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丨追梦赤子心

程瑾

前段时间,张桂梅又冲上微博热搜榜。这位云南华坪女高校长被授予中国共产党内最高荣誉“七一勋章”。走在人民大会堂红毯上的,那个一身黑色、胸前佩戴红色党徽、手上贴满膏药,需要被搀扶的身影,令许多网友泪目。

人们钦佩这个女教师的情怀,感动于她与学生之间的情谊,也多有人担心张老师的身体,希望她能休息休息。从2008年女高成立到2020年,一共有1800多名女孩考上大学,离开这个西南边陲的小县城。

张桂梅却查出来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支气管炎、严重骨质疏松、神经鞘瘤等23种病。媒体的报道中,她身体消瘦,衣服都变得空空荡荡。

可她还在坚持,梦想还没有完全实现,她希望女高能出个北大、清华。在她心里,北大、清华代表的是她能想象到的这群大山里的女孩子最好的未来,是一座帮助孩子们通向更璀璨的人生的一座坚实桥梁。而她,就是想尽全力帮助女孩们踏上这座桥。

然而这么多年下来,在张桂梅的持续督促、孩子们不懈努力下,考得最好的也就是浙江大学了。记得有篇采访中,那位读了浙大的女孩说,把课本背到第四遍想要放弃了,就跑去找张老师。她说再背一次,就离清华近一点了,可成绩出来了,离清华还差那么一点。但张老师跟她同一所学校的老师讲,这样也挺好,她就是靠这个信念撑着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的高考。她在采访时说:“六十多岁了,不想彻底治病了,这点余光我放着就行,继续追逐我的梦想。”

羸弱的身体里蕴藏着一个近乎伟大的梦想。她的这个梦想不是为了自己得到什么,而是见识过那些被贫穷所限制的“没有出路”的大山里的女孩子们荒芜的人生后,萌发成长的。从最初的“让班里的五十多个孩子都不辍学”的朴素想法,到后来想要办一所免费女子高中的梦想,张桂梅坚持了许多年。

在张桂梅的众多标签中,天真和蛮横是绕不过的字眼。想要创办一个免费女子高中,这是2004年张桂梅在去北京录制节目的路上时说给时任华坪县教育局副局长杨文华的。杨文华觉得张桂梅太理想主义、太天真,他曾任教的高中想要修建一座实验室、一栋学生宿舍楼,争取资金都不容易。一个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的普通初中教师,竟然想一个人办一所学校?钱从哪里来?况且她还一身病,随时可能倒下。

张桂梅却把那个外人看来天真的梦想以近乎蛮横的方式付诸行动了,她想尽了一切办法,甚至是上街去募捐,在昆明的街道上她拉着人问:“你能不能给我点钱,我想办个学校。”人家说:“好手好脚不干活,戴个眼镜出来骗人。”姐姐听说了,说她:“你的脸皮真厚啊,这是人做的事吗?是什么让你变成了这样。”

那段时间,嘲讽之声淹没了她。然而,克服自己清高和难堪,面对疾病侵袭的痛苦,“化缘”来的钱还是远远不够。她并不放弃,在自己能发声的地方始终坚持着这个梦想。她说:“我能等,可是孩子们不能。早一天把学校办起来,就减少一批走进恶性循环的女孩了是不是?”

转机在2007年出现。这一年张桂梅成了十七大代表,她要创办一个免费女子高中的梦想几乎得到了一致的赞许和来自各界的真诚帮扶,华坪女高成立了。这些年,她家访进山把那些半途消失在课堂里的女孩们一个个找回来,送进了课堂。

在学校里,她并不总是和蔼可亲,相反,她对自己和孩子们的要求都极其严格。在这所寄宿制学校,女孩们必须剪齐耳短发,吃饭时间被压缩到10分钟,每周放假只有3小时。上课没注意听讲要被训,成绩下降了要被训,负责打扫的区域有灰也要被训……每年开学,张桂梅都拿着喇叭在台上讲,作为一个女性,一定要坚强,要独立,要读书,用知识来改变命运。这么多年,她就是拿着自己的小喇叭,同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一起度过了山里的春夏秋冬。有人背后议论,觉得那样活着没有意思。没有家庭,不能完整地过日子,放弃了世俗的快乐,还那么拼命,把老师和学生都折磨成那样。张桂梅没有生气,只是说“人活着,反正要做点事情。”

如今,很多当年的女高学生们都成家了,张桂梅经常能在朋友圈看到她们晒孩子、聚餐以及回老家的时候拍山里的风景。那些风景对于她们已经有了不同的意味,不再是贫穷、被困住的生活。张桂梅很欣慰,觉得这些姑娘们走出去了,都有了自己的人生舞台。

因为张老师一个免费女高梦,大山深处的许多女孩子的人生多了另一种可能,在现实里有了一条更宽广的路。她还在自己创办的学校里,陪着孩子们追逐清华、北大的梦想。

其实,感动我们的,不只是她这个曾经看起来天真的梦,更是张老师追梦路上始终秉持的那颗赤子心。在并不如意的人生里,张桂梅做了非常值得的事情,以怒放的生命,向世界表达着师者的倔强。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