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微笑

孙伟峰

尽管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可我还是忘不了岳父在弥留之际的那个神秘的微笑。

那是八月初,一年之中最炎热的时候。而他,却躺在花花绿绿的棉褥上,弥留之际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气力去制止他的儿女们的摆弄。前年的胃癌手术切除了整个胃和部分食道,接下来一年多的化疗击垮了他的身体,当最后一次CT扫描之后,大夫轻声地哀叹了一句:“老人想吃啥就吃点吧,你们该准备后事了。”这句话在我们听来,不啻为一声惊雷,彻底地击碎了之前的种种幻想。无奈之下,我们商议,听从医嘱,将他从医院接回照料,同时也悄悄准备着后事。

胃癌后期剧烈的疼痛让他的精神彻底垮了下去,只靠着点滴维持着生命。大约感觉到大限将近,在我们告诉他按照风俗将给他穿戴寿衣的时候,他平静地接受了,只是喉结动了动,想说话却已经说不出,眼角有些湿润……能看出他的心有不甘和无可奈何。当我们忍着泪水给他穿戴整齐后,齐刷刷地跪下,伏地痛哭。几个钟头后,当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想再去看他一眼的时候,他突然睁开了双眼,脸上浮现出了一种神秘的微笑。我赶紧走到他的跟前,问候他是否还想喝水,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事情。他一声不吭,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我,干瘦蜡黄的脸颊泛出难得的光亮。这个神秘的微笑持续了数秒,我赶紧喊其他人,大家围拢过来,关切地询问着,而他却双目紧闭,昏睡过去。几天后,我们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将他安葬了。尽管极其简朴,但还是让他体面地离开这个世界。当火化炉的黑烟升腾的时候,我知道,那个给了妻子生命,也给了我无尽关爱的岳父永远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半年过去了,我们也逐渐从哀伤中苏醒过来,头七、三七和百日等几个重要的节点,都会到墓园看望他,给他送去果蔬和纸钱,给他讲述我们的哀思,也祝愿他在另一个世界没有痛苦……

只是,他临走之前的那个神秘的微笑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这是他最后离开人世时无意识的迷乱?还是流露出某种解脱的畅快?或许,他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以这种微笑来暗示?或许,他不想让儿女们看到一个老军人的最后时光是如此的惨淡,以微笑来笑别人生,鼓励后辈?真实的原因,我永远也猜不到了。

尽管我与岳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他无声、细微的关爱,和那些日常的点滴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成为我生命体验和生活体验的一部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