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渭南丨汉代莲勺县追考

吴胜利

国道108临渭区与大荔县交界处有一座庆安寺塔,也叫耒(lěi)化塔、镇风宝塔,俗称来化塔。它是汉代莲勺县城遗留下来的唯一标志。宝塔为楼阁式砖塔,方形、九层、通高30米,矗立在国道的南侧,向过往的人们诉说着历史沧桑与变迁……

概况

莲勺县初名称为辇(niǎn)酌县,得名于卤阳湖特有的一种叫作“辇酌”的水草。

莲勺县城遗址位于临渭区交斜镇来化村,面积约40万平方米。始建于汉高祖元年(前206),废于隋大业元年(605),历经811年历史。陕西省文物局编印的渭南卷《临渭文物》其中所记述的“汉来化遗址”,指的就是汉莲勺县城遗址,只是占地面积与方位略有差异。遗址上庆安寺塔的始建时间不详,重修于北宋天禧年间(1017—1021)。明嘉靖三十四年(1556)因华州大地震而坍塌,嘉靖三十七年由当地雷氏家族捐资并倡导乡里重建。

历史沿革

据《渭南县志》《临渭区志》记载:汉高祖元年在今交斜镇来化附近置莲勺县。高祖二年(前205)设河上郡,辖莲勺县。太初元年(前104)莲勺县归左冯翊郡。太始二年(前95),渭南白渠修成,《水经注》载“白渠经莲勺城南,又东注金氏陂。”五凤三年(前55)正月,在莲勺县北部筑皇帝行宫“莲勺宫”。建武十五年(39)莲勺县归左冯翊郡。建安元年(196)献帝将左冯翊郡分为左内史郡和左冯翊郡,莲勺县仍归左冯翊郡辖制。西晋时(265—316)新丰、郑县隶京兆郡,下邽、莲勺隶左冯翊郡,期间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到了前秦苻坚甘露二年(360)正月,割新丰、郑县地,设立渭南县,隶京兆郡,下邽、莲勺依旧归冯翊郡。《太平寰宇记》载“后秦姚苌废莲勺县”。

北魏太和三年(479)恢复莲勺县,废夏封(下邽)入莲勺,隶冯翊郡。西魏大统三年(537)复设夏封县,与莲勺同隶冯翊郡。北周建德三年(574)因莲勺界内有“群盗”,置延寿郡,郡地在夏封县,领夏封、莲勺。隋开皇三年(583)撤延寿郡,夏封、莲勺归冯翊郡。隋大业元年改夏封为下邽,莲勺并入,隶冯翊郡。从此,莲勺结束了它在历史上县的建制,从其初建至消失,延续时间为811年。

县址变迁

《水经注》载“白渠经莲勺城南,又东注金氏陂。”“金氏陂”名字来源于汉代车骑将军金日(mì)磾(dī),他的封地在今天故市镇,冢地在吝店镇。历史上人们习惯把故市镇周围出现的大型水潭、塘堰、池子冠以金氏名而称作“金氏陂”。“金氏陂”生发在故市镇周围,东面最远的陂塘不超过渭南北高速入口以南。据史料记载和调查而知,汉白渠遗址途经今天故市和南师以南,呈西北东南方向汇入了渭河。当时莲勺县位置若在交斜镇来化一带,显然“白渠经莲勺城南……”就无法解释,况且来化之南是大荔沙苑区的“沙梁子”,此处不存在“金氏陂”,又谈何再“……又东注金氏陂”?汉代洛渭漕渠为什么要绕过来化塔之南斜向至孝义开口流入渭河?原因依然是因为来化以南的这些“沙梁子”不具备开凿条件。既然莲勺县的位置不合乎来化塔方位,那么它的初建之地究竟在哪里?

临渭区蒲阳遗址,是一处2011年政府公布的汉代城池遗址,位于吝店镇蒲阳村北侧,占地面积约40万平方米。该城池的来历与名称,至今仍是历史之谜。据有关考证结果与蒲阳古城遗址保护研究学术研讨论证,蒲阳汉代遗址与莲勺古县的初建相关。

莲勺县的初名是以卤阳湖特生的一种叫作“辇酌”的水草而命名,“辇酌”这种水草唯卤阳湖仅有。而蒲阳刚好位于卤阳湖的东南,两地斜向距离也就几公里之远。从名称起源说分析,蒲阳应该是莲勺县的初建地。

史料载:秦武公十年(前688),“伐邽、冀、戎”得胜。为了便于统治,在天水一带设立县治,是为上邽。同时东迁当地部分居民沿渭河而下,至今临渭区北部,在故市另设县治,为了与上邽县相应,称其为下邽县。北魏时,下邽县属北魏辖区,因避讳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名讳中的“珪”,将“下邽”改称“夏封”(下改同音夏,邽去右耳改寸曰封)。

《汉书》载,汉宣帝刘询年幼时流落于民间,曾困于莲勺县卤泊滩中,后因当地民众搭救而逃过一劫。下邽镇今天的屈驾、见驾村名由来于此。它不但记载了当地先民曾因救驾而见到过皇上,同时说明了皇上是困在了“莲勺县卤泊滩”。卤泊滩即卤阳湖外滩,要说卤阳湖离位于当时故市的下邽县城最近,而距来化位置的莲勺县更远,史料记载为什么不是下邽县卤泊滩,而是莲勺县卤泊滩呢?原因只有一点,那就是当时的莲勺县位置就在今天蒲阳,卤阳湖区域隶属莲勺县管辖。

渭南地方文史资料进一步阐明“莲勺县治一开始设在下邽东北角城角寨村一带,后移至今交斜镇耒化村一带”。“城角寨子村”在今下邽镇的东北方向,屈驾村的南侧,这“一带”的东北就是蒲阳。故而说资料描述莲勺县的位置只能是蒲阳,同时还为我们提供了莲勺县曾经有过挪移的事实依据。

《太平寰宇记》载“后秦姚苌废莲勺县”。后秦(384-417)在其灭亡后的63年战乱纷纷,到北魏太和三年(479)才恢复了莲勺县。期间极有可能是因战火使莲勺县城一度毁灭,恢复时位移到了来化方位。《水经注》是北魏年间(515-524)郦道元在汉代与东晋《水经》基础上加以注释完成的,他本人未曾到过渭南实地考证,所以莲勺县后来的变故也就不得而知。

综合考证分析,认为莲勺县的初建地应先设在蒲阳,后迁至来化塔位置。

遗址范围

《庆安寺重修宝塔记》载“夫上古设塔时,左有洛水,右驿柳林”。“左有洛水”,就是说塔的左侧(东)曾经有洛河水经过,而汉代遗留下来的洛渭漕渠水道,就在宝塔以东百米,遗址至今清晰可辨。漕渠以东目前尚未发现故城相关遗迹,所以故城的东界不会越过洛渭漕渠水道遗址。

庆安寺是历史上著名的佛教寺院之一,上世纪八十年代村民在平整土地和发现的多处墓葬盗洞显示,宝塔正北200—400米范围内存在多处僧人墓葬,由此可以确定庆安寺禅院用地范围。在僧人墓葬区北侧是多个东西走向的涝池,且地势连续低凹,据此推断该处应为故城北墙外护城河残迹。

历年来,当地村民在农田基本建设过程中经常发现莲勺县遗物。经过走访调查,在宝塔以南100米范围内出土过庆安寺金银器和其他遗物;宝塔西南大约300米处,村民在移沙过程中发现有大量瓦片与青砖;南约600米的沙丘下也曾发现了残垣断壁等遗弃基础。经勘验文物曾经出土地点与遗弃砖基础位置指认,判定故城的南界应在宝塔以南600米左右。

沿108国道现今是来化的东堡自然村,西侧地面被当地居民院落和设施所覆盖,西南方向也因土方填挖地貌而变迁,所以故城西界难以确定。

根据资料调查、走访和现场踏勘,结合蒲阳故城面积,以及秦汉时期建筑规模与布局风格,基本上可以勾勒出莲勺县城大概范围:南北长约1000米,东西宽约400米,面积约40万平方米。莲勺县城与蒲阳故城遗址的方向和面积基本相同。

废弃原因

隋大业元年,隋炀帝杨广为什么要“改夏封为下邽,莲勺并入”呢?这不单是县郡改制和“莲勺界内有群盗”的问题,纠其根本原因是与风灾环境有关。

莲勺县历属左冯翊郡、冯翊郡,郡的治所在大荔县境内。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莲勺县城就近于大荔。从水文、地质学角度分析,莲勺县城处于古洛河、渭河的冲击三角洲地段,河流在此形成了高漫滩,漫滩的主要成分是粉细沙。自北周至隋朝的数十年间,大多年份天旱少雨,由于民众毁林开植,屯兵放马和兵火之灾,沙土之上的植被遭受到严重破坏,裸露的沙层被风吹移,加上黄河左岸山西地势高于大荔朝邑以南,台风往往肆虐,飞沙走石。这样就加快了大荔县沙底、西寨、韦林、石槽、官池、八鱼、下寨、苏村、张家到临渭区交斜、孝义一道道链条式“沙梁子”的堆积。飞沙压境,淹没城田,莲勺县城逐渐被流沙所蚕食,因此也就失去了在此设县的条件。

《庆安寺重修宝塔记》最后说“功故不如先人,庶乎善继先人之志,善述先人之事,压镇一暴风焉。”庆安寺塔亦称镇风宝塔,镇风二字也由来于此。

庆安寺塔

庆安寺塔位于莲勺故城略北偏东方向,塔南是庆安寺禅院大雄宝殿,东西两侧为侧殿,正门面南。该塔2006年5月25日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塔的始建时间不详,据《佛教名塔录》载:“庆安寺始建于五代时期,兴盛于唐,为秦东名刹,代有修缮,塔因寺而名,舍利塔寺占地两万余平米……”《明人塔记》则说“不知此塔创于何岁,重修于北宋天禧年间”。《庆安寺重修宝塔记》文曰:“夫上古设塔时,左有洛水,右驿柳林,于是望景观卜而竖塔,于此特以状风光,美景观、镇四方。未留其创自何氏,竖于何岁,通无婉文之考焉。”宝塔于明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凌晨华州大地震时塌毁。塔身南面二层嵌石刻“不幸值我皇上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三更三点,地大震焉,前塔崩倒,当期叶也,镇风解龙,飞沙压镇,五尺之童,无不惊骇……”一层卷门顶嵌石刻“镇风宝塔”。“镇风宝塔”左侧竖文“维大明国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夜,忽天震地裂摇倒舍利宝塔壹所”。嘉靖三十七年正月二十日宝塔重修,重修时以石刻记载了地震的相关信息,成为了渭南今天研究地震方面唯一的实物佐证,已被国家地震局录用在案。

千年古城千年梦,试掘荒芜觅往情。凭目追忆汉时月,重续他日衰与荣。

莲勺县历经800余年,研究它的人文背景与历史变迁,必然会给地方历史文化带来不可估量的贡献,让我们一起努力,进一步去探索,早日揭开莲勺古县的真相。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