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雷军来

母亲出生在梁山脚下甘井城村的刘家小屋,家境贫穷被外公卖给坊镇西街贾家。

贾家当时没有孩子,虽然生活清贫但还是喜爱母亲,后来生了男孩母爱便移情儿子。母亲童年经常生病,特别是脖子上生了“老鼠疮”,经常流血流脓,还要干家务、带弟弟。

一九三六年,十三岁的母亲,强忍病痛和失亲的酸楚,当童养媳进了雷家门,和大她十岁以卖馍为生的父亲结婚。当时父亲家境更贫,爷爷早逝,连大门也没有,晚上只好用枣刺遮挡。母亲一进村,不少人戏谑:“昇儿娶了一个棺材瓤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母亲一进家门便和忠厚老实的父亲挑起一家七口人的生活重担。拖着带病的身子,起早贪黑,忙里忙外,治理家务,管带弟妹。常常是白天和弟妹一起推磨子磨面,晚上蒸馍,父亲次日赶集去卖。勤劳、吃苦、好强的母亲和父亲一起,在祖母的濡导下,尊姐爱弟,农商兼顾,一步步从苦难的岁月中走过来。

母亲一九四四年抱养了姐姐,第三年生下我,母亲和家庭有了更多的欢乐。母亲的“老鼠疮”病也有所好转,然而却又患上了难治的肺结核病,多年久治不愈。

上世纪四十年代,两位叔父先后结婚,全家十几口人同锅吃饭。妯娌相安互谅,和睦相处。母亲每顿饭先孝敬祖母,大家吃完,她自己再吃,全家欢乐和气。我们家是全村人口最多,分家最迟的一家。直到六十年代我上初中,才析居三家,另灶吃饭。在母亲的协助下,父亲的生意越做越大,从卖馍到卖颜料,再到卖绸缎,家庭面貌有了很大改变。又和叔父一起买回了牲口、土地、购置了农具、车辆,盖起了四合院,成了殷实之家。

母亲心地善良,孝道立心。祖母年老体衰,且患半身不遂,卧床多年,她带头和妯娌顿顿饭送到床前,侍奉晨昏,使八十岁高寿的祖母晚年安度。母亲聪慧贤能心灵手巧,她最早学会了缝纫机,每每过年,给全家大小都做好新衣服,我们姊妹几人,总是穿戴整齐。上世纪六十年代平政管区成立缝纫厂,母亲还被聘去当了技师。母亲织布纺线,烹饪技艺,面花剪纸,样样娴熟,成为每年春节前我村的大忙人。

母亲达事明礼。生养五子二女,不管家境如何贫穷困难,坚持让子女上学。为了让不爱读书的姐姐上学,坚持每周亲自送到官庄完小。在六十年代的缺粮岁月,她冒着酷暑由南向北,纵横百里,长达成月,拾麦攒粮。为了保证孩子上学,她常常夜半三更,缝衣蒸馍。

母亲思想超前,勇以为先。全村妇女第一人学会了骑自行车,帮父亲送货卖货。每周星期三,她都骑自行车到合阳中学为我和弟弟送菜送馍,迎来了同学们赞许的目光。

母亲宽宏大度,善良敦厚。上中学期间,邻家兄弟常让我捎信寄出,却没有给邮票钱,母亲说:“只八分钱,咱给垫上。”那时农村人也太穷了,还是母亲说得好:“积点德,亏把人吃不穷。”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们兄弟相继上班,生活有了很大改善,该享清福的母亲却因年老体衰,不幸摔倒,卧床三载后撒手人寰。

母亲,你安息吧!你的子女托你的福,生活美满。母亲,你高兴吧!你的孙子大学已毕业,开始创业,孙女也前途光明。您的谆谆教诲我铭心刻骨,愿您在天之灵,平平安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