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河堤上守汛人

9月16日22时47分,渭河树园险工处,一名防汛工作人员正从临时搭建的帐篷中走出,准备对险工段防洪工程进行巡查。

渭南日报 记者 彭一鹏 实习记者 党骁

如果不是洪水,可能他们这辈子也不会有交集。

比如周雷,作为陕西省三门峡库区管理局华县河务局的一名司机,他的工作就是开车,他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几公里之外的临渭区向阳办长闵村,找村支书闵钢武谝闲传。

但正是因为洪水,让他们有了交集,准确的说是有了一个共同的称谓——守汛人。

9月16日22时55分,渭河临渭区向阳办田家村段,几名村上的防汛工作人员刚刚结束巡堤,返回休息处休息。这次洪水,造成田家村1000余亩河滩地被淹没,防止村民进入滩区抢收作物也成为村上防汛人员的一项重要工作。

2019年的这场洪水相比往年来得有点迟,也有点急。度过了干旱的夏天,一场秋淋突然就带来了今年渭河的第1号洪水。眼瞅着渭河的水位不断上涨,职能部门和沿河镇办的防汛工作也随之展开。

遇到洪水就“转岗”,这对周雷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一旦出现汛情,周雷的工作就变成了水位测量员和播报员——每隔一到两个小时,都需要对詹刘险工段的水位进行一次测量,并第一时间上报,为水情分析提供数据支持。

9月16日22时21分,渭河临渭区向阳办田家村段,一名防汛人员正在漫滩的河水边做标记,这样的土办法让他们很轻易的掌握了洪水的涨落情况。

1987年出生的周雷目前是华县河务局最年轻的职工,但从2010年工作至今,他也是一名号称有着十年工作经验的老职工了。十年间,他参加了多次防汛,可他记得最清楚的,还是刚入职那年,同样是9月,渭河也发水了,那种紧张和压力至今影响着他。

所以,在9月17日的凌晨一点,当他拿起手电、穿上雨鞋再次来到已经大半没入水中的标尺旁时,那种紧张的感觉又出现了。

9月16日23时16分,渭河临渭区向阳办长闵村段,由村支书、村长、支委和包村干部组成的防汛小队正在值夜。

“今晚洪峰(2019年渭河第1号洪水)过境,可不能马虎。”周雷双手握着手电,聚集起来的光束直直的照在标尺上,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在了一起,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涨了8公分……”他一边说,一边收起手电往办公室跑去,这个数据要尽快上报。

天上的雨又落了下来。此时,距离詹刘险工段4.1公里之外的长闵村,支书闵钢武、村长闵纲要、支委甘天阳和包村干部宋智博正围坐在大堤上的防汛雨棚里,棚顶挂着一个扩音喇叭和一袋已经凉透的蒸馍,而四人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热水瓶、方便面和一部手机。

凌晨一点十六分,桌子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闵钢武一把抓起手机,最新的水文数据到了。

“又涨了8公分,还得下去看看。”闵钢武说。

9月16日23时3分,渭河临渭区向阳办田家村段,一名防汛工作人员把头探出帐篷,观察雨量大小。

15号,我市启动了渭河Ⅳ级防汛应急响应,打那天起,闵钢武带着村委一班人扎到了大堤上。在这几人中,除了宋智博,其他三人都经历过多次渭河涨水。

谈起这些年与渭河斗争的经验,闵纲要笑着说:“以前的渭河堤坝没有现在这么坚固,大多都是土坝,雨季在河堤上排查险情主要靠经验,总结起来就是迎面看水平,背面看窟窿,手拿棍子,沿着河堤一边走一边戳,主要害怕有老鼠洞。现在的河堤质量已经很好了,但也要勤走、勤看,睡车上那不叫值班,站着才叫值班。”几人说着又朝河边走去。

9月16日23时55分,两名防汛巡查人员正准备前往赤水河大桥巡查。

这次涨水,长闵村有900多亩滩地被淹,有玉米、白豆等农作物,也有部分是村民刚种下的油菜。眼瞅着要收了,却来了这么一场水,人心里难免过不去,有些群众便闹着要抢收,和洪水争利。

“地没了,人还在!人没了,要地有啥用?但这些话也只能我们说。一边是水,一边是人,都得管。”闵钢武一边走一边说。

河水离堤已经很近,几句话的工夫就到。在河水靠近堤坝最近的地方,甘天阳蹲下了身子。几十分钟前,他在这里放下了两块石头作为标记,这样的土办法让他们很轻易的掌握了洪水的涨落情况。

9月17日0时2分,华州区赤水河入渭处,华州区赤水镇搭建的防汛抢险指挥部内,依然有人在忙碌。

“涨得不多。”宋智博说。

“嗯,走,再到其他地方看看去。”闵钢武看了看表,时间指向凌晨1点25分。

这时,周雷正准备在宿舍的架子床上小憩一会,再过半个小时,他又要去测量水位了。

其实,在这个夜晚,像周雷一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守汛人。

9月17日1时,陕西省三门峡库区管理局华县河务局的几名工作人员正在对渭河詹刘险工段的水位进行监测。

9月17日0时46分,陕西省三门峡库区管理局华县河务局内,几名工作人员正在探讨下一阶段防汛工作要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