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吃瓜群众说西瓜

  陕西历史博物馆收藏的唐代“三彩西瓜”

渭南日报 师铤

盛夏时节,西瓜是我们最爱的天然甜品。味甜多汁,物美价廉,试问谁人不爱?

那么,作为一名年年夏天都在“吃瓜”的群众,你又是否知道,如今这遍及全国的美丽水果,是从何时何日,开始走上国人的餐桌?

说到这儿,你一定会问,你怎么知道西瓜一定是舶来品呢?没准还是我物产丰富的大天朝土特产呢!呵呵,作为一名中文系科班毕业的专业文字工作者,我还就告诉你,冲着“西瓜”这个“西”字,就知道它一定是舶来品。

汉语惯例,但凡舶来品,命名之时,惯来会加上诸如“胡”“洋”“番”等字眼。比方原产西亚的胡萝卜、原产南美洲的洋芋和番茄——有意思的是,番茄又叫西红柿或者洋柿子,它简直就是为我的理论作最好的注解。

话说十九世纪五十年代,英国人里宾古斯顿在一次非洲探险中,于南非发现了西瓜野生种的群落,他认为这些西瓜是栽培西瓜的祖先,南非是西瓜原产国。随后他发表了相关调查报告,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认可。

虽然产自南非,但目前可考据的最早吃瓜群众是五千年前的古埃及人民。不过据说在埃及神话中,西瓜是由沙漠之神赛特的精液所产出(这句重口味,我是写了删删了写,最后还是本着尊重事实的原则留了下来,希望正在看文章的你,没有吃西瓜)。

到公元前五世纪,西瓜开始走出埃及,传入希腊、罗马一带,随后在地中海沿岸各国传播栽培;到公元前四世纪,随着欧洲军队的远征,西瓜由海路从欧洲传入南亚印度,然后又逐渐传到东南亚一带;两个世纪后,西瓜传入西亚。掐指一算,这个时候,我国正是汉武帝统治时期。遗憾的是,他老人家忙着种荔枝吃荔枝,无暇顾及遥远西域的西瓜。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转眼到了东汉时期,在班固《前汉书地理志》中记载:“敦煌……其地今犹出大瓜,长着狐入瓜中食之,首尾不出。”翻译成现代话就是敦煌,盛产个大美瓜,狐狸钻进去吃,脑袋尾巴都露不出来。按此记载,西瓜应该在大汉帝国时已经随着丝绸之路来到了敦煌。考虑到敦煌此时已设敦煌郡,按此理论,西瓜在汉时已经传入我国。但遗憾的是,目前尚无实打实的物证佐证这一推论。

赤峰辽墓“西瓜图”及其摹本墨线图

好吧,让我们顺着历史的车轮继续前进。

一眨眼,来到五代时期。请记住这个时间点。因为在五代之后的大宋朝,一代文豪欧阳修在其主编的《新五代史·四夷附录第二》中,第一次出现了“西瓜”这一名词。该书引用后晋胡峤(据说此人还当过合阳县令)《陷虏记》,说“遂入平川,多草木,始食西瓜,云契丹破回纥得此种,以牛粪覆棚而种,大如中国冬瓜而味甘。”契丹会同十年(947年),胡峤作为宣武军节度使萧翰掌书记随入契丹。萧翰被告发谋反遭杀,胡峤受牵连被扣押七年,一直到后周广顺三年(953年)才被放回。《陷虏记》记述了他在契丹所见所闻。这一次,史说有了物证——1995年秋天,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四家子镇闫杖子村农民挖水土保持坑时,偶然挖到了3座古代墓葬。敖汉旗博物馆接到报告后,立即向上级汇报,经同意后进行了清理发掘,在一号墓室东壁的壁画上发现了3个“西瓜”。据考证,此墓筑于辽圣宗耶律隆绪太平六七年(1026年、1027年)间。这是迄今在中国古代绘画中发现最早的西瓜。

此时,在史学界基本已经有了定论——西瓜在五代时传入我国。然而,在一切圆满结束之前,历史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1991年,西安一名民警怀揣一个自称是从文物贩子手中缴获的“唐三彩西瓜”来到了陕西省历史博物馆。这个“三彩西瓜”栩栩如生,有学者鉴定后说此物当产在公元七八世纪之交——这么一来,可是比“五代说”提前了两三百年。遗憾的是,因为这个西瓜属于“赃物”,而非“名门正派”的考古出身,其真实性被大部分学者怀疑。

然而,在五代之时,西瓜还只是少部分人才能享用的稀罕之物。它又是什么时候从边远的契丹走向大江南北?

学过历史的都知道,契丹,也就是后来的大辽,被后来来自东北黑土地的金链汉子大金灭了。不光灭辽,大金朝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欺压着大宋。在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礼部尚书洪皓临危受命,当了使节去金国议和,但被金人扣押。十几年后,金朝皇帝喜得皇子,大赦天下,他才有机会回到中原。这位尚书是一名标准的文艺青年,他在被扣押期间,还坚持写着日记,被遣回时,还不忘带点土特产——据尚书笔记记载:“西瓜,形如匾蒲而圆,色极青翠,经岁则变黄。其瓞类甜瓜,味甘脆,中有汁,尤冷。”由此推断,那会儿的西瓜和我们现在吃到的已经是一样的颜色一样的口味了。至于土特产,自然是西瓜籽啦。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经宋过元再到明,西瓜就成为全国普遍种植的水果。

怎么样,没想到吧,香甜可口的西瓜还有如此波澜壮阔的一生?赤峰辽墓“西瓜图”及其摹本墨线图

编辑 周佳 审签 徐磊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