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劳的蜜蜂

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这是唐代诗人罗隐写的《蜜蜂》,诗人赞美了辛劳的蜜蜂,其中为谁辛苦为谁甜又将其辛劳的品质进一步升华。人常说:蝶乱蜂忙。蝴蝶在百花盛开的季节,飞翔于百花之中,向人们展示的是美丽的外表;而外表不很美丽的蜜蜂却是在忙碌中为人们在酿造着甜蜜的生活,从这一点来说蜜蜂无疑是伟大的。 

    五一节假期间,我游历了距渭南最近的几个景点,沿路的青山绿水十分养眼,不时扑面而来的槐香更是沁人心脾。在绿树掩映的山间平地之处,到处是养蜂人停放的蜂场。由于受到地形的限制,蜂箱的摆放不是十分的整齐,或三五箱一组,或七八箱一排,但无论怎样放置,箱口总是朝向一个相对宽阔的空间,以利于蜜蜂的出巢采蜜和回巢。看着忙忙碌碌、飞出飞进的蜜蜂,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四十几年以前。 

    那时候,我的祖父就是一个养蜂人,家里养了二十多箱蜜蜂,多的时候能达到三四十箱。我家是一个大家庭,祖父在他十三岁的时候失去了父亲,他弟兄四人。祖父是家中的长子,年幼时失去父亲,一家的重担无疑落在了他那稚嫩的肩头。为了承担起抚养尚且年幼的弟弟们,他不得不起早贪黑,四处奔波。不知从何时起,祖父开始养蜂,过起了和蜜蜂同样奔波,同样辛劳的生活。 

    在我的记忆里,祖父每次归来就意味着我甜蜜生活的开始,因为那些辛劳的蜜蜂朋友会随着祖父的归来在家停放十几天甚至几个月。如果天气晴好,家乡的蜜源(分泌蜜汁的盛开的花)充足,既是在家停放,也是可以收几回蜜的。收蜜

的时候,祖父主要是把蜂箱打开,从中提出那些富含蜜汁的蜂巢框架,用一只手捏住框梁的一端,使横放的蜂巢框竖起来,另一只手在捏框梁的手上猛地一磕,将蜂巢上的蜜蜂抖落,然后用一个大约三十公分长的软毛刷将未抖落的蜜蜂轻轻的刷走。对于那些已经被蜜蜂封盖的蜂巢,还要用一把特制的刀将封盖割除。父亲这时会打下手,将祖父整理好的蜂巢放到摇蜜机(一中类似洗衣机脱水桶的专用机械)中,摇动手柄使蜂蜜与蜂巢脱离,沿桶壁流下,以便收集。这种机械,每次可以放两张蜂巢,一是有利于转筒受力均匀,转动平稳;一是可以提高效率。每次转动几下之后还要将蜂巢交换位置再转,目的是将蜂巢两面的蜜全部脱离。

    收蜜的时候,是养蜂人最忙的时候,也是最开心的时候。我那时很小,不懂事,帮不上忙,只是兴奋地前前后后的瞎跑,一不小心,冒犯了蜜蜂,会被它们追螫。自己哇哇的哭声也会招来父亲的责骂。这时,祖父总是会放下手中的活计

,将我抱起来一个劲的哄,直到我破涕为笑为止。每每想起这些,很少落泪的我总会被泪水湿润了眼角。唉,祖父对于我的疼爱只能是在记忆之中了。 

    祖父去世后,父亲继承了祖父的养蜂营生。一次,我从父亲的养蜂手册中得知,一只蜜蜂要酿出一公斤蜂蜜,需要来往飞行大约三十万公里,吸吮大约一千二百万个花朵的液汁。每次采集回来,还需要把液汁从胃里吐出,由另一只蜜蜂吸到自己的胃里,如此吞吞吐吐一百二十次到三百四十次,液汁才能成为蜜汁。但这时候的蜂蜜,还含有大量的水分,不适宜于储藏,蜜蜂还要不断地鼓翅扇风,使水分蒸发掉,最后变成浓稠的蜜糖。 

    看到这组数据,我愕然而惊,对于蜜峰的辛劳油然而生一种敬意。其实祖父从尚未成年时起,一生为家操劳,在解放前夕,他们那一个大家在村上也算得上是富足之家,期间的艰苦与辛劳是可想而知又是难以体会的。 

    我赞美蜜蜂的辛劳,更怀念不为生活而折腰的我的祖父。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