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题材现实主义小说的重要收获——王旺山长篇小说《铁花》创作研讨会侧记

渭南日报 记者 刘聪梅

为更好地推介与宣传我省的重点文学作品,陕西省作家协会组织知名评论家近日在西安召开了“王旺山长篇小说《铁花》创作研讨会”。陕西省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安广文主持研讨会。省作协秘书长王晓渭,省作协创联部主任蔺晓东,以及李星、李康美、李国平、王春林、段建军、韩鲁华、仵埂、王鹏程、徐喆、任葆华等国内老中青三代知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

《铁花》是陕西省文学艺术创作人才百人计划入选作品,全书50多万字,作者历时两年创作完成,是王旺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处女作。作为一部乡村题材小说,《铁花》集中描写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新世纪初,北方一个村子里农民的生活故事。作品以“天卷”“地卷”和“人卷”三个部分架构,巧妙地将人物故事置身于历史背景下,揭示了不同时期农村人内心的风云变幻以及恒定的人生价值。讲述了农村三代人对土地的不同态度,以及世道人心的冷暖,既是一部社会别样生活实录,更是一部农民被动适应社会的心灵史。

在为时3个小时的热烈研讨中,中国小说研究会副会长、茅盾文学奖评委李星表示,《铁花》叙事真实自然,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好多细节、好多生活唤起我的农村生活记忆,作品时时透示出作者对时代的宽容与厚道。王旺山笔下写动物比写人还要生动,尤其楔子里写的那几条狗真生动,还有山猪、狼,以及那只狐狸,被人逮住,可怜巴巴的样子,最后还叫它跑了。我想到《论语》里有个公冶长会鸟语,旺山是不是也会鸟兽语,和动物心灵相通。

省作协第六届主席团顾问、渭南市作协名誉主席、作家李康美认为,长篇小说《铁花》的结构,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正如马尔克斯所说,最深刻的记忆,也就成了这部小说的总基调。作品取其于“大”,着眼于“小”,强化了一个宏观世界,又没有离开小说本质。用遗留在泥土中的生活碎片,支撑起小说人物的血肉之躯。小说设置复线,丰富了人物的视角跳跃感。可以看到王旺山对这部小说在结构形式上的整体思考和追求。

《小说评论》主编、山西大学教授、茅盾文学奖评委王春林表示自己对小说强烈的认同感,作者在乡村的叙事上非常从容。吃喝拉撒、喜怒哀乐,看起来波澜不惊,其实这个叫作什么呢?我们有句话叫作画鬼容易画人难。为什么呢?就是日常叙事的难度,是要超过有矛盾冲突、有激烈冲突的难度的那种书写。小说采取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交叉使用,而且非常严格,单数章全部是第三人称叙事,双数章全部是第一人称叙事。两种叙事交叉使用推进故事情节的展开。这是一种叙事策略,一种叙事方式。认为《铁花》这部长篇小说,有一些人物给他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像王银海,他觉得这个人物在小说里面写的是比较有味道的、有人性深度的,是把他的那种人性的复杂性,人性的深度呈现出来的一个农村基层干部。另外像王天赐、老支书、胡章娃、程玉喜、杨木匠、黑蛋,包括疯疯癫癫的大伯,这些人物都给读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还有对女性的刻画和塑造,像月季、红英、红莲、巧珍,包括天赐的母亲,尤其是月季、红莲这几个形象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小说在描写上,不管是民情风俗的描写也罢,乡村生活场景的描写也罢,日常叙事的描写也罢,都能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省作协副主席、茅盾文学奖评委李国平表示,《铁花》还是一部丰厚的、扎实的文本,可以从历史叙述这个角度来读。比如说主人公父辈的经历,古城村庄这个独特的地理位置,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背景。同时,他以“生命”为核心点评了《铁花》。指出作品主人公天赐是古老土地上绽放的顽强的生命之花,《铁花》也是一种生命成长的叙事,“生命的存在、生命的灿烂是我在作品中所读到的”。他最后强调,不能拿时下流行或者流俗的小说来比照《铁花》。他认为该小说没有受时下小说概念的影响,没有时尚的主题追求,只有刻骨铭心的自我色彩,留下了强烈的生命意志和生命记忆。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教授、评论家韩鲁华觉得从作者创作这个角度来讲,雄心还是很大,想写一部他的家乡或者半个世纪个人的一种命运变化的作品。从建设发展的这个角度来看,他觉得《铁花》这部作品很好,定位很准,写到这一步,这种情况下已经很不容易了,也可以说放在陕西,就目前这种状况下来看,旺山的这部《铁花》,不敢说是优秀的,但还是一部很不错的作品。

西安音乐学院教授、评论家仵埂从小说的文本与叙事角度谈了自己的独到见解。认为在作者的小说创作中,更多依照自我少年般的感受书写,有意无意地使小说的叙事处在两极中间,使作者写出了这样一个独特的历史氛围,在两极中间的这种自在状态下,读者从小说里看不到多少批判,更看不到多少赞赏,但却深厚地表达了那个时代。他觉得这种书写蛮有意味的,也是小说叙述的一个路径。他还看到了作者对乡村自然风情的精准描摹和强烈的感受力,那是从心底迸发出的一种情感。正因为作者有这样的情感,才把乡村写得那么美好和诗意。

西北大学教授、评论家段建军觉得作者是具有强烈现代小说意识的一个人。他引用马尔克斯的话:人所过的日子实际上,是你记住的日子。这段话打动了我,也表现出作者具有的现代意识。一个好的小说家,他写生活不是记流水账,总是要写自己爱的、怕的、喜的或者悲的生活。《铁花》在象征意义上,就是烟花,生命的烟花,不管是生命怒放时的烟花,还是衰败的烟花,总是你生命值得记忆的事情,如果拿这个来要求的话,他认为,“铁花”这个名字,是非常好的一个名字。

“打开后就被‘楔子’深深吸引,很快读完。”西北大学教授、评论家王鹏程认为《铁花》是一部农事诗、耕作诗,饱含着对中国乡村社会的深情,是一次全面而深入的精神回望,这部长篇小说在内容和题材上,具有拓荒意义,具有史诗的容量和气质,这种油画式的一笔一画的涂抹,一章一节的结构,如同渭北高原一样质朴、厚实,很有力量和深度。要了解当代中国农村变化的细节,了解当代中国农民所走过的曲折坎坷,《铁花》是一部不可忽略的长篇小说。“《铁花》大量写到农时气象、谷物耕作、民风民俗和村社活动,在《白鹿原》之后,当代农村书写,很少见到对农村耕作和民风民俗如此了解、如此深入的描绘。其中贯穿全书的意象“铁花”最具代表性,可以说绽放的铁花是农民压抑的释放,是他们默然一生的喜悦和闪烁,是关中辽阔田野的精神簇集和闪爆,是其历尽磨难而又孜孜不倦的生命动力。”他觉得《铁花》是一部特色非常鲜明,写作扎实,魅力十足的具有开拓意义的现实主义力作,也是文学陕军乃至当代长篇小说里面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收获。

渭南市作协副主席、渭南师范学院教授任葆华称王旺山以“实证的精神真实还原了世俗化的乡村世界”,是一部比较典型的地方性写作。小说以舒缓的叙事节奏,建构了一种慢的小说美学。尽管这部小说还存在一些尚需精进的地方,但他认为仍不失为一部比较优秀的乡土小说,甚至可以说是近年来渭南文学最美的收获,也是陕西乡村题材现实主义小说的重要收获。

渭南市作协主席、诗人徐喆感谢省作协对渭南作家和文学事业的关注与关心,最后用一首诗歌,给研讨会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一部《铁花》,洋洋洒洒五十五万言娓娓道来,把秦东乡村的秘史展演那象征着光荣与理想的铁花哟如梦似幻,随着阅读而升腾而浪漫在夜幕上绽放的那一刻

是瞬间,也是永恒的绚烂

从一马平川走进厚重的高原再由高原迈向更高远的山峦那些耕耘的艰辛和精神愉悦真的无法与文学之外者言生而为人,当大写而诗意地站立在苍天与大地之间

与会专家学者围绕《铁花》,作了全面深入的专业研讨,普遍认为作者创作功底深厚,素材选取故事铺陈游刃有余,故事推进与人物性格命运发展从容。作者通过小人物,反映了一个大时代;透过小视角,展现了一个大社会。尤其是生动地塑造了杨毛子、老支书、王银海、杨木匠等一群成功的人物形象。小说创作手法新颖,语言准确,细节生动,叙事干净,是一部优秀的描写当代农民生活和农民成长史的现实题材小说。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