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渭南日报 记者 牛 纲 /图 李亚晓 /文 实习生 邢焯熙

开栏语:他们远离城市的喧嚣,甘于寂寞,筑梦杏坛,在僻远的乡村小学静心育人,或歌或舞,让富有生命力的歌声、笑声、钢琴声飘荡在校园的每个角落。

他们不忘使命初心,痴心坚守乡村教育一线,坚守三尺讲台,用粉笔默默无闻书写忠诚,用心血浇灌农村孩子的梦想与希望,再回眸,已然成为一道颇具“魅力”的风景线。

他们用干净的灵魂,阳光的心态,昂扬的斗志,扎根基层的决心,让我们看到了渭南教育的未来。

即日起,渭南日报开设《挚爱·希望》专栏,集中展现乡村教育的全新篇章。

他们,从年轻一直坚守到暮年;她们,顾了大家却忘记了小家;她们,即当老师又当家长;他们,她们,默默地坚守在贫困山区,用一肩扛起一座山的娃娃,用青春和热血书写着比“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更宽阔的胸怀,给孩子们打开通往山外的广阔世界。

10月中下旬,本报记者深入临渭区,对阳郭镇偏远山区老师和学生们进行了采访,用影像记录了他(她)们生活、学习的点点滴滴。他们是临渭区教育最基层、最基础、最艰辛、最不可或缺的山区教育工作者中的一部分,我们从这些笑容中读出了山区教育工作者令人敬仰的精神,也读出了她(他)们长期坚守山区教育讲台的艰辛、崇高与可贵。

赵宏章是一位有四十多年教龄的教师,在三官庙小学执教二十多年,现任该校的校长。三官庙小学位于渭南市临渭区阳郭镇,学校现有教职工9人,学生18人,(其中二年级2人,三年级3人,四年级2人,五年级4人,六年级7人,)成为大山里典型的“麻雀学校”。为了这18名学生,老师们除了每天给孩子们上课,还给他们做饭,照顾他们午休晚睡。只有周末,老师们才能步行一个半小时,沿着崎岖的山路回到深山里的家。有时候,因为路途遥远,一个月都不一定能回一趟家。

采访中,赵宏章说,造成学生生源减少的原因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迅速发展,孩子们纷纷转学去了县城的学校。不仅仅是在渭南,全国各地都有相当数量的农村学校面临相似的窘境,留在农村学校的大多是留守儿童和单亲家庭儿童。

今年,老校长赵宏章因为身体原因退出校长岗位,由老师刘纳接替校长岗位。刘纳是一名90后,2017年入校,三年的教学中,她主要负责学校的英语教学工作。正因为有了刘纳对教学的刻苦钻研,如今三官庙小学英语课堂已经实现了“全英式教学”,这在农村小学是不可想象的。

采访中,刘纳说起了她从小就有当教师的梦想,她喜欢孩子,喜欢看孩子天真烂漫的笑容,于是在家人的支持下,她留在了三官庙,这个可以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地方。她说,未来,她一定用自己所长服务学校,用自己的微薄之力服务临渭教育,让孩子们有实实在在获得感。

有老一辈的坚守,更有新鲜血液的注入。“打通教育的最后一公里”将不再是一个难题。其实,在临渭区,许许多多的大山老师,就像赵宏章和刘纳这样,接力坚守,薪火相传,连成层层育人天梯,在巍巍大山中诠释那份教书育人的初心,在教育事业色彩斑斓的画卷上,默默添加自己毫不显眼、又不可或缺的精彩一笔。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