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园里说丰年

渭南日报 记者 杨欣

8月26日,天刚擦亮,华阴市华西镇友谊村的李岳林胡乱吃了几口饭就来到自家葡萄园。

园子里的“阳光玫瑰”葡萄已经被北京的客商提前预订,地里没啥活了,但是56岁的李岳林却闲不下来,一会儿把雨棚揭开一点,一会儿又把老叶子掐掉几个,好让阳光多撒进来一点、通风更好一些,让葡萄上糖更快一点、价钱卖得更好一些。

坐在地上休息的间隙,李岳林抬头看着葡萄架上一串串沉甸甸、鼓囊囊的快要把淡蓝色纸袋撑破的“阳光玫瑰”葡萄,心里乐滋滋的。站起来小心翼翼地解开纸袋,看着里面一颗颗像翡翠般的葡萄粒泛着晶莹剔透的光芒,李岳林不由得咧开嘴巴,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的皱纹挤得好像成了一朵花。

“今年亩产量估计在6500斤左右,这两亩葡萄保守估计能卖15万元。”坐在葡萄架下,李岳林开始认真地算账,“以前种玉米小麦,一亩地利润不到300元。一年到头日子过得紧巴巴,一家子7口人温饱都成问题。”

“后来种红提,一亩地收入2万元,除去成本,一亩地能落1.5万元,效益还可以。”为了改变家里的经济状况,2008年,李岳林开始种植红提葡萄。这些年靠种葡萄,李岳林在村里盖了新房,还在渭南城区买了一套商品房。

收入越多,干劲就越大,李岳林的胆子也越来越大。

“有个朋友给我说现在有一个新品种叫‘阳光玫瑰’,病菌少,口感好,耐储藏、耐运输,效益更好,地头价一斤能卖十几块钱。”李岳林第一次听到“阳光玫瑰”葡萄的时候特别心动,但是心里也没底,“跟前还没人种过,咱对这也不懂,万一没种成,失败了咋办?”

纠结归纠结,但这些顾虑都没有阻挡李岳林大胆尝试的脚步,2018年,李岳林开始种植“阳光玫瑰”葡萄。

“结果第一年被霜打了,加上对‘阳光玫瑰’习性不了解。第二年挂果的时候,两亩地只卖了1.5万元。当时都想把地承包出去,不种了。”李岳林告诉记者,自己当时都有点想放弃了。

一旁的村支部书记刘军告诉记者:“这个品种的葡萄特别‘劳人’,得跟伺候娃一样,而且投资成本比较高,不管是土壤、棚子、肥料等都有要求,比如,架子要高,通风要好,还要搭雨棚,得上有机肥,好多人都是从青海买的羊粪。”

“第一年投资确实比较大,买杆、搭棚、买苗子、搭雨棚、浇水、买羊粪……这么说吧,从这个园子建起来到采果,不算人工,粗略一算得1.6万元。”李岳林说,当时为了节省成本,就用之前红提园的旧棚,种植也是按照种红提的方法。

“李老师,不要心灰意冷,你是咱村里的能人,你要是放弃了,其他人就更不愿意种了。我是你的学生,我都种成功了,你肯定能种成。”当初,正是刘军的一番鼓励,让准备放弃的李岳林重拾信心。

李岳林其实并不简单,他是村里的种植能手,2016年参加了华阴市第一批新型职业农民培训,是华西镇时代农民讲习所讲师,还先后被华阴市和市农业农村局聘请为“土专家”。今年又被陕西省农业农村厅认定为第六批高级职业农民。

“正因为大家都说咱是村里的‘能人’,还经常出去给人讲课,收成没有别人好,脸上实在挂不住。”李岳林暗暗发誓,一定要种好这葡萄界的“爱马仕”。

进地修棚、平整土地、施有机肥、浇水……2020年刚过完春节,李岳林就一头扎进园子里。

前期活比较紧的时候,李岳林每天早上随便吃两口,进了园子一口气忙到12点多,回去匆匆吃几口饭,又钻到园子里一直干到天黑。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到了9月采果季,李岳林的辛苦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2020年全园达到了丰产状态。两亩园子卖了9万多块钱,快10万块钱哩。”说到去年的收入,李岳林一下子就来劲了。

看到李岳林种“阳光玫瑰”葡萄挣了钱,村里种植“阳光玫瑰”的人越来越多了。

“葡萄是我们村的主导产业,村里483户,其中312户都种的葡萄,现在葡萄种植面积1800亩,其中700多亩是‘阳光玫瑰’葡萄。”刘军说,今年5月,为进一步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带动群众致富增收,实现贫困群众稳定脱贫,村里决定建设友谊村阳光玫瑰葡萄产业园,将葡萄种植确定为村集体产业进行发展。

种葡萄的人越来越多,友谊村的葡萄名气越来越大,特别是“阳光玫瑰”,得到很多客商的青睐。到了采果的时候,客商来了都是“整园端”,连收完商品果以后剩下的那些果形长得不好、颗粒不均匀的果子,客商们都不会“放过”,会以不低于6块钱的价格打包收走。像李岳林这种果形好的、品质高的,起步都在10块钱以上。

“今年的价格比去年还要好,刨去成本,两亩算下来能净落13万元多。根据这个枝条的老化程度看,明年保准又是一个丰收年。”说到这儿,李岳林黝黑的脸上再次笑开了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