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咂“年味”】小时候的年 长大后的念

渭南日报全媒体 记者程瑾

又到了农历年末,超市里挂满了玲珑华美的红灯笼,玻璃橱窗上贴上了各式花样的剪纸,商店门前挂上了红灯笼,人们内心深藏的年味儿犹如一只脆弱不堪的老酒坛被这些符号与名片猛然击碎,老酒倾泻满地,浓郁醇厚的味道漫然飘散。年来了,年味从街头蔓延到人们心间,尽管这味道不如小时候那么浓烈,但人们对于年的期盼却从未减少,对于“年味”的讨论也还像以前一样热烈,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学生与老师,说说他们品咂出的“年味”。

70后:年是热闹的团圆

“在中国人的传统节日里,年的分量最重。传统农耕时代,年蕴含了祈福、消灾、祭祀、团圆等含义,而现代工业社会,年则成为实现人们与亲人团圆、团聚、休闲、娱乐增进感情的重要方式。”采访中,70后教师郭军平道出了自己对年的认识。

其实,对于70后而言,上有老,下有小,过年更是备年货、扫屋子、走亲访友,一样也不能少。“小时候过年是盼好吃的、好玩的,能有新衣服穿。长大了,过年的仪式感却在不断增加。在一年又一年中,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岁月易劳,芳华易逝,我们更要珍惜每一年、每一天。”70后教师李莉娟说。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就是我们当时过年的真实写照。”70后教师刘泽宇打趣道,在他的印象中,过年最有趣的就是正月十五闹元宵,十里八乡的人们穿着崭新的服装从小路上大路上纷纷来到集镇上,观看耍社火,踩高跷、耍芯子。晚上,有的村子会举行“竹马子”,其实也是社火的延伸,有跑旱船、大头娃娃、骑驴等等,大人小孩都玩得不亦乐乎。

80后:年是奋斗的起点

冬去春来又尽年,每逢过年,心中总有不同的期许。对于80后教师尚怡而言,小时候,过年的喜悦就是藏在除夕夜枕边的新衣里,守岁,早起迎新,年是新的开始;长大后,过年的喜悦包在团圆的饺子中,亲朋团聚,分享快乐,年是幸福的味道;现在,过年的喜悦刻在一颗积极乐观、努力上进的心中,做父母的骄傲,孩子的榜样,年是奋斗的起点。

赵洁是一个出生在偏远山村的80后,在她眼里,新年是从碾辣椒开始的。“我们村口有一口敞窑,窑洞里盛着一个巨大的碾盘,十里八村人吃的辣椒面都是从这扇磨盘上细细碾出来的。一进入腊月,碾盘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碰着晴爽的日子,碾辣椒的人总要在敞窑门口排起长长的队伍。只要看着碾辣椒的人多了,我们一群小孩子就等着穿新衣,过新年了。”赵洁说,如今的过年只剩下春晚,那个遥远而宁静的小村新年永远都停留在了儿时的回忆中。

进入腊月,年味便渐渐浓了起来,做过腊八蒜、喝过腊八粥后,准备年货被提上议事日程。80后教师吕君小时候住在渭南最繁华的南北塘,每到年关,聚集了南来北往的客商,人们也纷纷到此采购年货。“每年的年三十之前,妈妈几乎天天出门,或是鱼肉、或是蔬菜、或是水果、或是糖果,每天进门都是大包小包,而我也总是好奇的翻看袋子里有什么好吃的。”吕君笑着说,除此,每年的腊月二十三,一家人给灶王爷磕头,从未间断,她也若有所事的像虔诚的奶奶一样认真的磕头,嘴里还在不停地碎碎念,保佑家人平安。

90后:年是多姿多彩的娱乐

戊戌年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可是在90后眼里,愈来愈觉得年味儿变淡了。“小时候,一到过年,每天早晨叫醒我们的不是闹钟,而是鞭炮声。一家老小围着电视看春晚,看小品,听相声,其乐融融。如今,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年味儿却越来越淡了。作为一名90后,在长大的同时,父母也在慢慢变老,所以,我觉得过年最好的就是放下手机,多为父母创造年的味道。”刘丹说。

“如今提起过年能触动感怀的只剩下记忆,尤其是回到乡下爷爷奶奶家才更有过年的氛围。”90后教师杨明月说,每年,爷爷都要买各式的字画,然后在大年三十这一天把把家里打扮的“红堂堂”的,就连果树上都贴上了“硕果累累”等红纸条,院里院外透露着过年的喜庆与吉祥。长大了,住到城里,过年再无小时候的那种欣喜。

眼下,春节旅行已成为90后非常流行的一种全新娱乐活动,90后对于年的认识也有了更多自己的理解。“年夜饭,不再是爸妈口中简单的饺子,真正丰盛的年夜饭,大江南北新鲜的菜都能摆上桌了,变着花样的找寻更多美味,年味十足。甚至更多的人选择在饭店吃年夜饭。春节娱乐,更多的会选择看电影。每年的贺岁档百花齐放,各家争鸣,给观众带来无穷的乐趣。也有的人会选择在这个难得的假期里去更喜欢的地方过年,感受不同的年味。”90后教师焦萌说,其实,年就是多姿多彩的娱乐。

00后:年是又一次成长与收获

00后的一代,有读高中的,也有读小学的。在孩子们的眼中,过年更多了一份期盼。

郭敬茹是一名00后的学生,目前,就读于高一。说起过年,她娓娓而谈:“过年了,我们不再埋头书案,不再验算三角函数,不再背诵ABCD。在这个快乐的节日,我们可以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比如,到大自然中去,亲近亲近田野;去小河边去,体味体味流水的惬意;到林子里,倾听一下鸟儿们快乐的歌唱。当然了,我们还可以约上三两好友,谈谈彼此的理想,畅想未来,毕竟长大一岁,我们要自己规划自己的人生,我们自己要为自己的未来奋斗,不再让父母为我们操心,不再让父母为我们念叨。”郭敬茹把对自己的期望融进对“年”的期待中,年意味着“又一次成长和收获”。

党昱杰是一名小学生,说到过年的感觉,他开心地说:“美呆了。回老家过年更是别有一番趣味。平常冷清的村道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大人们见了,小坐一会儿,互相诉说着一年的收获,新年的打算,老人的健康;孩子们跟在大人身后有打有闹,嬉戏玩耍,村里到处洋溢着和谐、喜庆的气氛。新年是一年中的起点,意味着新的开始,我也会在新的一年里成长起来。”看来,对于像党昱杰这样的小朋友来说,年不止嬉戏玩闹,还是人生的一次成长。

梳理老师和学生们关于“年味”中的关键词,团圆、期望、成长、奋斗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而这些背后则更多的是对年的期盼。不管是怎么样的过年方式,但其中蕴含的“年味”似乎并未改变,无论过去的洒扫、祭祖、蒸年馍,还是如今的旅游、年夜饭、微信红包,里面蕴含的祝福和期望都并未减少,对新年的希望和对生活的祈盼从未退却。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让我们念着“年”,期望更多的还是自己与这个时代同步“成长的味道”!

(编辑:周佳)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