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房德:只要懂“窍道”葡萄“玩”着种

渭南日报 记者 刘雪妮 文/图

金秋时节,秦东大地处处瓜果飘香。在故市镇扁家村周房德的4亩大棚里,蓝宝石葡萄已经着色,蓝莹莹的煞是好看。

农家出生的周房德早年从事婚庆行业,因为脑子活、好学习,拍摄、剪辑、主持他都玩得游刃有余,生意也做得红红火火。因为忙于婚庆生意,周房德家里的几亩地都是雇人耕种。

2019年,快50岁的周房德突然栽了4亩蓝宝石葡萄,半辈子没怎么和土地打过交道的他开始重新审视起土地来。

“连包谷、麦子都没种过,还能种好葡萄?”“蓝宝石葡萄容易生病更易裂果,哪那么容易种?”……种葡萄的消息一出,很多人都觉得周房德胡来。

可周房德知道自己不是胡来。“我平时爱读书、上网,也很关注国家‘三农’方面的各种政策,可以感觉到这几年国家越来越重视农业。而且我们国家人口多、市场大,再加上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我相信只要能种出好果子,肯定能挣到钱。而且我去河北考察过,人家种蓝宝石葡萄的都挣钱着呢!”

虽然周围都是一片不看好的声音,可周房德心里那股拧劲上来了,“别人越说不行我就越要干好”。

那段时间,周房德整天都泡在葡萄园里,细心侍弄着这些葡萄幼苗,呵护着自己的农业梦想。“心里真的有一团火。几十年没种过地,但现在天天守在地里却一点都不感觉累。看着葡萄苗一天天长大,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充满了成就感。”他呵呵笑着,讲述那段时间的心情。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有些骨感。虽然精心管护,可葡萄园却出现了严重的霜霉病。“用了很多方法效果都不好,急得我嘴上直起泡。”周房德说,那段时间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可他也明白,种蓝宝石葡萄本身没有问题,问题的是自己不懂技术。

后来,市科协开展农技服务活动,周房德听了一节葡萄管理技术课才茅塞顿开。此后,只要有相关的技术培训,他总是追着专家去听,把自己的困惑和问题提前整理好,找专家解答。回到家后,他就将培训和网络上学到的知识在葡萄园中进行实践。看着葡萄苗长成一大片绿荫,周房德心里充满了喜悦。

虽然霜霉病慢慢控制住了,可要让葡萄园得到好的收益,还必须解决裂果的问题。于是,他立马着手筹集资金,2010年开春,花费15万元为葡萄园建起了钢架大棚。“盖上大棚,对光照、土壤干湿度等,自己就能控制了。咱不施化肥、不打农药,棚内土壤透气性好,有机质也高,这样种出来的葡萄咋能不挣钱?”每逢有朋友过来看,周房德总是信心满满地说着。

但好景不长,葡萄园又出现了严重的黄叶问题,怎么管理都不见好,现实似乎又一次打了周房德的脸。那段时间,爱说爱笑的他脸上没了笑容,整天抱着一本《葡萄种植技术》啃着,对照园子的情况寻找症结。

“是不是因为上大膜那几天太阳把葡萄苗晒坏了?”带着疑问,他请来了农技专家实地查看,专家给出了几乎相同的答案。大棚上膜那几天气温突然升高,而当时地温又低,再加上他的葡萄园地势北高南低,灌溉时水在南边积得较多,导致土壤湿度不均,葡萄树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黄叶现象。

症结找到了,专家也针对性地开出了“药方”。周房德按照专家的意见科学管理,第一年挂果量及品质都相当不错。“别人都说种葡萄很累,但我这个葡萄园基本上就我一个人管,而且还经常半天在园子里,另外白天在外面钓鱼呢。”周房德笑着对记者说,他管理上轻松,主要是“懂窍道”。“不要把蓝宝石和阳光玫瑰一样种法,一个是‘野丫头’,一个是‘大家闺秀’。蓝宝石不用疏花疏果,这块儿本来就省力,比较花费人工的是掐嫩条。我会在每个枝条上留个副枝,分散一部分营养以抑止嫩条萌发,同时还能促进花芽分化,为下一年结果打下基础。”周房德说着自己的种植经,自信而沉稳。

种植问题解决了,周房德又研究起销售的门道。“去年第一年园子挂果八九千斤,我几乎都是通过网络销售的,卖了5万多元。”周房德说,后来还有好多人要,但他的葡萄园已经没有葡萄了,只好去别人园子摘了些发过去。“这次买家收到葡萄后说口感不一样,我就赶紧给人家退款了。咱是纯生态化种植,自然成熟,口感和普通方式种植的肯定不一样。”

今年,周房德的葡萄园产量有2万多斤。“今年产量也不高,线上线下齐发力,更不愁卖。”周房德说。

会种植、懂销售,曾经对农业几乎一窍不通的周房德,终于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葡萄种植路。但他也有遗憾:“虽然前后已经流转了100多亩地,但连片的地块比较少,无法实现规模化种植,所以现在只种了4亩蓝宝石葡萄。不然的话,我就拿着咱种的葡萄、拿着农残等检测报告,去跑大城市的高端市场了。这么好的东西,肯定能卖上好价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