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曾国藩说“打卡”

大荔县人民检察院 闫孟秋

很多人都在打卡,跑步、朗诵、学习诗词、练琴等。日子,剪成了一张张碎片,一次一次打卡成功提示,身心得到了安妥。

想起了曾国藩。

人是一个天生有惰性的高级动物,没有谁主动愿意过苦行僧的日子,大凡要成大事者,其所以能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都是在强大的意志支撑下方可完成。

据《大界曾氏族谱》记载,一直到宋朝,曾家不但找不到做过官的人,连读书人都没有一个。曾国藩也在文章中说,“吾曾氏由衡阳至湘乡,五六百载,曾无人与于科目秀才之列”。这是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家族。庆幸到了曾国藩祖父、父亲,两人执着地认准科考之路,在曾国藩自身的孜孜追求下,他完成了从一个平民之子进入秀才、举人、进士行列,最终到翰林院开始京官时代的华丽转身。

如果说在京城是一个精英聚集的地方,那么毫不夸张地说翰林院就是精英里的精英,是金字塔最顶尖的人物聚集的地方。虽然曾国藩在湖南已是翘楚中的翘楚,自己也顾盼自雄,聛睨一切,而一入翰林院才发现所谓的华丽转身其实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和周围精英们相比,他读书少,追求低俗,气质庸俗。可贵的是他是一个不甘平庸积极进取的人,他讨教老师唐鉴和倭仁后开始了自己终生的“充电”和“提升”。

曾国藩结合自身实际制定了十二条具体措施:整齐严肃;无时不惧;每日静坐半小时反思;黎明即起;读书不二;每日读史十页;坚持写日记自省;养气;每天读书记写心得;每月写作几篇诗文;饭后写半个时辰的字;夜不出户。这些做法没有人要求和强迫,没有人考量和检查,有的是自己和别人对比,和自己的过去对比。他主动请老师、朋友和家人监督,把日记传阅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劣性和不足,批评指正,监督落实。由于清政府对湘军的特殊态度,在曾国藩起起伏伏的从官建军带军生涯中,他一直承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压力和阻力,朝廷离不得又恐尾大不掉,在不得不用和猜忌半信任中徘徊游离;将士出生入死但军饷从来没有得到过保证;个性耿直遭奸臣小人算计排挤打击;多年受皮肤病影响寝食难安;太平军根基强大势力不容小觑等等。但他从未因战事纷扰,因政治环境,因身体状况好坏以及种种因素影响放弃对自己制定的十二条自我管理,始终坚持不懈,持之以恒,最终实现了立志做“圣人”的人格转变和提升,成就了中国晚清时期伟大的政治家、战略家、理学家、文学家、书法家、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与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并称“晚清中兴四大名臣”。官至两江总督、直隶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封一等毅勇侯。

想起小时候,每做一件好事父母老师就让我们在本子上记一次,每受到一次表扬就记一次,考试有进步记一次。更多的人突然有一天发现,竟然好长时间没有记录了。最后,绝大多数人都活成了芸芸众生里普通的一员。只有极少数人由记录给父母老师看,变成了像曾国藩一样,靠意志和自律向自己主动“打卡”的人站在了山顶,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风越过山头,不需要打卡。云在天空翻滚,不需要打卡。水在江河里奔腾,不需要打卡。人活着,其实和风,和云,和水一样,是一种自主追求的过程,需要的是自然,是自我的主动认知和约束。被动的打卡其实反映的是对自己的不自律、不自信。人总想借助一个东西支撑着自己向前走。人穷其一生的追求不仅仅是最后看到的那一抹风景,采摘到手的那束鲜花,更多的是这个过程,心灵的跌宕起伏和曲折离奇。只有变被动“打卡”为主动“打卡”,才能从容对待所做的事情,真正领略其中的喜悦和意义。

打卡不是枷锁,不是牢笼,是现代科技提供给我们约束自己的一个工具。于很多人而言,卡可能还是要打下去,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丢掉这个“拐杖”,让汗水,在身体里“打卡”;让读书,在灵魂里“打卡”;让旅游,在见识里“打卡”;让思考,在行动里“打卡”,做一个,真真正正的“自然人”。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