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咱也当当城里人

胡旭莹

处暑已过,天气不热不冷,很是舒适。

吃过午饭,胖婶端着一杯浓茶,来到村口便利店。胖婶一来,李婶、王婶、张婶陆续提着小板凳端着茶杯凑了过来,她们每天傍晚都来这里闲聊,放松劳累一天后疲惫的筋骨。

李婶问胖婶:“胖子,听说你家小欣把她爸要送去县敬老院,有这事吗?”小欣是胖婶堂兄的女儿,小欣把胖婶叫二妈。

“是的,小欣是要把我大哥送敬老院去。”胖婶轻松答道。

张婶急忙咽下口里的茶水,“为啥?家里盖的两层楼,房子那么多,为啥要把她爸送敬老院?”

“就是,你大哥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小欣她哥大学毕业后在上海落户,事业有成,前些年帮助小欣两口子做生意发了家。不是说好让小欣管她爸吗?”王婶说。

嘿嘿嘿……胖婶见她们几个疑惑的眼神,诡秘地笑了。

李婶不解:“你个死胖子,问你话,你笑个啥,难道小欣变了,不想伺候她爸了?”大家惊愕地看着胖婶。

“唉呀呀!不是不是,看你们都想哪儿去了?”胖婶停止了笑声,说,“前几天,小欣来征求我两口子的意见,开始我们也想不通,后来听娃一解释,也就同意了。这不,昨天才把大哥送到敬老院去。”

“啥,昨天都送去了?”李婶、王婶、张婶齐声问。

小欣说,作为儿女,只讲究让老人吃饱穿暖,却从没关心过老人的精神生活。老人一辈子务农,现在村上土地都流转了,他爸下了一辈子苦,也该享享福了。小欣两口子前段时间承包了县敬老院绿化的活儿,在那儿待了二十多天,了解了些那里老人的生活情况。觉得敬老院里一群老人住在一起,有说有笑、有唱有跳,听戏的、练剑的、打拳的、写字的,很快乐。再说,不给儿女添累,还缓和了婆媳关系。而儿女定期来看望,逢年过节,接老人回家团聚,多好的事。

胖婶一句接一句地说着,张婶、李婶、王婶都瞪大了眼睛。

张婶又问:“以前都是城里老人住敬老院,现在咱农村人也住敬老院,人家会不会笑话咱儿女不孝啊?”

“笑话啥哩?社会在发展,人的观念也要跟上时代,幼儿送幼儿园,老人进敬老院,托管幼儿,托管老人,一个道理,子女送老人去敬老院咋能说是不孝顺呢?”胖婶的嘴像一串炮似地连珠响。

李婶又问:“那敬老院收费高不?咱能掏起不?”

“能,能,能,咱都能掏起。敬老院是政府补贴的,收费不高,属于大众消费,好多农村老人都住进去了。”

王婶趁胖婶缓气的空隙,问:“胖子,你咋知道这些?真是这样吗?”

“我说话还能有假。我们小欣经常在外面跑,见的世面多。”胖婶说着,连喝几口茶水,咕咚咕咚咽下肚。

王婶说:“这个事各人要根据自家的情况,和儿女商量好,只要他们同意,当老人的也没必要和他们捆在一起,是不?”

“对,算你说对了。”胖婶手拍大腿,回道。

王婶又说:“村东头张老太太,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过得好,但都不在老太太身边,老太太不愿去城里和儿子儿媳同住。你看,像这种情况去敬老院多好!”

“就是,就是。”胖婶急忙说。

李婶说:“让我回家跟老李商量一下,也去敬老院。老了老了,咱也当当城里人。”说完,几个人哈哈大笑。

旁边石桌上下棋的两个老汉,听完李婶的话,问:“咋啦,你还想去当城里人?你都没掐一掐,看还能掐出水来不?”

李婶不急不气:“叫你老汉说对了,我老了,再不潇洒可就没机会了!但我们不想给儿女添累,也想好好活几天。歌里唱的啥美不过啥啥红来着?”

胖婶赶紧接话,“最美不过夕阳红。”说完,她们几个又一阵哈哈大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