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这个“兵”不简单

渭南日报 通讯员 傅新春 王光荣

在部队是个好兵

1994年的冬月,渭北平原的塬畔上,一棵棵坚韧的酸枣树泛出了新绿。身着军装、胸戴大红花的王飞,在祖国的召唤下整装待发。

一个军礼,一声保重,这个稚嫩的“蒲城娃”从此远离家乡,开始了自己的人生旅程。

6个月的新兵训练,王飞由青涩变得成熟,由脆弱变得刚强。随后他被分配到东海舰队某防救船大队,成为一名轮机兵。轮机兵是舰艇心脏的守护者,机舱的轰鸣声震耳欲聋,王飞每天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一个月下来王飞竟能辨清出机器的各种故障声音,从而精确地排查出隐患。他一有空就钻进机舱里,摸透了柴油机的“五脏六腑”和“脾气秉性”。他还利用休息时间,到岸上的水兵俱乐部查阅资料。由于他爱学习、善钻研,后来受到大队政治处领导的关注,被调往水兵俱乐部,成为了一名电影放映员。

在水兵俱乐部,王飞每次接到电影胶片,都会认真反复的检查。电影放映员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是比起舰艇轮机岗位会轻松一些。王飞在水兵俱乐部,一边工作一边默默用文字记录火热的军旅生活。

一次,王飞坐着小艇去给海上的军舰放映影片。这是他第一次到军舰上为水兵放映影片。海浪不停地拍打舰身,载满放映设备的快艇艰难的迎风前行。王飞扯出防雨布,死死地压住存放电影胶片的铁箱,生怕海水倒灌。突然一个涌起的浪头让小艇失去了平衡,电影胶片铁箱瞬间滑向了海里。说时迟那时快,王飞一把拉住胶片铁箱。他的身体却因颠簸的风浪,被颠下了大海。王飞使出全身力量,用双手将胶片铁箱使劲往舰舱里推。其他战友发现后,迅速将胶片接住,将王飞拉上了小艇。

那一年,由于王飞这个英勇的举动,受了部队的表彰,被授予“三等功”。

退伍回来又上学

按照“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分配原则,1998年,王飞退伍回来,被分配到了蒲城县粮食局。他兴冲冲地拿着工作介绍信,前往粮食局报到。到了局机关,管人事的工作人员又告诉他,他被分配到某乡的粮食站。王飞来到了这个偏远的乡镇粮站。当时炙热的大地像被火烤熟了一样,偌大的粮站空空荡荡,王飞在粮站转了一圈后,突然做出决定:我不能在这个地方待,我要重新找工作!

后来,王飞又拿着在部队发表的习作,去县城、省城的各种媒体“毛遂自荐”。一无文凭,二非专业,三无经验,报社、电视台怎么会接纳这么一个“三无”人员?!应聘的结果可想而知。

在县城和西安接连应聘失败后,王飞没有气馁,他深刻地认识到,没有学历的退伍军人,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将来的发展一定会受限。因此,在父母的支持下,王飞毅然报考了渭南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下决心要上学!

王飞的这个举动,在他的战友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已经退伍了怎么又捧起书本当学生,这简直不可思议。

在渭南师范学院,王飞非常珍惜这次重返校园的机会。他“笨鸟先飞”,别的同学在“压马路”、逛商场、谈恋爱的时候,他却一个人在教室和宿舍积蓄力量,练习写作。利用寒暑假,王飞到省城的《劳动早报》、《三秦都市报》实习。期间,由于囊中羞涩,他白天在大街上寻找新闻线索,晚上就索性铺张凉席睡在办公室的地板上。当时说是实习,也没有老师带,他就自己看报纸,拜“报纸”为师。报纸上的新闻怎么写,他就“照猫画虎”模仿练习着。就这样,王飞陆陆续续在新闻媒体上发表了很多的消息、通讯。

新闻与文学双轮驱动

怀揣着对媒体从业的憧憬和梦想,王飞在2001年经过层层“选拔”,考入了杨凌示范区农业科技报社,正式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

1999年,中国“克隆羊之父”张涌教授培育的全国首例克隆羊即将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诞生。为了获得一手新闻线索,王飞与同行的摄影记者在即将分娩的羊圈里足足住了3天,他们不分日夜,24小时不离人,终于迎来了克隆羊的诞生。《克隆羊分娩记》这篇报道,当年获得了陕西省首届科技新闻一等奖,为杨凌示范区新闻事业赢得了荣誉。

王飞一边从事他喜爱的新闻工作,一边坚持他的业余爱好—文学写作。他把新闻的广度与文学的深度结合起来,先后在中省重点文学期刊发表散文和小说等作品500万多字。同时,他坚持为报纸“输血”,创新性地进行新闻与经营的深度融合,策划了系列大型涉农专题活动,受到了农民朋友和涉农企业的信赖和认可。

2004年被陕西省工商局授予“资深广告策划人”称号;

2007年被国家杨凌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授予“杨凌十大杰出青年”荣誉称号;

2007年,年仅29岁的王飞参加了陕西省第五届作家代表大会,他是当时最年轻的作家代表;

2008年王飞所著《信步南山》荣获全国第三届冰心散文奖,冰心老人女儿吴青女士亲自为他颁发奖项;

2012年散文集《敞开心灵之门》荣获第三届柳青文学奖......

转身文旅显身手

正当王飞在杨凌顺风顺水的时候,他却毅然辞去公职,离开妻小,自己独自到西安发展。他在2010年进入曲江工作,转型文化旅游领域。那时他已31岁,而他周围的同事大多是80后。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没有了年龄优势。辞去事业编制身份转入企业,这样的选择充满了风险和挑战。

到曲江文旅集团工作的王飞,如同人生二次创业一样。白天他面对的是光鲜的职业环境,晚上却蜗居在城中村。

受这样的苦到底是为了啥?!

王飞也在反问着自己。但为了新的人生高度与发展,为了更好的未来,王飞很快又说服了自己,坚定地往前走着!

在曲江文旅一年多后,他出色的工作表现,被提升到楼观景区管理公司工作。

7年前,王飞写了一本与终南山有关的散文集—《信步南山》,现在王飞又被派到他最为向往和崇拜的终南山脚下工作,这分明就是一种人与自然的深切缘分。

在终南山脚下,王飞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他与终南山为伴,与田峪河为友。在他的带领下,景区仅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4A软硬件提升,实现了“当年开园,当年成为4A景区”的目标,在全国创A历史上实属罕见,受到了省市领导的高度评价。

为了继续提升自己的景区运营实操能力,王飞又主动请缨,要求到曲江第一个外派托管项目—山西太行山大峡谷景区工作。山和山不一样,人和人不一样,这又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王飞在太行山大峡谷,用“双脚”丈量了大峡谷的沟沟壑壑、山山峁峁。在他管理的青龙峡景区、黑龙潭景区,首先提出了“人人都是保洁员、人人都是讲解员”的服务理念,要求全体管理层每天不坐办公室,全部到一线进行对客服务,下茬整治景区环境,使青龙峡景区、黑龙潭景区不到一年的时间,面貌发生了全新的变化。

在其位就要谋其政。王飞在太行山大峡谷,没有“死搬硬套”曲江景区管理模式。他开设景区夜校,晚上给员工开展景区管理、游客服务、市场营销、仪容仪表、执行力等课程培训,白天“现学现卖”,让员工运用到工作当中。

当太行山大峡谷启动创建国家5A景区时,他发挥以往创建经验,带领创建办的工作人员,对照标准认真梳理,一条条“扣”,一条条“过”,促使景区创建整体水平在全省5A创建景区中名列第一,被山西省旅游局作为重点推荐景区向国家部委上报,并顺利通过国家景观质量评审。

经过在大峡谷项目的锤炼,王飞的工作能力得到曲江的高度认可。大峡谷景区托管时限还没结束,他又被紧急抽调到铜川照金大香山景区进行项目托管,被任命为执行总经理,全面负责薛家寨、大香山、陈家坡、红军洞四景区运营。

转战照金景区,王飞首先要面临的第一件工作就是筹备大香山古庙会。筹备时间只给10天!王飞咬紧牙关,带领团队不分昼夜看现场、讨论活动方案。那几天常常是饿了吃泡面,困了头一歪倒在座椅上眯一会,醒来接着干。方案确定后,他又马不停蹄扎到景区现场布置氛围。终于在年三十前准备就位。当年香山庙会游客接待量明显增加,收入增长了26%,地方政府对曲江团队从而刮目相看!

此后不到半年时间,王飞继续带领团队策划线路、开发产品、建立渠道、规范秩序、提升服务、创建5A等等。通过环线管控解决庙会交通、人流拥堵“掣肘”问题;统一景区品牌形象,提升商业管理标准,解决景区周边多年高香售卖、追堵游客问题,从根源上解决“野香”乱象;实现“景区+农户+公司”全域旅游内容体系;完成照金香山景区“红色+禅修”经典线路,促进270家旅行社推广发团;重点攻克研学、企事业单位及异业行业,与160家重点旅行社达成合作;启动照金香山景区5A创建,对照国家5A标准进行自查自检,完成照金景区运营调研诊断分析成果。就这样不停歇的奋斗、拼搏,直至项目尾声,只留下了王飞一人在坚持,在“孤身”奋战。优秀的职业操守和突出的管理成绩,赢得甲方及老区群众纷纷点赞!

铜川照金外派项目结束后,当组织征询王飞意见时,王飞没有选择回到曲江的核心景区,也没有选择回到市区,他仍然要求“重返”楼观。因为他当时是从楼观走出去的,再次回到楼观是为了回报这片土地对他的培养和呵护!

“二返”楼观的王飞,凭借对楼观景区情况的通透掌握,他迅速打开局面开展工作。

除打“常规牌”外,王飞深挖“道文化”文化内涵价值,着重发力举办品牌和营销活动,策划实施了一系列如楼观武林大会、蟠桃会、萤火虫帐篷节、楼观老子古银杏文化节、赵公明财神庙会,让沉寂的曲江楼观景区实现了“天天有声音、周周有活动、月月有亮点、季季有特色”,央视、陕西卫视等媒体争相报道,曲江楼观的品牌再次得到重塑和彰显!

王飞“钻研”市场需求,重点发展研学、亲子项目,推出“景区+研学”“景区+森林公园+道观”线路,期间新增10款研学产品,落地2处大型户外亲子基地,研学团队突破50万人大关,收入近千万元。

他凝聚文化力量,巧打文化牌,走出了一条“文化搭台,景区唱戏”的文旅融合新路子。他“三顾茅庐”,邀请任法融道长担任中国道文化研究院院长,成立了中国道文化研究院。他带领团队梳理深挖财富文化,组织国内文化学者、经济专家组建了中华财神文化研究院。利用学院平台,持续在景区开展“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系列活动”,受到广大游客的热情关注和好评。

他修复楼观景区田峪河生态环境,让“东方宝石”朱鹮在河道湿地里翩翩起舞,成为国内旅游景区一道绚丽的“奇观美景”......

从2011年到2018年,王飞一直被组织外派,和妻子两地分居的时间太久了,组织考虑到王飞的实际情况,把他调回了曲江海洋公园。回到省城,从家庭方面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从个人业务管理方面来说,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王飞此前管理的是山岳型和历史文化类景区,曲江海洋公园是一个海洋主题类景区,他从来没有接触过,没有专业知识背景,也无饲养经验。这该怎么办?

不懂就要问,就要学。到曲江海洋公园后,王飞线上看、线下学,深入景区的饲养训练场地、设备系统场地,他和国内外海洋兽医交朋友,他和在海洋馆工作了15年的老员工推心置腹。他放下身段,深入深入再深入,终于把维生系统工作原理、水质检测方法、海水素配比、饵料制作等专业掌握的清清楚楚。

王飞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养好动物”和“收益翻番”。为突破患病动物治疗困境,紧紧抓住百分之一可能挽救患病动物,曲江海洋公园和周至秦岭四宝馆合作,借鉴大熊猫治疗经验,给北极熊治疗提供保障;去交大一附院沟通海豚白内障手术治疗可行性方案;连续一周通宵协调患病海豚治疗;邀请日本、西北农林动物医学院、北京海洋馆等业内专家开展“联合会诊”等。期间,繁育动物数量逐年攀升,死亡率也降至历史最低点。

王飞“一手抓”业务拓展,“一手抓”内部精细化管理。为了摆脱“门票经济一枝独秀”的发展困境,他常常与经营团队一起“碰撞想法”,一起走访品牌商家。在他的带领下,海洋公园先后引进了一大批高端商户,星巴克、柠檬工场、茶千岁、海底餐厅,遇见•白熊先生,拾贝岛主题商店、海滩风情休闲区,海洋美食街等等,实现了景区商业升级。当年景区“二消”收入同比大涨70.98%,整体营业收入和利润均创历史新高!

2018年海洋公园市场渠道业务基本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为了激发渠道活力,发动渠道人员拓展能力,王飞带领销售团队重新制定了景区市场渠道销售激励政策,面向市场推出“年卡进社区”、”大学生专场”“双11双12秒杀”等十多类门票优惠政策,策划落地了“海洋馆奇妙夜”、“海洋小博士·夏令营”、“我是小小驯养师”等亲子品牌活动。实施后市场成效显著,当年景区门票收入增幅就突破了25%,也“破天荒”超额完成了目标任务。

针对景区“口碑差、投诉多”陈年旧疴,王飞带领游客服务团队集思广益,成为“金钥匙联盟”首个海洋主题类景区会员,引进金钥匙“满意+惊喜”服务理念;在海洋馆、极地馆出口设置游客咨询台,在前广场设置金钥匙咨询台,专门为游客提供咨询引导、投诉处理和应急保障服务;下大力气改造游客服务中心母婴室,推出100余项母婴特色服务。此后,景区游客满意度不断攀升,口碑也越来越好,先后入选各类百强榜单前茅,服务品质得到行业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评论。

一份付出,一份收获。中国旅游景区协会授予他“全国文化旅游景区高级管理人才”,国际旅游业管理协会授予他“全国旅游景区百佳管理人才”等殊荣。在曲江工作11年,他的拼搏和努力更是得到了组织的认可,2019年被授予“总经理卓越贡献奖”,这是对王飞的褒奖和认可!

在部队,王飞做到了“使命必达,敢于献身”;

在报社,王飞做到了“只争朝夕,不负韶华”;

在企业,王飞做到了“敬业拼搏,不忘初心”。

望远能知风浪小,凌空始觉海波平。在人生前进的道路上,王飞沉稳淡定,刚毅执着,彰显了军人敢于拼搏、敢于奋斗的优秀品格。他在顺逆无常中努力成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名退役老兵“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光荣信念。我们期待,王飞在从操场走向市场新的人生征程中能够再创佳绩。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