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渭南 | “缁衣遗爱”郑桓公

刘高潮

始建于汉末三国时华州城西的郑桓公陵园,历朝历代多有修葺,现为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当年就有皇家题写的“缁衣遗爱”牌坊,宣扬的是郑桓公厚德报国,礼贤下士的故事。

《缁衣》为《诗经·郑风》中的第一篇,一唱三叹的叙事体,常读常新。

原文“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缁衣之好兮,敝予又改造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缁衣之席兮,敝予又改作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有人译为“黑色官服真合适,破了我再来缝制。你到馆舍去办事,回来我送你新衣。黑色官服真美好,破了我再来制造。你到馆舍去办事,回来我送你新袍。黑色官服宽又长,破了我再制新装。你到馆舍去办事,回来送你新衣裳。”

《缁衣》四句一段共分三段,诗文赞美浅黑朝衣飘逸合身,每段后两句重复相同。各段用了“宜”“好”“席”三词形容强调美好之意;准备新制朝服时也用了“改为”“改造”“改作”三个动词,不过是为了变换语气。这种纷至沓来的赋体手法,充分展示了主人公对被赠衣者无微不至的关怀,就像妻子爱丈夫一样关爱人才。《礼记》中有“好贤如《缁衣》”;《郑世家》记载桓公“代职司徒,《缁衣》在咏。”宋朱熹《诗集传》也有郑桓公“相继为周司徒,善于其职,周人爱之,故作是诗。”《诗经·郑风·缁衣》配以婉转动听的“郑声”音乐在当地传唱,是对郑桓公的最高褒奖,也是四海百姓的口碑。

可以说,没有郑桓公,就没有轻音乐“郑声”;没有郑桓公,就没有周王朝后400多年的江山;他还为5000年中华文明留下“缁衣遗爱”的佳话。这位陕西最早的爱国文化名臣、轻音乐始祖“郑声”的创立者、悲剧性的英雄人物——郑桓公,因2800多年前留下的史料太少,后人对其的爱国壮举宣传并不到位。

郑桓公(?—公元前771年)姓姬名友,又称多友、桓友,为周厉王的小儿子,周宣王之异母弟,自幼受到良好教育,文武双全、德才兼备,少时就有报国雄心。公元前828年厉王殁,宣王继位,北方边疆形势严峻,少数民族部落多有袭扰。大约宣王二十一年(前807年)西北方有部落来进犯,姬友请缨抗击,获准后率领周军开赴前线,精心布局,大胜后班师回朝,受到王兄嘉奖赏赐。翌年为强化丰镐东部防卫,封京都之东200里外的渭河下游平川(今华州一带)给姬友,创建郑国,史称古郑,“桓公”为姬友死后的谥号。

古郑在关中东部立国40余年,初始矛盾重重。郑桓公披荆斩棘,艰苦创业,内修政务,惩恶扬善,排水垦田,拓展农耕;外与荔戎、北狄、同、彤周旋修好,互通有无,平等贸易,很快稳定了大局。他与民同乐,重视音乐文化,将初始艰辛编成歌谣,与当地劳作中一唱三叹的俚曲完美结合,创作出委婉轻淡清雅的音乐,在四时八节、国礼祭祀、重大庆典,与诸侯国交际中传唱,被当时上流社会称为“郑声”。随着国力逐年递增,“郑声”中添夹了浮靡艳美杂音。因过于婉转低迷,被老子判为“靡靡之音”,只可朝堂欣赏,不可全民推广,以免影响国人奋发向上。孔子也认为后世“礼崩乐坏”,在整理《诗经》时,将大部分“郑风”歌词删去。

虽然郑国小为三等,但被桓公治理得井井有条,在诸侯国中声名鹊起。周宣王生前曾有让小弟姬友监国之意,其子幽王姬宫湦继位后约五六年(前777年)才招郑桓公为周王室司徒,进京掌管国家土地、人口、财政。郑桓公任上勤政恤民,国是高于一切。他协调诸侯国之间的纠纷,推行礼乐教化,各方诚服;百工商贸兴邦,赋税杂役,察民量力;处理边患厚义薄兵,刚柔得体,周人蛮夷都非常敬重他。尤其是郑桓公治国礼贤下士,广纳专业长技人才发展经济,呵护文武仕子僚属为国效力,桓公朴素实用的作风,得到了社会普遍认同,创造出民族历史上“缁衣遗爱”的典故。

当时朝廷政治派系斗争激烈,桓公操劳国事寝食不安。周幽王宫湦听信褒姒、虢石父谗言,废长立幼。桓公从国家稳定大局出发,面折庭争,苦谏幽王不听,硬改立褒姒所生的伯服为太子,结果申后和太子宜臼被废。为保他们免遭迫害,郑桓公掩护申后逃回申国,宜臼被桓公安排在封地郑国加以庇佑,留下现在华州城东北王宿镇(因周平王居住得名)、宜家村(宜臼避难地)、申家村(申国保宜臼的卫队驻地)等一大片村庄地名;平王逃难王宿的传说,被列为区县级“非遗”保护项目,这是后话。

郑桓公深知侄儿幽王腐败不醒,多次劝说无用,曾问计于太史伯颖。太史给他分析天下大势,出主意避祸,劝其将郑国迁往洛邑以东的黄、济水之南。他也想为周室留条后路,报侄儿幽王批准,向东部的虢、郐两国各借五城,作为立足之地,于幽王九年(前773年)让儿子掘突主持,往东边转移郑国的财产、子民,史称“虢郐寄孥”。这也为以后的东周建都洛邑,做了演习探路。

周幽王十一年(前771年),申国的申侯给女儿申后出气,联合犬戎、缯国等部落杀向镐京。宠幸褒姒的幽王因“骊山烽火戏诸侯”,临危无人救援,仅靠京城卫队支撑,战败被杀于骊山烽火台下。而郑桓公本可以回避到郑国或寄孥之地新郑,但他考虑到祖宗社稷和京城子民的安危,精忠报国之心使他坚守职位,组织了国都保卫战,终因联军声势浩大,守军寡不敌众,士气低落,且四处逃散。城破郑桓公被乱兵所杀。

据说郑桓公死后,他的坐骑将遗体驮回他创建的郑国,人们将其安葬在今华州城西,汉末时就有皇家题写修建的“缁衣遗爱”牌坊陵墓,这事记载于三国北魏时《皇览》一书中。陵园历朝历代多有修葺,现为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他儿子掘突继位,是为郑武公,护送太子宜臼回镐京登基,即为平王。周平王见镐京为战火毁坏严重,加之西北少数民族部落的威胁,决定迁都洛邑(今洛阳),史称东周。郑国也在郑武公的带领下全部东迁寄孥之地,开疆拓土,延续了300多年后为韩国所灭,留下后来河南的新郑、郑州。人们反称原来华州的郑国为古郑。当时战乱中,郑国一部分子民,翻过秦岭来到汉江岸边落脚,创业生根,发展成今天的南郑、汉中。但世界郑氏宗亲,独尊华州古郑桓公为郑姓的开山祖宗,每年11月初在华州大祭。

(编辑 曹超男 审签 徐磊)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