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清晨

雨馨

天刚蒙蒙亮,小院内的风清爽的吹拂着,睡意惺忪的我静静地坐在门前,任那风肆意地从身旁掠过,偶尔的翻卷着又返回,调皮地绕着你的脖颈、腿腕,痒痒的,柔柔的,远处传来鸟儿欢快清脆的啼鸣,给这个夏天的清晨带来无限的生机和惬意。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这个出了名的大懒虫再也没有了睡懒觉的习惯。

有多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有多久没有这样心静过了,有多久没有这样静而悠闲地坐在院内,自由的呼吸清新的空气,尽情地享受心情的放松,我把整个的自己都交给了这里,沉浸在那个缥缈的空间里,在这个真实的生活中,仿佛少了许多自己应该存在的身影。

风好像加了速,穿过胡同,越过高墙,摇摆着绿绿的樱叶,晃动着晾晒的衣物,洁白的墙壁上,急匆匆地爬过一两只壁虎,藏到了白天它们该去的地方不见了踪影。胡同里的草呵,顺着板砖的缝隙,拼命地往上蹿,都成了小树苗,有时候你不得不被它们那种顽强的生命力所感动。

大门外胡同的两旁,几乎成了一个小的原始森林,每当我们走在中间那一条被踩出的“路”上时,会觉得它既像公园里的小径,又像乡间的小路,一不小心,那已长到腿腕的草触到了腿上,痒痒的偶时还带有水分。总是想着抽出时间去清理,走过去了,好似再不得空。院子里这些曾经被主人爱的痴狂的盆花,如今还是各自被冷落在刚搬出室内摆放的那个位置上,默默地靠在一起,不时地晃动一下叶片,企图引起你的注意,又仿佛在互相诉说着被遗忘的凄凉与孤独,没有了主人的欣赏、关爱、侍弄,它们的生命也就减少生机,它们的存在也就成了风景,成了一种摆设,喜水的花儿因饥渴有的已完全枯死,有的叶儿黄了一半,花园里已分不出哪是花哪是草,那曾被自己修剪得整整齐齐的万年青如今也是东一条西一条的胡乱伸展着,凌乱无比。

矮矮的花墙上摆放着的花盆,何时被谁家的夜猫踩翻,歪倒的姿势也不知触到了我的神经多少次,却怎么也没有了要去摆正的欲望和动力,只剩下了推脱的思想。那一袋袋被自己千辛万苦弄来的土、营养花肥以及婆婆为了我养花特意送来的地锅灰,都依然被堆放在那檐下的墙角里,几经风吹日晒,外面的袋子已不经手提。

我喜欢这样的心境,喜欢这样的欣赏,那前邻后墙上不知从哪飞来的爬山虎的种子如今也是越来越壮观,每一次看到它,都能感觉到一种力量,它的外观就真的好像我们商丘的标志,幽美而奇特。天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均匀地洒在树枝上,花叶上,慢慢地聚成一颗水滴,随着风在叶片上滚动着,滚动着,终于抵不住外力的冲撞,滑落下来,在洁净的地砖上留下一块块奇形怪状的水印,不一会儿,整个院子里的地就像画了花似的,一眨眼就成了一种颜色。

这一切翻涌的遐想与思绪,在这个清爽的飘着细雨的清晨,犹如一杯香醇的美酒,又宛如一碗苦涩的黄连,让你慢慢地去品尝其中的滋味,也许忧伤和那许多的羁绊,才会使得生命茂盛,也许那心灵深处的一丝愁苦,才会使你拥有一个别样的人生。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