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泉村往昔

福山

村子一角

村子西门

行相斌/文 雷强民/图

灵泉村是个历史文化名村。这里有“韩信城”遗址,韩信木罂渡兵时曾在这里安营扎寨,内城门上曾有“汉淮阴侯备木罂处”砖雕。

传说从村子南门出来东边的沟壑中,有一眼神奇的泉水,清流不断,喝一口,透人心扉。那年天旱,人们在泉边祈雨,雨水瞬间而降。后来,瘟疫横行,小孩夭折的事接连发生,有人便饮用神泉水试试,结果,瘟疫立刻被驱走,许多人家都平安躲过这一灾。从此,人们称它叫“灵泉”,这大概是灵泉村名来历的一种普遍说法。后来因地震沟垮崖崩,水土流失,泉眼渐堵,泉水消失。至于神泉是什么时候被断崖掩埋,无从考证。

这是合阳有名的财东村。村上大多数人家姓党,元朝末年,党姓初祖为避兵乱,从冯翊迁入该村,开始置田置产,日出而作,勤勤恳恳,日子过得还算不错。随着日月流转,人口日益增多,不断地置业,不断地发展,还是维持不了一大家子的生计。聪明的党氏先祖便打起了做生意的主意。起步最早的是长发丰号,于明代晚期就在新疆做玉石生意。“四大家,八小家,二十四个匀户家”,就是人们对当年全村从商情况的描述。道光十一年(1831)《八仙洞重修香亭记》碑文中就记有九十一家字号。到了清末,在全国有影响的商号已达十多家。“大家”中东家、掌柜、伙计一应俱全,平时一百多号人,最大的多达十几个分号,生意做得很大很远。“小家”指规模一般的商家,分号也有两三个。当然,“匀户”也不是只有一间门店,那是相对“大家”和“小家”而言。那时,灵泉村在全国的商业网链已全部形成,通商的城市至少也有一百多个,辐射的范围也越过了国门,在全国声望很高,影响很大,并在广州设立了“上九会馆”。经营的商品门类也很多,“大到绫罗绸缎,小到牛笼嘴鞭杆”,金银铁器,珠宝棉花,土地期货,无所不有,无所不精。“义聚号”的分号多达十一个,国内最远设到新疆和广州,境外与香港、英国、美国、东南亚诸国有生意。

人常说,树大招风。灵泉村也在辉煌中饱受着世道的煎熬。追溯到三百多年前的明末清初,灵泉村富裕的名气远扬四方,那些兵痞、土匪、无赖经常入村滋扰,借机敲诈勒索。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村民自发行动,筹钱出劳,利用村东“葫芦”地天然屏障,修筑了一个寨子。从现存的城防遗迹看,这个寨子修筑工程十分浩大,城墙根基宽七米,顶部宽两米,高达两丈;四周有六个哨台,每个哨台有七八平方米,估计上面建有哨楼,砌有女儿墙和炮台;寨门紧挨鸿沟向西而立,门洞不大,但很结实。整个墙体的夯筑层没有超过十二厘米,夯窝仅十厘米,取土也比较精细。村上人传说,寨门有一尺多厚,是硬杂木做成,十分结实。鸿沟上架有吊桥,一旦吊桥收起,就是飞贼也休想越过。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寨子里出土了八门土炮,土炮重六十多斤,炮筒长五尺,口径七八寸,内装火药和铧铁(碎生铁片),靠引线点燃发射,射程十多丈,具有一定杀伤力,为清代晚期的军事装备,是当时用于防御的部分武器,透过这些城防设施窥测,灵泉村那时的民间武装从人数到建制以及训练情况完全达到了一流,足见壁垒森严,众志成城。

尽管灵泉村有这么一座坚固的城防设施,也同样未能抵挡得住清同治元年(1862)至同治五年(1866)那场内患。战乱中,所有商户人家的财物被抢掠一空,房屋烧毁了一千多间,福山建筑群被点燃,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村上成了废墟一片。

这是灵泉村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劫难,村民感慨地说:“要不是寨子,灵泉村早已完了。”那些有钱有生意的大户人家,虽说损失惨重,但他们外边有财路,也有亲朋接济,一个个后来又慢慢起来了。最难承受的是那些“匀户”和穷苦人家,本来只有那么一丁点儿家产,全成灰烬和瓦砾,无家可归,衣食无着。清同治年间该村秀才党德荣目睹了这场劫难,他在《记荒文》中如实记述了劫后余生的农业状况和农民生计状况,“夏田二分数,粮价已昂。”“谷糜率未剔苗,而雨泽颇多”。以至光绪三年(1877)大灾荒的发生,灵泉村人口遽减,商业受到重创,原因很简单,除了天灾,就是人祸。

又说1900年庚子之乱,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带领文武大臣逃到西安,大多商人见乱而自保,掩门卷银回乡躲避。“义聚合号”东家党祝三以超人的胆略站出来,廉价收购聚集海产品,成为逃亡宫廷唯一的海货供应商,清末最高权力集团的巨大消费,成全了党祝三的腾飞,他又以睿智胆略打通商洛山区通往江汉平原的运输线,将鱼翅、海参等珍贵海鲜运到西安,一下子获利三十余万两白银,名声大噪,成为陕甘巨商。好景不长,随之而来的是军阀混战,在与军阀周旋中,党祝三的儿子遇难,从此,他一蹶不振,“义聚合号”走到了尽头。

像这样的遭遇何止“义聚合号”一家,“长发丰号”因外国侵略者的长驱直入,挤没了关中棉花市场,所有的资金又在上海交易所打了水漂,一夜之间破产。郑州福厚花行的大掌柜党昌印也是在日本侵略者打到郑州后,急于奔命,所有资产付之东流。后来回到故乡,到了贫困潦倒的地步。

灵泉村最后一次重创是1924年,陕西靖国军两股军阀内斗,一家借助灵泉村坚固的城防死守,一家进行强攻,并喊话,“城破之后,鸡犬不留”。把油浇到城门上点燃,企图烧毁城门,结果,铁都烧红了,门照样未破。到了第七天,守城者从村东的寨子里,于夜深人静之时,从寨墙上坠绳绕道洽川西逃,投奔杨虎城部去了。乡绅们随即打开城门以礼相迎。入城后的士兵大抢一通,金银财宝拉了三十六大车,骡马掠走一百四十多匹,连同雷龙溪等人的棺椁尸体一起拉回原籍。自这次祸患之后,一个个商号开始掩门闭市,紧接着抗日战争爆发,日军飞机在村子上空轰炸,所有的商号都走向了败落,都没有看到新中国成立后公私合营的曙光,灵泉村便再未能崛起。

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是历史的记忆,是灵泉村人气质和胆略的真实写照,内含着精神,承载着文化,延续着脉络。我们相信,它将化作一股力量,在历史文化名村的建设中发挥新的作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