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节日|春节记忆

一年一度的新年即将来临,城里的大街小巷到处迎来了一片过年的气氛。

一年365天,朝朝期盼着回家过年,众人欢聚一堂的日子。其实,过年不仅仅是一种文化,也不仅仅是我们伟大民族的盛典,过年是我们心中的一个永不消失的情结,一个幸福的隐喻,是一棵春天抽芽夏天开花秋天结果的树。我们一年到头地忙碌奔波,为的就是过年。

许多地方有着一些不同的习俗。我从懵懂的小孩到如今三十岁的大人,对过年的习俗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记忆。每当过年前的一个的集会,走在街市上,各种农副产品,日常用品、孩子们的玩具、手工艺品、年画、糖果、鞭炮等新年专用物品摆满了大街小巷的一街三行,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商贩们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超市广播的劲爆乐曲,民间艺人的喝唱声,拖着长长的尾音, 交织成一支繁华喜庆的交响乐。夸张点讲,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这种欢乐祥和的氛围,也许就是年的味道。

过年,首要的习俗是“扫房”,也叫“扫尘”,“除尘”。其用意是要把一切“穷运”和“晦气”统统扫出门。这一习俗寄托着人们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旧迎新的祈求。

在记忆中,我们一家四口住在一个不到一百平方米温馨而快乐的混土房里,爸妈年前通常选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把家具全搬出家外面。他们把家具彻彻底底清洗干净,把屋里屋外的屋顶和墙壁全部擦拭一片,除去蜘蛛网,除去尘土。他们还把厨房整理得整洁又有序。然后,他们把家具搬回原位,认认真真地摆好,等待着过年的到来。

按照习俗,大年三十那天中午,家人拿着祭品去地里祭祖烧纸,祭祖完后,回家紧闭家门,爸妈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的蒸馍、炸年糕,给过年做准备;祭祖也有另一个意思,就是保佑新年风调雨顺,孩子学业有成,让粮食丰收,家畜兴旺,免灾免难,保佑一家人身体健康。晚上,家人们坐在热炕上围成一圈聊天吃瓜子,包饺子,看晚会。当时钟走到快十二点时,村里四处响起的鞭炮声和烟花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新年的到来让人心沸腾,让热情飞扬,让激情铺展,欢迎新年的到来。

记忆中,大年初一,天还没亮,陆陆续续的鞭炮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后,在无法入睡,吵闹着让妈妈给我穿上新衣服和爸爸给几位长辈们拜年,长辈们也象征性的给我发了压岁钱。事后,就和村里的朋友们去捡别人家门前遗漏未响的鞭炮及玩着各种欢乐游戏。到中午饭点了,家长四处找到我后,让回家吃年饭。回到家中,看到爸妈端上来的美味佳肴和热腾腾的水饺(水饺中还包着幸运币)时,我的内心承载着满满的幸福和快乐。

大年初一过后的五六天里,我就跟爸妈去走亲戚,听着着家长们唠嗑着家务和喜事。

自我理解,这就是过年。过年,人生一次又一次的欢快度过。年轻的我们变得逐渐懂事,长大成人。年老的因过年心情愉快内心变得更年轻。过年,年年在庆贺,年年有喜悦,年年有新意,年年让人兴奋,让人自信。(作者:雷孟)

编辑:周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