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北飘起“绿腰带” ——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加快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

渭南日报 记者 史王萍 见习记者 张超

渭北旱塬干旱少雨、生态脆弱,因此被称为“旱腰带”。这里蕴藏着丰富的石灰石,开山炸石的现象屡禁不止,渭北“旱腰带”被毁得千疮百孔。如今,随着市委、市政府将建设富裕美丽幸福新渭南作为重要战略举措的提出,关停私采乱挖、不断加快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变“旱腰带”为“绿腰带”等行动在蒲城、富平、合阳、白水等地相继展开。

金秋十月,渭北旱塬上,满目苍翠,天蓝、地绿、空气清新。这个为渭南经济发展作出贡献的“旱腰带”,这个因为干旱少雨导致生态脆弱的“旱腰带”,如今随着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不断加快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飘起了一条郁郁葱葱的“绿腰带”。

这条绿染秦东满旱塬的“绿腰带”背后,凝聚着每一位自然资源人的努力与付出。今年以来,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不断加快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坚定不移走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截至目前,全市累计完成历史遗留采石矿山恢复治理约10600亩,其中渭北“旱腰带”累计完成恢复治理总面积约7200亩。

富平县老庙镇兰山村废弃矿山治理再利用项目

严守“生态红线” 做生态环境的守护者

一直以来,因矿权市场准入条件偏低,“小、散、乱”局面普遍存在,矿山开采“边开采边治理”的要求很难达到。近年来,按照中省关于开山采石专项整治工作部署,我市对不符合办矿条件以及资源枯竭的矿山依法关闭,彻底关停取缔县域内“小、散、乱”采石企业。同时,转变工作思路,严守生态红线,变开发为治理,对原矿权主体存在的矿山坚持“谁破坏谁治理”原则,督促指导企业自行治理恢复,对原采石矿权主体已经灭失的则由政府投资治理恢复。

“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我们现在真正意识到生态修复的重要性,思想认识彻底变了。以前只看眼前的小账,现在要算环境保护这个民生大账,坚定做生态环境的保护者。”记者在多次采访矿山修复治理工作的过程中,多位企业负责人和自然资源部门负责人纷纷表示,如今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我们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

自中、省、市环保督查以来,我市成立了矿山生态修复工作领导小组,全面负责协调推进矿山生态修复工作。同时,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多次召开矿山生态修复工作推进会,及时研究解决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形成“全市上下统筹协调、统一行动、各负其责,各方面工作都服务和保障矿山生态环境修复”的工作氛围和工作局面。

聚焦渭北“旱腰带”生态环境脆弱的问题,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先后制定《渭南市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规划(2016-2025年)》《渭南市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暨验收指导意见(试行)》《桥山南麓渭南段采石矿山生态修复攻坚战实施方案》《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反馈的3个问题整改专案》,组织各县(市、区)开展了矿山地质环境详查、秦岭北麓(渭南段)和桥山南麓(蒲城、富平段)矿山地质环境破坏现状专项调查,将工作任务分解到相关科室和各县(市、区)人民政府,明确了每项工作的责任单位、负责人员、工作要求和完成时限,并与各县(市、区)人民政府主要领导签订目标责任书,与各县(市、区)自然资源局签订整改责任单,进一步夯实责任,确保整改工作落实到位。

千方百计“添绿” 筑牢渭北生态安全屏障

渭北旱塬桥山南麓沿线,7200余亩新栽植的白皮松、侧柏等树苗正孕育着新的绿色梦想。

穿行在蒲城县椿林镇石道村,蜿蜒的乡间道路两旁,树木枝繁叶茂,像绿色士兵一样守卫着房屋和农田。但在以前,桥山南麓蒲城段曾是全市经济建设沙石供应的最大基地之一,同时也是风沙石灰环境最严重的地方。

风沙石灰大到什么程度?

“我们这以前开山采石,拉石料的大车将石料源源不断运到各地。路两旁的树木和庄稼上全是石灰粉,就不用提什么收成。”

“裹挟着石灰、沙尘的大风从石道村刮过,无论天晴下雨,群众不敢开窗,不能在院子里吃饭,晾晒衣服,因为石灰粉尘随处可见。”

“每天炸山的炮声轰隆隆,周围群众家里的水窖、门窗都被震裂。”

……

人们渴望绿色生活,山体渴望绿树成荫。

近年来,根据省、市环保督察要求,蒲城县深入开展辖区废弃露天矿山生态恢复,千方百计为桥山“添绿”,筑牢渭北生态安全屏障。蒲城县共有采石破坏矿山70处,总破坏面积约5616.15亩,为了进一步加快治理工作进度,蒲城县自然资源局依据矿山所处位置及破坏程度,编制了《桥山南麓蒲城段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计划在2025年前完成70处废弃露天矿山的生态修复治理工作,使绿水青山持续发挥生态效益和经济社会效益,把渭北“旱腰带”地区打造成山清水秀的“绿腰带”。

今年以来,蒲城县主要实施了罕井镇升全采石厂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项目,计划对黄河流域废弃矿山(桥山南麓蒲城段尧峰和18处采石矿山)生态修复项目进行实施,总投资约2970万元,总治理面积约5472.75亩。目前小勇石场、大孔祥子采石场等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工作全面展开,已完成治理面积约840.33亩。

蒲城县石道采石场生态修复工程是蒲城县自然资源局开展的矿山恢复治理项目之一。蒲城县自然资源局地环股项目负责人徐晨辉介绍说,位于石道村背后的五龙山沿线有很多采石场。

采石区内多形成裸露岩质边坡,裸露基岩在降雨冲蚀及强烈风化作用下向坡脚崩落,产生大量碎石。主要治理措施是危石清理、场地平整、覆土、植树,植树后要砌护角,保证不会水土流失。

“真是没想到啊,以前山上千疮百孔,现在全是树,以前不愿意回村的人都愿意回来转转了。”石道村党支部书记王永军高兴地说,“这两年通过进行矿山修复治理,空气环境好了,群众没事就拍照、拍视频发朋友圈,引得好多周围的人都来游玩。”

蒲城县自然资源局党组副书记张革京表示:“下一步我们将按照总体设计要求,倒排工期、抓紧时间,确保2025年以前全县所有的矿山恢复治理工程,达到中省环保要求,让更多群众享受到实实在在的生态红利。”

共享“绿水青山” 良好生态就是金山银山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播种的时节。在富平县老庙镇桥山脚下,油菜、小麦已经开始了新一年的播种。

在富平县提及桥山,浮现在人们脑海中的首先是众多散乱无章的采石点,大矿体被分割成小矿体,完整的石材矿床被开采得千疮百孔,尘土漫天飞扬,资源的破坏和浪费现象十分严重。如今,这片曾经的采石场废弃地,因为桥山南麓(蒲城、富平段)矿山地质环境修复治理工程而“重生”。

近年来,富平县自然资源局拆除、清理、关闭沿山采石企业60余家、粘土砖厂90余家,环境质量迅速改善。以前的白灰窑、石沙场,通过关停采石企业,拉走废土、废弃矿砂,购置好土进行复土等手段进行修复。在矿山生态修复过程中,该县关停沿山采石企业,大力推动矿山复耕、矿山复绿,如今,废弃矿山脱胎换骨成良田。

在老庙镇兰山村废弃矿山项目治理点,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治理过程中,富平县自然资源局就地取材,把矿山中废弃的石料垒起来,铸成一层层梯田,既可以合理运用好废弃石料,也能稳固住今后的“绿地”。同时,还在地下埋了排水管道,这样既可以排水蓄水,也可以缓解天旱时农作物浇水问题。通过平整土地等多种治理工艺,成功进行高陡坡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项目。

“以前的石灰场虽然能带来经济效益,但对环境却造成了严重污染,对身体的伤害也是长久不可逆的。”兰山村村主任王建红对记者说,“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而取得的经济效益是短暂的。现在我们兰山村恢复的601亩土地,已经种上了油菜、小麦等农作物,春天油菜花开的时候,可以吸引很多游客前来观赏。”

目前,富平县共投资2022万元,先后完成了老庙镇兰山村废弃矿山、宫里镇凤凰山矿山、薛镇黑玉矿山3个地质环境恢复项目,恢复治理面积741亩。

曾经裸露的山体披上了绿装,一批批复绿项目成效初显,一片片绿茵又重回人们的视野。不仅是富平县,自环境保护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开展以来,白水县县委、县政府认真落实《陕西省加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实施方案》,有序开展矿山环境恢复治理。先后编制并发布了《白水县矿山地质环境治理与保护规划》,对东片石料场整合区不再设置采矿权,设立了白水县东片石料厂西采区恢复治理示范点。

按照全市对渭北“旱腰带”矿山生态治理恢复的部署安排,合阳县自然资源局坚持“重点突破自然恢复因地制宜”的原则,以最坚决的态度、最严格的标准、最严厉的措施,严格执行“停产、整合、严查、规范、修复”要求,开展对已关闭矿山地质环境调查,编制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规划,全面落实矿山生态修复责任,积极探索创新修复模式,持续加大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工作。目前,合阳县累计投入资金1220.27万元,清理各类废弃石渣3万余方,其中矿山生态修复治理面积209.4亩,黏土矿复垦30家,恢复面积842.1亩,现已全部耕种。

听山风吹过,看绿树摇曳,曾经千疮百孔、尘土飞扬的山头,如今都变换了模样。树绿了、山青了、环境美了,矿山复绿的新颜正慢慢绽放,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站在新的起点上,我市加快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的脚步更加坚定有力。如今,全市自然资源系统以矢志不渝的势头,持续开展矿山生态修复工程,将绿水青山的生态效益和经济社会效益不断放大,让渭北这条“绿腰带”更加翠绿夺目。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