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火中逆行的白衣天使

渭南日报 记者 曹超男

逆行,是一种勇气,是一种担当,是一种弥足珍贵的精神。朝鲜战争期间,战火即将烧到鸭绿江边,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全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86岁的渭南市中心医院退休职工刘志芳就是当时在炮火中逆行的一名军中白衣天使。援朝路上体验冷暖

“那一刻很庄重,我成了一个当兵的人。”1951年7月,西北军区第六陆军医院招生,16岁的刘志芳到西安报考后被录取,穿上了军装。彼时,朝鲜战事不断升级。1952年11月底,医院要参与组建一个200人的野战医院入朝参战。刘志芳毫不犹豫地提出申请。最终,他如愿成了野战医疗队的一员。在集中点他们换下布质的棉衣棉鞋,换上了厚实的皮大衣、皮筒靴。他们并不知道,即将面临的是怎样的考验。他们从西安乘坐火车出发。夜间火车驶出山海关后愈来愈冷,大家把大衣穿上,皮带束上,再盖上棉被,还是难以御寒。当时气温在零下30摄氏度左右,随行的十多名女同志中有人被冻哭。火车最终到达了目的地吉林通化,这里是他们的集训点。他们分散地住在小山坡上的老乡家。早上起床时,被子会被冻到墙上,得费劲拽下来;下床时会发现鞋子穿不进去,要用铁锤砸开再穿。在集训点他们学习射击、扔手雷、爬山等项目。眉毛、睫毛结上冰花,戴着的两层口罩下挂着冰溜子,但背上的汗却直流。在严寒的环境和艰苦的训练中,东北老乡对志愿军的热爱让刘志芳感受到浓浓暖意。“很奇怪,我的被子和衣服突然都不见了,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又都送回来了。这都是老乡义务为我们做的。”刘志芳说,大家吃饭也都是在老乡家轮流吃,当地山东人多,山东大煎饼就是当时的“美味”。等到集训结束时,老乡们依依不舍地送别。刻骨铭心的寒冷和难以忘却的温暖交织,在刘志芳的心里留下了一段军民一家亲的美好回忆。野战医院的惊心时刻

出发!目的地——朝鲜!刘志芳所在的野战医疗队在辽宁丹东市宽甸渡口集结,等到太阳落山,摸黑渡鸭绿江。紧接着,他们乘坐火车继续挺进朝鲜。当时,美军的飞机定时轰炸朝鲜阳德火车站。到站前一小时,队员们全副武装。火车门一打开,他们就一个跟着一个跳下去,一口气跑了十多里路。翻山越岭,夜行两晚后,终于到达目的地朝鲜谷山。他们住在防空洞里,睡着用椽木垒起的大通铺,上面只铺着些树枝干草。距离他们驻地几里地有一个兵站,主要负责守卫部队储备粮食、弹药的仓库。一天夜里,兵站的一位哨兵被潜入的特务击中腿部。“当晚我在手术室值班,这是我人生中接诊的第一位伤员。我吓得有点慌神……整个大腿被打穿了,肉翻出来一大截!”刘志芳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说,特务开枪时距哨兵不足一米,伤员棉衣里的棉絮已被子弹烧黑。随后,他配合医生对伤口进行消毒缝合。令刘志芳印象最深刻的是接下来的两场夜袭。有一次,当地特务有所发现后,发射了照明弹,紧跟着来了几十架敌机集中轰炸了数小时。刘志芳和野战医院的队友们一夜未眠,耳畔炮声震天响,他们在床底下作俯卧撑状。那晚,对面300米处的山头被削,大树被炸倒,炸出整头牛大的冻土块。还有一次,夜间正在卸物资时,被敌机发现遭遇连续轰炸。情急之下,刘志芳抡起一块猪肉背到身上,躲在车底下。飞机飞走后又进行了折返扫射,距离他十几厘米处的土地被打得噗噗直响。敌机离去后,他们才顺利卸下物资。“穿过枪林弹雨去救你”

1953年总反击战开始后,随着部队阵地前移,医院也随之跟上。刘志芳接到了一项新任务——转送伤员。这是一个冒险的、艰苦的工作,部队给他配发了一把五四手枪。当时,美军每天定时对桥梁、公路等交通枢纽进行轰炸。野战医院的队员们开着苏联“嘎斯车”去抢救伤员时,需要趁间隙加快通行。若是碰到扫射更是危险,子弹如雨点般落下,他们需要穿过枪林弹雨去救伤员,稍不留神就会丧命。刘志芳坐在车厢里,发现敌机就鸣枪。司机听到枪响后会关闭车灯暂停前进,等听到防空哨响,再继续前行。为了能够第一时间转送伤员,刘志芳时刻准备着,累了就在草地上躺会儿,6月至7月间整整一个月顾不上回宿舍,身上的衣服也一直未曾换下。等换下时才发现,被汗水浸透无数遍的衣服已经朽烂。刘志芳回忆说,打伏击战期间,战士们在雪地里一趴就是几天几夜,冻掉耳朵、冻掉鼻子、冻掉手指都有。停战后,他曾去战地前线,看到阵亡的战士遍山,被炸过的焦土寸草不生,深刻地感受到战争的残酷。

“穿上军装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将生命交给了国家。”刘志芳说,能平安回国,享受和平时光,见证祖国富强,感到很幸福,“此生无悔”。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是刘志芳老人家里悬挂的一幅字画,铭记了抗美援朝那段不凡的人生历程,而这本身也是国人耳熟能详的一段雄壮旋律,凝结了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