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夜合花 青枝散红茸

师铤

每日归家途中,总会经过一处旧宅,似已荒废,数年中日日经过,几乎没有见过有人烟。但是门口种有一株极大的花树。每年仲夏,满树绿叶舒展红茸纷飞,绚烂的夏日夕阳中,分外妖娆。

一直不知此为何花,只觉绚烂多姿,每每经过,忍不住驻足,流连忘返。某一日读书,见有人谈及合欢花,附图的粉色绒花,完全就是我每日路过的样子。

合欢,这美好的名字,读来便已觉得意蕴悠长。记得去年写萱草,读到过晋人嵇康《养生论》之说:“合欢蠲忿,萱草忘忧。”蠲,音juān,是老白话小说中经常能看到的字。从前读红楼,遇到这个笔画极为复杂的字,懒得查字典,便联系上下文,推断出当为捐之意,后来学古代汉语,发现自己的推测没错,还小小骄傲了一阵子。至于这个“忿”旧同“愤”,就是说合欢可以去除愤怒。

这小小的粉色绒花虽然美丽,但怎么就能去除愤怒?同是晋人的崔豹在《古今注》中说:“合欢树似梧桐,枝叶繁,互相交结。每风来,辄身相解,了不相牵缀。树之阶庭,使人不忿。嵇康种之舍前。”这话是说,合欢树长得跟梧桐一样,枝叶繁茂,互相交结,风一吹,叶片就散了,互相不牵挂。种到门口台阶上,让人不生气。人家嵇康就把这树种在他家门口。说来说去,还是从嵇康这儿来。照我理解,崔豹想说,你看人家这花,长那么茂盛,一阵大风吹来,还不是一拍两散,咱普通人有啥想不开了,看看这花,让自己的烦恼也如它一般随风而散吧……

合欢之意,向来有两种说法。一说指代大家联欢,是阖家欢乐的合欢。《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

开夜宴”中写道“左右两旁设下交椅,然后按长幼挨次归坐受礼。两府男妇小厮丫鬟亦按差役上中下行礼毕,散押岁钱、荷包、金银锞,摆上合欢宴来。男东女西归坐,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毕,贾母起身进内间更衣,众人方各散出。”你看,合欢、吉祥、如意是并列出现在过年的吉祥食物中的。另一说是指男女之事。元人伊世珍《琅嬛记》载:“逊顿国有淫树,花如牡丹而香,种有雌雄,必二种合种乃生。花去根尺馀,有男女阴形,以别雌雄。种必相去勿远,二形昼开夜合,故又以夜合为名,又谓之有情树。”我男神李渔也倾向于这种说法,《闲情偶寄》里说:“此树朝开暮合,每至昏黄,枝叶互相交结,是名合欢”。思路清奇的他还有模有样地在种植之法中说,“合欢之花宜植合欢之地”,又说“此树栽于内室,则人开而树亦开,树合而人亦合。人既为之增愉,树亦因而加茂,所谓人地相宜者也。使居寂寞之境,不亦虚负此花哉?”讲到具体种法,李男神又发惊人之论,信誓旦旦地说:“以男女同浴之水,隔一宿而浇其根,则花之芳妍,较常加倍。”最后补充一句:“假如不信,可以找二本照着上述之法对比种植,以验其孰盛孰衰。”

每每读到此处,忍不住隔着千年,对我男神翻个白眼。一株合欢十几米高,您家的层高到底是有多高,能种下此树?况且我每每留恋那“青枝散红茸”的美貌时,赤裸的小腿总被树下的蚊虫叮满红包。若真像他所说将此树种在闺房内,两口子一晚上啥都别干,净顾着打蚊子了。

不光是我,文字写得好,花草种得更好的周瘦鹃就曾笑话李渔,说他是个只说不练的主,道此树高常达十六米,焉能种之室内?此树合欢,实指合欢之叶成双相对,夜间闭合,故俗称“夜合花”,与李渔想的“夜合”实无多大关联。

其实古人很早就发现,入夜时,合欢叶就会闭合。所以合欢在古时候也叫合昏,也称夜合、青裳、萌葛、乌赖树。

这么美的花,这么好的意蕴,诗人的笔下,自然少不了它的踪影:

“试看机上交龙锦,还瞻庭里合欢枝。映日通风影珠幔,飘花拂叶度金池。不闻离人当重合,惟悲合罢会成离。”这是梁元帝萧绎所作;

到了唐人笔下,有“夜合庭前花正开,轻罗小扇为谁裁。多情惊起双蝴蝶,飞入巫山梦里来。”(唐彦谦);

“相思树上合欢枝,紫凤青鸾共羽仪。肠断秦台吹管客,日西春尽到来迟。”(李商隐);

“柳软腰支嫩,梅香密气融。独眠傍妒物,偷铲合欢丛。”(元稹);

“辽阳春尽无消息,夜合花前日又西。”(白居易);

“雨晴夜合玲珑月,万枝香袅红丝拂。闲梦忆金堂,满庭萱草长。”(温庭筠);

到了宋,有“可怜夜合花,青枝散红茸。”(苏轼);

“绣床倦倚人何在?风雨漫山夜合花。”(陆游);

明有“夜合花开香满庭,玉人停绣自含情。”(唐寅);清有“惆怅彩云飞,碧落知何许。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总是别时情,那待分明语。判得最长宵,数尽厌厌雨。”(纳兰性德)。

《神农本草经》说合欢:“主安五脏,利心志,令人欢乐无忧。”能吃擅吃顺手还要泡个酒的老祖宗自是不放过此花。《红楼梦》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中,有这么一段:

黛玉道:“你们只管吃去,让我自斟,这才有趣儿。”说着便斟了半盏,看时却是黄酒,因说道:“我吃了一点子螃蟹,觉得心口微微的疼,须得热热地喝口烧酒。”宝玉忙道:“有烧酒。”便令将那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

合欢花性平味甘,据说可以安神、解郁、活血。以此酒中和螃蟹在体内形成的寒气,大观园的各位,也是会吃。

虽然早早出现在中国人的笔下,但是合欢进入西方世界的时间比较晚,十八世纪中期,意大利人才将其从君士坦丁堡引入欧洲,同年又引入北美。因为是从西亚进入欧洲,又因其花形如缀丝,因此西方人称它为Persiansilktree(波斯丝树)。

合欢的种子生命力极强,可以借助风力传播到百米开外,在休眠几十年后仍然可以发芽。

这美好又有强悍生命力的生物,是应有“合欢”这样喜气盎然的名字。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