平之之前和之后,令狐冲在她心里的地位,亦是不同了。

很多年以后,二人在嵩山绝顶再重逢,小师妹已经是林夫人,岳不群用二人热恋中自创的“冲灵剑法”来扰乱令狐冲的情绪——

令狐冲和岳灵珊都是脸上一红。令狐冲道:“弟子胡闹。”岳灵珊笑道:“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小,什么也不懂,和大师哥闹着玩的。爹爹怎么也知道了?”

轻描淡写地诉说往事,是已经把令狐冲全然抛在脑后了。

说起来,令狐冲的绝技独孤九剑成名于风雨药王庙,可这套剑法,对令狐冲来说,却是黯然销魂剑。自此以后,他的生活便暗淡无光,即便是被囚湖底暗牢,人生境遇已经不幸到极点,但是一想到小师妹,“心头便蓦地一痛,只觉伤心绝望之意,又是深了一层,霎时之间,不由得万念俱灰……我便是脱困而出,在这世上做人又有什么意味?还不如便在这黑牢中给囚禁一辈子,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偶尔闲暇,畅想脱困而出的未来时,他的世界,他的愿望,也还只是回到从前——

最好……最好……最好怎么样?

最好小师妹仍旧和以前一样,最好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仍和她在华山的瀑布中练剑,林师弟没有到华山来,我和她永远这样快快活活地过一辈子……

令狐冲什么都不想要,只要一切回到从前。

可是,他再也回不去了……

后记

此文写罢,在朋友圈分享了标题。我的朋友,住在华阴的曾小姐留言说,有时候坐在阳台看着华山,便会想起小师妹。

金庸已逝,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文字,化作点点滴滴,常存心头。所谓经典永流传,大抵如此。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