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卷多情似故人

蒲城县第三高级中学教师 秦凤英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题记

《红楼梦》里,看到香菱学诗,被众人善意围观取笑,便如见了那个傻傻的自己。那个傻傻的自己,曾经坐在教室的课桌底下,旁若无人地大声“呼喊”:“《老山界》…老班长、老班长!…”也曾抱着一本书犹如当今孩子拿着手机津津有味地做“低头族”,不小心“砰”地一声撞到电线杆上,鼻孔一热,鲜血瞬间滴落下来。更有甚者,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偷偷看小说,结果害了眼病,每天早上都要母亲端来温水擦洗才能睁开眼,请假休养了一个月才恢复。颇为尴尬的是在课桌缝里偷偷看小说,入了迷,老师走到身边好长时间都没发觉,被当场逮个现行,脸臊得火热。过生日时,母亲特意给的用来买油糕的钱也被我狠狠地饱餐了一顿读书大宴。

“书呆子”的乐趣,大多从读书中来。既得了乐趣,书便读得多而杂,读得不亦乐乎,读得忘乎所以。

小时候,读得最多是“小人书”:《花木兰》《木兰花》《石榴花》《血疑》《永不消逝的电波》《西游记》……当时的主旋律文化通过简短的语言和黑白插图深深刻进了脑海。

小学时,课余最喜欢读历史,尤其是野史一类。“百里奚百里奚,身价只值五羊皮。”“一只大鸟,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比干剖心”“伍子胥一夜白头”,从这些通俗易懂却寓意深刻的历史故事中,知道了“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知道了士臣的谋略,帝王的气概。自此,这些男人的形象便深入我心。一同入心的,是“秦淮八艳”、梁红玉、樊梨花、孟丽君,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些不让须眉之巾帼的节义贞烈。

高中时,“金庸热”和“琼瑶阿姨”一如曾经的韩剧、当今的正能量一样,风靡全国。于是,即使是高三,也依然要抽出时间,为《梅花三弄》《青青河边草》《几度夕阳红》洒一把同情泪,为《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等扼腕长叹。

上大学,更多地接触到外国文化。便读《外国文学史纲要》,读巴尔扎克、费尔巴哈,读《飘》《百年孤独》《似水年华》《呼啸山庄》,读《简·爱》《资本论》《安娜·卡列尼娜》……

上班以后,更是随缘而至,看见什么读什么。《厚黑学》《色彩心理学》《看见》《中国社会史年鉴》《习近平论治国理政》……

当然,读过的书并不仅限于此。诗词歌赋、童话寓言、故事传奇、传记小说、悬疑怪异,诸如此类五花八门,几乎无所不看。

读什么样的书,便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一位姐姐说:“你看着柔弱,其实骨子里很刚烈。”“柔弱”是天性,从父辈的遗传中来。所以,小时候,便总是畏畏缩缩模样;及至现在,也有不为人知的羞涩与内敛。

“刚烈”是生活磨炼,更是书里读来。以身犯险、救父于难的缇萦,代父从军的花木兰,随夫出征的梁红玉,誓死守节的柳如是,矢志不渝的林黛玉,哪一个不是情比金坚的奇女子?渺小平凡却自尊自爱的简爱与邢岫烟,善良却个性的伊丽莎白·班纳特与林小红……这些女孩子用她们不争的事实告诉我:“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好读书却不是死读书。

“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才是真正的学有所获,才是真正把知识转化成文化。“书呆子”可惜之处,在于思想僵化不知变通,硬生生由才华横溢变成百无一用。甚至因书生傲,因傲致祸。聪明过人的杨修不就是因为卖弄才学而遭忌恨招来杀身之祸吗?

因而,读什么书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你从书中能读到什么,汲取什么。“读到什么”代表着你的眼界格局见识气度,是主观的、有创造性的。“读什么”只是一种机械的撷取,是在既有中的选择,它也有自由,却远不如读到什么更有思维张力和空间。

所以,看周星驰电影,你可以看出他的搞怪无厘头,也可以看出其对小人物的同情和体恤;读《红楼梦》,你可以读出“淫”读出“道”读出出世的洒脱入世的无奈,更可以读出在虚无掩饰下对一切美好的爱与怜惜,以及对一切美丑的悲悯。

比读书更重要的是思索。

笔记是一个很好的习惯。把读书时的感悟及时记录下来,便是积聚思维的火花,总有一天,它会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读书之经世致用,宋代诗人赵恒的《劝学诗》写得明明白白。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无车毋须恨,书中有马多如簇。娶妻无媒毋须恨,书中有女颜如玉。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即使是在职业选择多样化的今天,读书依然是实现人生价值的重要途径,更是提升自己、修身养性的必由之路。亲爱的朋友,祝福你,无论你读了什么书,希望你能读到真,读到善,读到美;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假恶丑,也希望你能读出怜惜、悲悯与希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