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爱心搬运工”——记渭南市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马婉秋

见习记者 任晓彤 贾维 本报记者 张向辉

“琪琪,你最公正,来当小评委。”马婉秋时刻照顾着腿有些不方便的琪琪(化名),“听!音乐开始了……”随着欢快的音乐响起,孩子们围成圈,慢慢地跟着音乐摇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教室里……

3月3日,记者见到渭南市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马婉秋时,她正在给学生进行情绪疏导心理团辅。

“这个班的孩子有的患有自闭症,他们敏感、多动,情绪控制力不是很好,经常哭泣、打闹,所以给他们上课必须要讲究方式方法。”马婉秋告诉记者,教育是一条艰难且漫长的路,它没有捷径,只有发自内心的爱,才能化腐朽为神奇。这么多年,她也在爱中享受着快乐。

“我是河北保定人,2000年嫁到咱渭南,因为家里人和工作环境以讲普通话为主,所以支教之前我一直听不懂老陕话,但现在交流完全没问题。”马婉秋颇为得意地说。

2014年8月,临渭区要选一批老师到农村支教,当时还在普校教英语的马婉秋立刻报名参加。没多久,马婉秋便来到崇凝镇中心小学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支教工作,教学环境的落差在她预料之中。

“上课后,我注意到班里有一些孩子很腼腆,没有安全感,也不敢直视我的眼睛,接送他们的基本都是爷爷奶奶。”马婉秋说。

12岁的妍妍(化名)是该校六年级的一个普通女孩。怯生生的她,穿着宽大的成人衣服,与周围同学“不合群”。面对课堂上的提问,她总是低头不语。课堂下,面对老师同学的交流,她虽然羡慕却不肯加入。

在一次家访中,马婉秋了解到,妍妍家里非常贫穷,父母均患有疾病,家里唯一的经济收入全靠80多岁的爷爷务农。因为家庭原因,妍妍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和教育。

马婉秋很心疼妍妍,把她带回家,教她洗头发、叠被子、洗衣服、扫地等,帮她辅导课业。“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带妍妍回渭南家中,女儿非常友好,把自己的东西拿给妍妍用。到了晚上,两个人一起躺在床上聊天。”马婉秋告诉记者,慢慢地,妍妍脸上的笑容多了,人也比之前开朗了不少。

后来妍妍喊她“妈”,马婉秋便认她做了干女儿,现在妍妍已经是渭南城区一所高中的高三学生了。“这两天我也和所有父母一样,正愁着女儿的功课,准备给她报个补习班,希望她可以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提起干女儿,马婉秋温柔地说。

在农村,像妍妍这样需要帮助的孩子有很多,她意识到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于是发动亲朋好友一起帮忙。

“我们班当时有几个学生家里情况确实困难,我就在朋友圈发起了求助信息,很快就有了回复。”马婉秋回忆说,从此之后,每次从城区返回学校,后备厢都被衣服、学习用品、生活用品等塞得满满的。同时,还有一些爱心人士愿意资助家庭困难的孩子上学。

支教的这段经历,激发了马婉秋做公益的初心。

2016年11月,在市、区教育局的帮助下,在团市委的支持下,结束支教的马婉秋与身边同样关爱学生、热心公益的渭南教育人成立了一个教师公益组织——渭南市温暖少儿公益联合会。

2017年,马婉秋加入特教队伍。她通过联合会不断搭建残疾儿童的救助桥梁,号召医院、企业、社区等多家爱心单位为贫困残疾儿童捐款、捐物或提供志愿服务。

2020年12月15日,“温暖520 爱心暖脚行”公益活动在渭南市特殊教育学校启动,作为发起人的马婉秋每天加班到深夜。

“1个52,2个52,3个52……”

“你天天五十二、五十二的,都凌晨1点了,还不休息。”丈夫说,“你给娃们买鞋还差多少钱,我给你,别累坏了身体。”

“我知道你心疼我,可这不是钱的问题,这都是大家的爱心。我必须把这些弄清楚,好让大家知道,自己的每一份爱心都用在哪里了。”马婉秋无比坚决。

2020年“温暖520 爱心暖脚行”公益活动共收到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捐赠的300多双棉鞋,价值15324元,还有帽子、手套等物品,全部送到临渭区阳郭镇、桥南镇、崇凝镇、杜桥办和华阴市岳庙办辖区10所小学、幼儿园的建档立卡贫困儿童、留守儿童及残疾儿童手中。

除此之外,马婉秋还发起了“童心助学”项目,每学期为贫困、残疾儿童发放500元励志奖学金;为孩子们发放特制安全警示书包1200个,护航留守儿童的上学路;在塬区多个教学点建立“乡村留守儿童爱心图书室”,丰富留守儿童精神文化生活;组织开展“温暖童心”“多彩童年”“温暖279公益团体心理辅导”等儿童心理健康援助系列活动,使越来越多需要帮助的弱势儿童受益。截至目前,她所带领的公益组织为留守儿童、贫困儿童累计捐赠款物价值40余万元,使2000余名儿童受益。她个人捐赠善款、物资价值约10万元。

“我只是爱心的搬运工,单靠一个教师的收入和力量根本支撑不起公益这件事情,做事情的是我背后的那群人,甚至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采访结束时马婉秋感慨地说,“渭南是一座温暖的城市,住着很多有爱的人。相信未来会在越来越多人的支持下,为更多的弱势儿童撑起一片爱的蓝天。”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