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而战是我的光荣”

渭南日报 记者 夏莲 实习记者 马培尧

“宣誓完毕,我就成了党员,责任就更大了。在任何困难面前,党员都不能退缩,不能考虑个人安危和荣誉得失。作为军人,为国而战是我的光荣!”回忆起当年火线入党的光荣时刻,老兵刘战宾仿佛又回到了那段峥嵘岁月。

1985年10月,18岁的刘战宾在家乡富平县参军入伍。随后,他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7集团军第26团,随部队开赴云南,投入到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斗中。

云南的山区,丛林密布,蚊虫滋生,自然条件非常恶劣。刘战宾说,当时最怕被蚊子叮,怕得疟疾。不仅外部条件恶劣,山区物资供应也极不方便,住在猫耳洞的刘战宾和战友常常要自己想办法寻找食物。挖笋、打蛇,艰苦的环境让刘战宾和战友学会了很多野外生存技能。

尽管条件艰苦,在战场上的刘战宾却热情高涨。

在战场上,刘战宾担负抢修工事和保障战区道路、侦察敌情等任务。有一次,在抢修刚被敌人炸毁的道路时,一枚炮弹在刘战宾身后突然爆炸,碎裂的弹片扎进了刘战宾的骨头里。

“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我也没想太多,咬着牙动手拔掉弹片,拔几根草简单裹住伤口就继续干活了。”

可是伤口一直流血不止,伤势越来越严重,不得不接受紧急施救。随后他相继被转院到陆军第五十八医院和昆明军区总医院接受救治。

然而,伤势刚有好转,刘战宾就偷偷地从医院溜了出来,他要重返战场。不过他的小伎俩很快就被发现了,医护人员把他堵在火车站,强迫他回去养伤休息。

“任务还没有完成,战友都在前线,我躺在医院里也不安心。”提到当年的事,刘战宾这样解释道。

战场上充满了危险,英勇作战的刘战宾先后两次负伤,被授予三等功,受到团、营、连的嘉奖。

1989年,刘战宾退出现役,转业回乡,先后被分配到富平县薛镇镇供销社和富平县工业局等单位参加工作。“我的胸前还留有弹片,身上也多处负伤,无法承担繁重的工作,平常也就是扫扫地、擦擦桌子,干一些轻点的工作。”昔日战场上的杀敌英雄,敛去光环,成了一个默默坚守在岗位上的普通人。

多年来,刘战宾一直住在富平县城关街道富华社区惠民小区的公租房里。在生活中,刘战宾始终以一个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从不张扬自己老兵的身份,积极参加义务劳动、红色故事宣讲等社区活动,从不搞特殊。

在疫情防控期间,刘战宾作为第一批志愿者参与富平县集中隔离点的改建。他身穿防护服,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深入第一线,为隔离人员安装床板、运送生活物资。

“人活着,吃饱就好,穿衣只求遮身蔽体,干干净净就行。”刘战宾说,“相比起死去的战友,我的生活已经相当幸福,不敢再奢求什么。我随时等候组织的命令,组织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不打折扣。”

在刘战宾的影响下,他的儿子刘嘉从小就立志参军。2016年,刘嘉应征入伍,如愿以偿当上了军人。

由于一直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入伍3个月后,刘嘉才给家里打了第一通电话。视频里,刘嘉挽起了裤腿,露出了训练时被磨破皮的双腿,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父亲的一番斥责。

“我不看,你也不用跟我说部队上有多苦,你就记住‘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掉皮掉肉不掉队’,你要有军人的思维,在部队好好训练,才能保家卫国。”

父亲的话严厉却充满了期望,在父亲的激励之下,刘嘉刻苦训练,努力提高自己的军事技能水平。由于表现良好,先后获得了“优秀义务兵”和两次“优秀士官”的嘉奖。

保家卫国、效命疆场的誓言在刘战宾父子二人间永续相传。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