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帝母子与富平的故事

康凯鹏

2021年末,西安江村大墓被国家考古界确定为汉文帝刘恒霸陵。一石激起千层浪,顷刻间震惊世界,数百年来被官方所认可,且与之相距不远的凤凰嘴霸陵反而成了座“乌龙”陵。

说到汉文帝和薄太后,尤其有关他们的历史遗存,在富平竟有多处,他们的故事在当地百姓之间口口相传,历经两千年仍不见衰,反而是越传越令人浮想。

薄太后原名薄姬,生于秦始皇嬴政时期,早年曾是魏王豹的妃子。魏王被韩信打败,薄姬遂进入汉王刘邦的“织布坊”,整日与织机和线麻打交道。后来机缘巧合,她得幸于高祖刘邦,生下儿子刘恒。刘邦驾崩后,薄姬母以子贵,被封为代王太后,并跟随刘恒前往代国(今山西大同一带)。直至17年后的公元前180年,皇后吕雉去世,其势力大厦顷刻土崩瓦解。刘恒被迎立继位,入京理朝,成为开启文景之治的汉文帝,薄姬被尊为皇太后。

“汤沐邑”一词语源于周代的制度,是指诸侯朝见天子,天子赐以王畿以内的、供住宿和斋戒沐浴的封邑。古人称沐浴的温水为“汤”,称“沐”为洗头,“洗”为洗脚,“盥”为洗手,“浴”为洁身,只是一般言及其一即是指全部。邑,则是封地。依照周秦礼制,汉文帝特在频阳县西南浮原下的温泉、顺阳与薄台河三河交汇处(今东华街道怀阳城一带),划出一片区域,赐为薄太后的汤沐邑,供她母亲住宿和斋戒沐浴。据《永乐大典》引《陕西志》记载:“西安府富平县,汉文帝母薄太后之汤沐邑。故殿遗址存。”

薄太后的汤沐邑被选在富平,大概有两个原因。

一是效仿高祖刘邦。刘邦初登帝位,定都关中,都城设在秦代栎阳故城(今西安市阎良区武屯一带),他的父亲刘太公被尊奉为太上皇,老太公平生“皆屠贩少年,酤酒买饼,斗鸡蹴鞠,以此为欢”,实在过不惯宫中的清闲日子,执意要回老家丰邑。刘邦听罢犯了难,后有人建议,才使他茅塞顿开。于是,他令工匠在栎阳城南为父亲建造一座新丰邑,供他颐养天年。这座新丰邑,就连街道、房屋、祠堂、树木,都是依照老家的原样仿建,与远在千里之外的丰邑可谓一模一样。这里的居民也是从老家搬来的,他们到了新丰邑,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的房屋,甚至连带来的鸡、狗、鸭、鹅,没有人吆喝也能寻见各自的家院。老太公从深宫大院来到这里,看到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乡亲,脸上一下子乐开花,再也不愁眉摇头地唠叨无聊了。

汉文帝因贤孝出名,薄太后以仁爱济世感人。他按母亲意愿,比照千里之外外祖父的灵文侯家的格局,在汤沐邑建造了灵文侯夫人园,作为行宫供外祖母和母亲居住。

二是怀念生养之地。刘恒是刘邦的四子。当年迫于吕氏集团的压力,身怀六甲的薄氏只好携带刘邦当初赏赐的一只玉佩,乘夜色逃离栎阳宫。薄姬一路北行,后在温泉河畔的芦苇丛中生下刘恒。传说薄姬当年分娩时躺卧的地方,就在今天的东华街道定国寺村,听说这里至今还有一片芦苇的叶片留有牙痕印记,根须呈现血红色。薄姬和儿子刘恒在当地百姓的帮助下,住进一面窑洞里,娘俩相依为命,十余年间讨饭度日。公元前196年,汉高祖的使臣终于寻见刘恒母子,请他们回京接受封赐。

薄太后定居汤沐邑的灵文侯夫人园,在这里度过了她的晚年时光,对当地的山山水水及老百姓产生了浓厚的感情。薄太后德馨仁厚,胸怀百姓,做了大量的好事善事。

汉文帝刘恒以仁孝闻于天下,薄太后晚年卧病三年,他侍奉母亲从不懈怠,经常目不交睫,衣不解带。这里不仅留下了二十四孝之一的汉文帝“亲尝汤药”的故事,也留下了关于薄太后许多家喻户晓的佳话。

为了改善老百姓生产条件,提高生活水平,薄太后要求文帝减轻当地百姓的赋税徭役;她力倡朝廷投资开修文昌渠,利用温泉河水资源,灌溉周边农田;她还引进家乡的米酒制作方式,指导大家用小米制作黄酒,这酒便是汉唐盛传、明清犹存的富平石冻春;素有“偶断丝不连”美誉的富平九眼莲,也是当年她从老家引进的;富平小吃太后饼,据说是她为孝敬母亲亲手制作的一种烤饼,人们顺口就叫它“太后饼”,目前已被列入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除过汤沐邑,富平还有许多与薄太后有关的地名。

薄台:在顺阳河南,传为薄太后台址。涧头泉发源于凤凰山西的涧头沟,由北而南,从薄台西流进入泽多泉(即温泉河),因此又叫薄台河。还有当年曾在漆沮河(即石川河)上游开渠引水浇灌太后花园的文昌渠,薄太后戚属所居之地的还乡城(今齐村镇董南村一带)。清代的《富平县志》还记载说,明代某年,当地有个农民耕地时捡到一支玉钗,上面镌刻着一只大凤和九只小凤,见到的人都说那是古代宫女们佩戴的头饰。

曹玉珂是富平温泉里人,清代顺治时考取进士,初授寿张知县,后召擢中书舍人,其诗古文词可谓当时典范。关于薄太后的遗迹或传说,他曾写有文章。大意是说,他家就在薄台对面,往北一里有个地方叫华池川,那里三岸中深,东通温泉河,掘土三尺都是淤泥,是薄太后的莲花池所在。他还说薄太后仁厚,每次来探望灵文侯夫人,当地父老都会伏道迎送。

薄太后去世后,大家感念恩慈,在浮山西阜薄台旧址建了薄太后庙,奉祀香火千年未断。康熙年间重修祠庙时,当地贡生杨琦特以他和中书舍人曹玉珂的问答,写出一篇碑文,上书“……富平后汤沐邑,其民生而奉之,殁而祀之,固其所也。台之北有太后花园,今即遗址……若未知太后之贤乎?当吕氏煽虐人彘之惨毒流掖廷,向非后之柔顺善全,安能脱然代籓使其后也?子践天位,身正中宫而贵为天下母耶……有文帝一子,足以俎豆百世矣。”

“高台祠畔杏花鲜,载酒登临兴邈然。南向雄风还大陆,西来爽气入长川。开轩敞纳千山雨,绕户遥迷万树烟。凭吊离宫惟想像,夕阳潦倒在樽前。”这是富平邑士周懋康写的一首《春日登薄太后祠》诗。诗中的薄台祠庙、杏花春雨、万树迷离、石洞春酒……一帧帧镜像从诗中涌出,让人不免生出无限遐想。

秦厉共公二十一年(前456年),在频山之南频水之北建立频阳县治,富平地域始建县治。后历经250年,到了汉文帝时期,先在频阳县域西南设薄太后汤沐邑。薄太后去世后,汉文帝感念母德,将汤沐邑改设为县,取名怀德,与频阳县并存。至东汉时并怀德入频阳,先后置县长达399年。而西晋武帝咸宁三年(277年),自彭原界(今甘肃省庆阳市彭原镇附近)徙富平县治于怀德故城,则是后面的事了。

汉文帝的孝、薄太后的仁是中华民族美德的重要内涵之一。富平历史上以怀德置县,也反映了汉代崇德尚善、以孝治世的理念。如今,富平县城北修建的怀德公园和怀德大街就是以古县名命名的,寓意全县人民崇尚美德、追赶超越、富裕和谐的美好愿景。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