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说花露

刘杰

在北方,立秋之后,天气有了昼夜温差,清晨花上凝结露水,这便是花露了。

张岱《夜航船》里说:“杨太真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热。凌晨,至后苑,傍花口吸花露以润肺。”想那杨太真,雍容华贵,那傍花之态,丹唇吸露,亦是华美风流了。然而想花露除秋燥、润肺热、养颜之作用,必是有的。

立秋后到晚秋,唐朝长安御花园内,牡丹、芍药、石榴、桃李杏梨花定是没有,月季、蔷薇、木槿、凌霄、蜀葵、菊花等应该尚艳,池中晚荷亦开着。以我的推测,吸花露应该在月光之夜,月下辨花,花能傍人,最美应该是蔷薇与凌霄了,一淡一浓,极适宜的。也有朋友较真,说北方立春之后有花露,定不是牡丹、芍药等。我想是“多苦肺热”属于酒后秋燥,依然还是坚定了自我推测。

其实古人认为花露有天地间精华。屈原《离骚》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那是有仙气灵性的。唐代冯执《云仙杂记·大雅之文》中记载:“柳宗元得韩愈所寄诗,先以蔷薇露灌手,熏玉蕤香后发读,曰:大雅之文,正当如此”。那是有净手焚香、通灵干净、顶礼膜拜之虚心的。

说完了古人,再说北方乡下。在我的家乡,立秋后尚有晚伏末伏。“早立秋凉飕飕、晚立秋热死牛。”要待末伏过后,花露才凝结产生。不过乡下田间,花自然没有御花园多而金贵,大体我还记得有紫色牵牛花、野菊花等。家乡人有收花露治疗眼疾的习惯。秋季眼睛上火,早晨起床,在太阳尚未露脸前,收些花露,轻轻为病人清洗眼睛,清热解毒,是有一定疗效的。

当时我家院子里种的是状元红,花成小喇叭状,以红色居多也有黄色,乡下人叫“烧汤花”,就是吃晚饭的时候,那小喇叭开了,清香无比,第二天早晨小喇叭就闭合了,倒是能存住些花露。“烧汤花”好伺候,花败结籽,收藏后开春庭院撒一把,无需打理,夏秋间就开出一大簇一大簇。

我有个亲戚,住的是老院子。西边破败的院墙上,每年都垂挂着紫色牵牛花,这花自生自长,多年盘根错节。紫色牵牛花花露多,治眼疾的人大多会在早晨去收花露,那时无需敲门就能进到院子。

我的家乡在北方,不产茶叶。但村子里人都好喝浓茶,味重解渴提精神。不过也有讲究的人,比如以前白家巷中的老秀才、街上开中药铺的老郎中,两人是朋友,都读过书。每到秋凉必然相约早起,带着小瓷罐,奔波10里路,去河边收野荷叶、野菊花上的花露,回来先用花露浸润茶叶,待茶叶舒展开,再换花露煮茶,倒在紫砂壶中细细品。我和爷爷去过老秀才家,他曾倒过一杯给我,味道苦,记忆中不如爷爷的浓茶好喝。

我在江南学习时,读过一篇文章,才得知江南有收集花露浸茶的习俗,不过大多是在清明初夏后。《浮生六记》中,芸娘在“夏月荷花初开时,以纱撮茶叶少许置花心,天明取出,以泉水泡饮”。文章说,那茶应是清明前新茶,大概是碧螺春,花露浸、泉水泡,茶青汤绿,茗香袅袅。这般情景,该是花露最美的价值了。

至于现在民间以沸水,或者工厂以食品工艺浸润花朵提香,再加蜂蜜或者原浆酒,酿制成以某某花露为名的饮品、酒品和保健品,我就不多叙述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