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水面

谭文德

一种美食,不一定多么高档,只在于深深地触动着你的味蕾,让你惦记几十年,一直渴望着一次次重逢。

常和朋友开玩笑说,爹娘给的这个平民胃,对时下高档食物会产生天然的不适感。其实,长久留在记忆里的,多是困难时期能管饱吃的、原生态的初加工食物,秦地人的面食即为一绝。

我打小并不喜欢吃面,上了大学后,食堂每周供应几次面条,渐渐习惯了。但乡间夏日里的那碗浆水面确是个例外。那白色的汤,浮在汤上的油葱花,香味扑鼻。喝一口汤,悠长而柔润的酸味,在口里久留不去。那种缺少蔬菜的浆水汤面片,在炎炎夏日里,透着诱人的凉爽,自然百吃不厌。

大凡念念不忘的美食,只因没吃够、吃不烦,才会格外惦记着。这些年,我在大街上也曾到处找过浆水面,只是品过几次也没找回记忆里的那个味道。听人说,记忆从时间的长河流过,一般是有些偏差的,而且会将美好的事物强化。因此,昔日的许多美好,将永远留在那时,再也找不回来了。

大致记得,那时每到夏季,村里人都在大铁锅里下面条,剩余的面汤用来晒浆水。大热天的中午,人困且食欲不振。那时,农家常擀面条,很少有菜吃,最多切两根葱,用小勺子炒点葱花,做成吃面的臊子。不知谁家发明了把极普通的面汤晒成浆水,以发酵过的浆水为佐料,面条竟别有一番滋味,着实令人喜爱得难以割舍。

最近在网上看到,许多短视频在教人如何做浆水,便又一次勾起了我的那个念想。于是去小区旁边的早市买了点芹菜,回家照着做,用酸奶做引子,放到阳台上去晒。我原本是不大会做饭的,但对这件事却十分上心,每天都往阳台跑几趟。远在海外的孩子,还在视频聊天时问我浆水做得怎么样了。晒浆水需要大太阳,忌讳阴天下雨。三天过后,我发现芹菜变了颜色,有股酸味飘散出来,舀少许尝尝,有了丝丝酸味,成功了!既然有了浆水,那就不愁吃不上浆水面了。没想到,竟然在城市楼宇里找回了那份念想,这时收获的自然是满满的喜悦。

面汤发酵酿浆水,浆水浇出特色面;岁月如梭荡万物,枯树焕颜发新枝。驻足当下,随着我们思念的事物渐渐远去,头脑里留下了难舍的回忆与惦念。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