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灵运的那个夏季 | 说诗文

游南亭[1]

(南朝·宋)谢灵运

时竟夕澄霁,云归日西驰。

密林含余清,远峰隐半规[2]。

久痗昏垫苦[3],旅馆眺郊歧。

泽兰渐被径[4],芙蓉始发迟[5]。

未厌青春好[6],已睹朱明移[7]。

戚戚感物叹[8],星星白发垂。

药饵情所止[9],衰疾忽在斯。

逝将候秋水[10],息景偃旧崖[11]。

我志谁与亮[12],赏心惟良知[13]。

〖注释〗[1]南亭:永嘉郡南亭。[2]半规:半个太阳。日圆如规,山峰隐去一半,故曰“半规”。[3]痗:mèi,病。昏垫:迷惘沉溺,指困于水灾。[4]泽兰:菊科,多年生草本,通常生在山坡草丛中,秋季开白花。渐:表时间,相当于“正”。被:bèi,覆盖。[5]芙蓉:荷花。[6]厌:满足。青春:指春季。因春季草木一片青葱,故称“青春”。[7]朱明:古代指称夏季。[8]戚戚:心动的样子。[9]药饵:药物。止:停留。[10]逝:通“誓”,表示决心。[11]息景:退隐闲居。景:通“影”。偃:仰卧。[12]亮:明鉴。[13]良知:好友,知己。

赏 析

这首《游南亭》大约创作于南朝刘宋少帝景平元年(423)夏季,谢灵运时年39岁。

此前一年(永初二年)的五月,宋武帝刘裕病逝,太子刘义符继位,次子庐陵王刘义真失势离京。谢灵运长久以来视义真为自己的政治靠山,希望借以实现飞黄腾达的宰相梦,实现族叔谢混“风流由尔振”的期望。靠山倒台,不仅顿时粉碎了他的美梦,而且他还被政敌以“煽动人心、非毁执政”为名逐出京师,贬为永嘉(今浙江温州)太守。

闲居一年之后,谢灵运写下这首《游南亭》,表现了因季节转换、时光流逝而引发的生命感慨,以及希望退隐山林、怡情养性的愿望。

全诗十八句,以“未厌青春好,已观朱明移”为界,分为前后两部分:

前八句以写景为主,又可分为两层。

首四句“时竟夕澄霁,云归日西驰。密林含余清,远峰隐半规。”描写雨后清丽的暮景:久雨初晴,阴云散去的天空无比澄明,日影如车轮一般向西急驰。密林蕴含清新的雨气,远山衔着半轮红日。这幅画面宁静优美,但一个“驰”字,却已形象暗示出时间流逝的惊心动魄之感。

次四句“久痗昏垫苦,旅馆眺郊歧。泽兰渐被径,芙蓉始发迟。”中出现了抒情主人公的形象。他被疾病折磨,又苦于霖雨不绝,现在终于可以站在客馆,眺望郊外的道路了。他看到泽兰已经覆盖了小路,芙蓉正绽开在池塘之中。美好的时刻,美丽的景物,他的心情却并不美妙;茂盛的兰草、娇嫩的荷花,正在无言中提醒他季节的转换,“渐”与“始”两个副词,才是隐藏在草长花发、生机勃勃背后那令人唏嘘感叹的核心意旨——时间正悄无声息地流逝啊,在伸展的叶片上,在绽放的花瓣间。

于是诗人慨叹“未厌青春好,已睹朱明移。”明媚青葱的春光还没有看够,生机勃勃的夏天却眼看又要过去了。季节在这里转换,诗歌也由前半部分的写景转入后半部分的抒情。

以抒情为主的后八句亦可分为两层。

“戚戚感物叹,星星白发垂。药饵情所止,衰疾忽在斯。”四句,集中表现由“物叹”而引起的“自伤”:自然界的季节更替,令诗人触物心动,想到纷垂的星星白发,想到骤然侵袭的疾病与衰老,亟须药饵来挽救,来抵抗。再也不应让可贵的生命消磨在无望的仕途之中了,于是,诗人发出誓言:“逝将候秋水,息景偃旧崖。”当秋水涨满河川,我定要回到故乡,隐居旧日盘桓的山崖之下。“我志谁与亮,赏心惟良知。”我的志趣有谁能够体察?理解我心者,惟有志同道合的好友而已。

谢灵运热衷功名,自以为“才能宜参权要”,无奈生不逢时,被无情地抛出了政治角逐的舞台。在晋宋时期,他成为山水诗派的开创者。仕途失意带给他的消沉情绪,并不能完全消解在永嘉的佳山丽水之中。谢灵运的很多山水诗都以信誓旦旦的决心隐遁结尾,似乎是个套路,但是《游南亭》这一次却并非只是说说而已。就在写完这首诗之后不久,当秋水时至、凉风初肃,诗人果然“恭承古人意,促装返柴荆。”(《初去郡诗》),向着祖辈曾经啸歌埋骨的会稽、向着祖父谢玄晚年缔建的始宁墅进发了。

从这个意义上讲,《游南亭》可以看作谢灵运政治生涯前期的一个总结。

(编辑 周佳 审签 徐磊)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