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薛”“林”—— 重读《红楼梦》

张娟

初看《红楼梦》时,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凡事爱论个好坏,一味沉浸在对“宝姐姐”的痛恨,对“林妹妹”的同情里。至年长一些,读《红楼梦》却是为了应付考试,净研究遣词造句、层次划分之类,未真正领悟其中之妙。近日再翻经典,觉得以前的许多印象都有失偏颇。

首先想说的是,薛宝钗并非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她不仅容貌姣美知识渊博,还是一个比较妥当的人,为人处事,技高一筹。进门之初,她其实是不屑嫁与贾宝玉的,后来在意了“金玉”之论后,对林黛玉也曾强势出招。听了宝玉梦中唾弃“金玉姻缘”之后,迅速审时度势,改变了方案,不几日就和林妹妹亲密非常了。不仅人前称扬人后护短,而且关心她的身体,真是难能可贵。同化对手,而不是用下三滥手段,这是她的高明之处。她很精明,善于打理人脉,不只是贾老太太,连大丫头袭人也一并笼络。不过,这人最大的缺点是俗气,八面玲珑,叫人觉得虚伪、俗套。也许正因如此,她才得不到人们的好口碑。

林黛玉以孤标傲世、小性弄气著称。其实细读原文,这个美眉并没那么简单。她是大观园的文化人,是“堪怜咏絮才”“魁夺菊花诗”的一位才女呢!连贾政也看中她的才学,凡她给大观园内拟的名字“喜欢”且“一字不改都用了”。林妹妹懂得生活艺术,看看她选的住地潇湘馆便知她的品位。她天然带来的一股香气乃是骨香、品香,绝非人造的那个“冷香”。所谓“小性”,不过是聪明的林妹妹试探心上人、维护尊严的一种手段罢了。林黛玉是那种极聪慧的女子,往往别人事未出头,她已看到根底了,她岂不知自己的处境,巴巴的小气讨人厌做什么。后来她和薛宝钗的关系非同一般,几乎是义结金兰。善于机变,可见一斑。再论为人,她也并非“目无下尘”。从她尽心教香菱写诗来看,一点也不嫌贫爱富。香菱只是一个被拐卖的丫头,姓甚名谁尚且不知,会有啥背景?黛玉对她也乐于结交,耐心非常,其善良不言自明。只可惜林妹妹处境艰险,“风刀霜剑严相逼”,她也只能伤心伤神以至于伤了身体,最终抱着那些无比清新脱俗、个性突出的诗词,“冷月葬花魂”了,可悲可叹!

宝玉祖母史老太君,也是一位老谋深算的人。书中诸多地方提示,林黛玉是老太太心尖上的人。老人虽不大主持家事,却是背后关注一切的人。总之“金玉”只说,她知道的,但却不置可否,观点不言自喻。并且因此与王夫人叫了两次板。头一次是借贾赦讨鸳鸯之事,给王夫人敲了一次警钟,当着薛姨妈的面训她道:“你们原来哄我!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虽然探春最后周旋,老太太给足了王夫人面子,但火出无名,很有打一巴掌柔三下的意味。第二次便是以薛宝琴来说事。书中交代的明白,薛宝琴随兄进京就是为了“梅翰林”之子的聘嫁,这都是见面要拉的家常之话,老太太焉能不知,却偏偏把她捧到天上,还意欲向薛姨妈提亲,这不明摆着发话吗?

在这部书中,最希望“金玉”相配的就是王夫人了。这个人口里吃斋念佛,却并非善主。曹老先生如实地写了王夫人逼死金钏和晴雯两件事。其中晴雯之事,最能表明王夫人对林黛玉的态度。她难道不清楚袭人与宝玉之间更见不得人,为何干脆给了袭人名份,反而迁怒晴雯呢?不外乎是因晴雯“眉眼有些像林妹妹”,而且是老太太明着要放给宝玉的“屋里人”。她善于心计,弄了个内侄女做“琏二奶奶”,里应外合地把持了家政大事。贾政在家里大约也被她架了空,奈何不了她吧,在宝玉的婚事上,也只得由了她去。

在《红楼梦》的诸多女性中,本人第一个看不上眼的便是袭人。自己率先与男主子不干不净,反而操心别人与主子的“不才之事”,并借机去王夫人那里讨好,预订了个“姨娘”名额,叫人不齿。

还有那个妙玉,相貌才学倒也说得过去,但她的性情,不敢苟同。既然修行,就应彻悟,但一副酸溜溜的样子!刘姥姥去了庵里,茶杯要扔,地也要冲一遍方显是“净地”,却把自己的茶杯让贾宝玉来用,又在人家生日之时,下个什么“槛外人”妙玉的帖子“,恭祝芳辰”,哪里像六根清净的样子?

我仰慕红学也非一日,但一生却与文学无缘。只要能算得上是薛宝钗、林黛玉等人的“红尘知己”,便心满意足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