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搅团

李向生

夏季,咥凉搅团,滋润爽口,妙不可言。

走州过县,人到中年,美食尝过不少,最爱吃、最解馋的,还数母亲做的凉搅团。

小时候,粮食短缺。十天半个月吃不上一顿细面(小麦)面条。红薯米饭、苞谷馍、苞谷糁、苞谷面搅团便是普通农家的家常饭。

母亲打得一手好搅团,是一家人的口福。

母亲打搅团时,我坐在灶膛前帮忙添柴看火。母亲挽起袖子在锅里不停地搅,开始倒轻松,后来就越来越费劲。

人常说:“搅团要然,屁股拧圆;搅团要好,七十二搅。”其实,我看母亲打搅团,岂止七十二搅,感觉七百二十搅也有余。母亲扭着腰身不停地搅,浑身上下都在鼓劲,我看着就觉得累。

母亲一边搅,一边把握火候。她示意我“小火”,我就不再往灶膛里添柴;她说“压火”,我便用灶膛的死灰把红彤彤的灰烬彻底掩埋。母亲接着再搅上一二十搅,盖上锅盖让搅团在锅里捂上一小会,一锅搅团就打好了,剩下的就看怎么个吃法。

那时候物料匮乏,母亲变着法让家人吃得可口。一锅搅团,母亲常常变出几种吃法,“水围城”是热吃;盛上两三洋瓷碗,或干脆用洋瓷盆盛上小半盆,放凉,用汁子凉调是凉吃;还有漏鱼鱼、煎搅团等。吃法不同,各有味道,但都很过瘾,尤其以凉调搅团过瘾解馋。

冬天吃早饭时,母亲把前一天做好的搅团小心翼翼地切成条状,放在菜盆里,切些葱末,放上红红的辣椒面,“滋啦”一声泼上煎油,然后撒盐、调醋、调酱油,端起菜盆小心翼翼地晃一晃,就调匀了。母亲说,调搅团一定不能用筷子搅,因为是苞谷面,没那么劲道,若用筷子搅就成一团浆糊了。

端一老碗又热又稠又烫嘴的红薯稀饭,就上一口凉丝丝、酸辣可口的凉搅团,那种滋味真是绝了。到了夏季,咥凉调搅团,更是滋润爽口、妙不可言的享受。

随着日子越来越好,苞谷面慢慢成了稀罕之物。母亲打搅团由苞谷面掺和细面,变成单纯的细面。偶尔掺和一点苞谷面,纯粹是为了调节口味和增加营养。有时母亲还给细面里掺少量红薯粉,这样打出来的搅团更是细腻润滑,入口绵缠筋道,加上调料的丰富多样,调出来的凉搅团,色味香俱佳,光看一眼就食欲大增。

现在餐桌上已足够丰盛,但别具风味的凉搅团仍是我们的最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