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呆

周洁

去年我家格格收到高校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因为院校理想,专业理想,她难掩激动,就向我索要奖励。我也高兴,就领着她去兑现。

格格拉着我几乎转遍了县城的商场超市,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水族馆前,指着玻璃缸里的几只巴西乌龟冲我笑了:“妈,就它,我要一只乌龟。”

格格从小就喜欢小动物,但爱玩却不会养。上小学养蚕的时候,她只负责每天数蚕宝宝,采桑叶打扫蚕盒卫生,是我跟先生的事情。没过多长时间,她闹着又买回被商贩染成彩色的小鸡。无论我们怎么用心,这些小鸡的寿命注定很短,当它们陆续死亡时,格格哭得很伤心,将小鸡埋在楼下花园的角落里。后来格格的舅舅在家养殖肉兔,送了一只给格格玩。单元房里养兔子气味大,先生只好在房门口搭建了一个兔窝。我这个后勤部长除了每天按时洗衣做饭看店外,又多了一项工作,给兔子拔草捡菜叶。小兔子渐渐长大,它常常跃出兔窝,窜出来满楼道跑。于是,我跟先生一人一头,围追堵截,人兔赛跑,从五楼追到一楼,再从一楼撵到五楼。常常在朋友们的协助下,把兔子抓住,白兔已经成灰兔了。格格为了安慰受惊的兔子将它搂在怀里抚慰一番。后来她还多次抱回来小猫小狗,我就趁她上学后偷偷放掉。

这次,格格带回来的是一只乌龟,我偷偷笑了笑,心想,这家伙几个月不喂也饿不死,就随她吧。就这样,一只巴掌大的巴西乌龟,成了我们家的一员。格格看着小乌龟呆头呆脑又可爱的样子,说:“给它取个名字,就叫阿呆吧。”

格格到哪就把阿呆带到哪。放在桌子上让阿呆欣赏她临摹字帖,放在沙发上让阿呆陪她听音乐,放在窗台上让阿呆晒太阳,晚上睡觉便将阿呆放在她的床头柜上。我常常逗她:“小心它晚上爬出来咬了你的耳朵。”

很快到了开学的日子,格格非常不舍,却又无奈,只能将阿呆托付给我和先生。去学校那天,格格郑重地将阿呆放在我的手心:“额娘,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阿呆了,你一定要善待它,按时换水,按时喂食,每天给它最少晒10分钟太阳,要不然它会生病的……”

坐在沙发上的先生叹息道:“唉,对你爸啥时能像对乌龟一样上心就好了!”格格白了他一眼:“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阿呆争宠。”

格格刚离开的那段日子,我心里有些失落,常常发呆,也常常忘了给阿呆换水和喂食。对于我的懒惰与冷落,阿呆不吵也不闹,安于现状,坦然自若。

格格的课程很紧张,我跟先生不敢主动联系她,只能等她联系我们。等待中不由得去看阿呆,看着阿呆想格格。阿呆还是那么淡然自若的样子,时不时将头仰得高高的,望向窗外。莫非阿呆也想念格格了?先生常常将阿呆放在沙发的扶手上喃喃自语:“这个没良心的,连电话都没有。”

侍弄阿呆成为我和先生每天必做的一门功课,很快我们与阿呆有了一种感情。有一次回家晚了,恰巧阿呆的食物吃完了,我和先生就跑到街上为阿呆买龟食。花了几个小时,几乎跑遍了县城所有街道,好不容易将龟食买回家。两个人疲惫不堪地倒在沙发上,彼此看着对方,忍不住笑了。

阿呆到我们家整整一年了,我由开始的漠不关心,到如今早晚定时换水喂养,每天看着它,它也看着我。我喜欢上了阿呆,越来越觉得阿呆很可爱,就像我家格格,如今阿呆已经成为我和先生的一种精神寄托和心灵慰藉。阿呆不言不语,不卑不亢,在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里,耐得住寂寞,淡泊名利,与世无争。

我想,人有时候,还得有点阿呆的精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