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人每天吃外卖无人管 听说房子旧改儿女回来了

繁华的南京路步行街背后,还有着大片低矮的旧里,黄浦区龙泉居民区就在其中。住在这里的居民,走出家门步行两三分钟,就到了南京路;回到家,却要面对一家人挤在10多平方米、上厕所要拎马桶的日子。

旧改,是蜗居在这里的很多人最大的期盼。

终于,今年,整个龙泉居民区都启动了旧改,划分在两个旧改项目中,涉及2100多户居民。我蹲点采访的福建路地块旧改项目中有790多户居民属于龙泉居民区。

俯瞰龙泉居民区,以二级旧里为主。陆顺凤摄

今年6月,福建路地块高票通过一轮意愿征询,10月下旬将迎来二轮征询签约。最近,旧改地块内已有些“暗流涌动”:居民对旧改的利益诉求、因旧改引发的家庭矛盾等开始暴露,越临近二轮征询越“胶着”。不过,我在龙泉居民区还感受到了另一种氛围。龙泉居民区老年居民特别多,790户居民中有近200户老年居民在旧改中面临没有亲人能帮他们一把的情况。

他们该如何面对旧改?在蹲点采访的这段日子,我看到居委干部如何把居民当亲人,在旧改中为他们的生活“托底”。

60多岁独居老人指望不上子女

全靠居委干部帮衬

从天津路某弄,拐进一个有些破败的小院子,来到的第一户人家就是萍阿姨家。

萍阿姨家门上的春联,是居委干部今年过年时候帮她贴的。唐烨摄

60多岁的萍阿姨是上海人,矮矮的个子,有点胖,说话爽朗,看起来乐观。但她多种疾病缠身,最严重是血液病,每周三次要去医院做血透。

她住在20来平方米的小屋内,分为两间房间。一间摆着床铺作卧室,一间放着饭桌与冰箱作餐厅。做饭就在屋外的一处半露天公共厨房,上厕所在门口处搭建的一个简易厕所内。因为地块旧改了,最近她在理东西,家里有些凌乱。

小区五年前改造时,萍阿姨告别了手拎马桶,用上了抽水马桶,也能在家洗澡了。但这个卫生间在室外,冬天在这里洗澡太冷了。唐烨摄

“很多年我都没有彻底理过房间。这次居委干部帮我理出来好多东西,还有我姆妈在世时攒下的‘宝贝’都被找出来了!”萍阿姨笑呵呵地打开两个箱子给我看:一箱内是一捆捆扎好的绒线,各种颜色;一箱子是整齐叠好的缎子被面,花花绿绿。

萍阿姨妈妈当年攒下的绒线。唐烨摄

有些杂乱的房间。唐烨摄

“现在市面上很少见了!我姆妈那时候很节约,但喜欢买这些东西,花了不少钱。”老物件勾起了萍阿姨的回忆。她从小出生在这里,长大、结婚、生女也在这里。后来,先生离开了,女儿结婚后搬离了,很少再回来。这么多年,都是她一个人在老房里度过。

居委干部平时对她非常关照。无论大事小事,她一个电话打给居委干部,居委干部马上就来帮她。“有一次,我眼睛开刀,要去青浦的一家医院。那天,我叫不到车,就打电话给‘云云’,她马上就过来了,开着自己的车把我送到医院。那天的雨下得特别大,她开了好久。云云,就像我的妹妹一样。”萍阿姨指指带我过来的居委干部李云云。

居委会办公室就是萍阿姨另一个家。不去血透的日子,她就端着午饭,到居委办公室和居委干部、来办事的居民聊天,一直到居委会下班。

萍阿姨的家当,都由居委干部帮忙整理打包。唐烨摄

“我的命,都是居委干部救回来的!”萍阿姨说,自己住过好多次医院,病危通知也下了好几次,每次都是居委干部第一时间把她送到医院、守着她,还送饭给她吃。

“萍阿姨住院时,她女儿都做不到每天来看她,居委干部却是每天都去照顾她的。”怕萍阿姨难过,一位老邻居悄悄对我说。

要旧改了,能告别逼仄的老房,萍阿姨很高兴,但也担心“以后碰不上像亲人一样的居委干部”。而接下来的看房、租房,或是买房以及搬家等等,对她来说都成问题。连理东西,她现在都做不了。居委干部最近一有空,就轮流到她家,帮她整理东西。

在龙泉居民区,属于福建路旧改地块的790户居民中,像萍阿姨这样需要依靠社区干部帮忙的老年居民有200多户。“我们肯定会重点关照这样的老年居民,尊重他们意愿的前提下,帮助他们一户户妥善安置好。”龙泉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陆顺凤说。

萍阿姨家的猫。海沙尔摄

遇到“看不过”的事

居委干部会毫无杂念地捍卫老人权益

可能是因为这个居民区的老年人口比例高,我在与居委干部接触中总能感受到他们对老年居民的“柔软”。

福建路旧改地块一角。海沙尔摄

最近,居民区内另一个地块马上要启动二轮征询了,需要居委干部统计一下特殊人群的情况。在这些特殊人群中,有一类是失独家庭。整个居民区有21户失独家庭。因为失独,这些家庭很早就搬离了龙泉居民区这个“伤心地”,如今老人的年纪都在七八十岁以上。统计工作,就是通知老人拿一些材料,到征收所登记,旧改补偿款中将增加失独补贴。

这本是好事情,但电话打过去要怎么开口,才能不触碰到老人内心的伤疤?拿到名单时,陆顺凤着实想了一阵。

通知一户失独人家,经常打了七八次电话,都没有人接,好不容易,对方接起来,陆顺凤要解释半天,对方才能听懂。听懂后,有的老人要去找纸笔记录下来,有的老人要去戴个助听器再来仔细听……通知年轻人,两三分钟就能说清楚的事情;通知老人们,却要在电话中说上半个多小时……陆顺凤始终保持着耐心与细心的态度。

旧改,对居民无疑是好事,但因利益驱动也暴露出了一些“人间真实”,居委干部此时都毫无杂念地捍卫老人的权益。

一天,一位男士带着一位老太太来找居委干部,想询问一下承租人变更事宜。

原来,老太太年轻时与丈夫收养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两人努力将孩子拉扯大。孩子们长大后,都搬离了地块。老先生去世后,老太太一直自己住在老房子里。老太太是承租人,这位男士是她的养子。养子拉着老太太,想来问问,能否将老房的承租人变更成他自己,这样,以后旧改的事务就全由他办理。

居委干部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80多岁的老人此时坐在一旁不说话,直掉眼泪。陆顺凤说,自己当时压住了内心的怒火,对这位男士说,阿姨(指老太太)是这套房子的承租人,房子里没有其他人的户口。阿姨对补偿款或者安置房具有完全的支配权,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她又安慰老人:“不要哭,安安心心地回家等二轮征询。有什么事情,随时来居委会找我们!”

在福建路旧改地块中,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个案。地块内,有位智力有缺陷的老人,天天吃外卖,身上和家里都是一股馊味。子女住在外面,基本不来看他,更谈不上照料。平时全靠居委干部照顾他,拿自己的衣服送给他穿,还经常到他家帮他换洗被褥。前段时间,听说福建路地块启动旧改了,子女回来了……

碰到这样的情况,居委干部一方面对老人子女与亲人讲情讲法,希望他们能够善待老人;另一方面也对老人当面多提醒,事后多留意,尽力帮助老人保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

采访结束,我走出龙泉居委办公室,在门廊下,一位我并不认识的老奶奶对我摆摆手告别。我猜,她大概是最近这段日子看到过我和居委干部一起出出进进,“爱屋及乌”吧。

旧改的群众工作,面对的不仅是那些如坚冰一般的矛盾,更有很多如毛线球一样的家常琐事,需要居委干部用爱心与耐心慢慢理顺。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来源:上观新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