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夜思

张英锋

华灯初上的时候,我走进了渭河南岸千亩荷塘,想看看夜色下的荷塘模样。

宁静的夏日傍晚,热风微微,一轮弯月挂在天幕。太阳能路灯朦朦胧胧照着蜿蜒在水面的连桥,荷叶高出桥面,人走在连桥之上,犹如飘逸在荷海里。游人很少,成双成对的居多,大都相互依偎,脚步很轻,看来也是冲着荷塘夜色而来,或驻足凝视,或慢慢细语。

偶尔的几声蛙鸣,打破荷塘的宁静,突如其来的阵风撕开了绿色巨幕,荷叶摇曳了,旋即又归于平静。水面泛起的小涟漪由小到大在一层一层地消失。荷花在开放,夜幕下没有了粉妍和娇媚,但白日里亭亭玉立、粉红嫩白的娇容和妩媚早在我心底。还有那“才露尖尖角”的小荷,在这淡淡的夜色里风韵别致,很多菡萏也正孕育着灵动鲜活的生命,含苞待放,无疑,接下来的时日里展露风姿的一定是它们。叶叶相连,碧绿漫漫,整个夜幕下的荷花正应验了李渔在《芙蕖》里写的“有风飘摇,无风袅娜”了。水面黑魆魆地很静,我想荷花的倩影一定倒映在水中,荷花也在和倩影对话,只是我们看不到听不懂罢了。

荷花,也叫莲花、水芙蓉等,它那“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品格,历来是文人墨客笔端信笺上的重要素材。相传荷花是王母娘娘身边一个美貌侍女玉姬的化身。只因玉姬十分羡慕人间的双双对对,男耕女织,因此凡心萌动偷出天宫,来到杭州的西子湖畔。由于贪恋秀丽的风光而耽误了回宫,王母娘娘知道后将玉姬打入湖中淤泥,让其永世不得再登南天。这样一来天宫中少了一位美貌的侍女,而人间就有了艳羡水灵的荷花。这虽是一个凄美的传说,也印证了荷花艳羡及凌波仙子的美誉。

喜欢荷花是上中学的时候,因为迷恋古诗词,常常揣摩“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荷花盛开之气势,更在心里无数次地描摹着“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荷包风姿神韵。

喜爱荷塘则是在西安求学时游览兴庆公园的荷塘。囊中羞涩的我咬牙用半个月的生活费和校报编辑部的同学租了一个铁皮船,慢慢地划着,生怕惊扰了荷花,我们将小船儿远远地停在一边,醉赏起那千荷万荷盛开的美景。一朵朵飘散着幽香的荷花盛开,它绽放出一抹抹意义深远的浓浓相思情韵和无与伦比的高洁雅致,让人心旷神怡让人陶醉。随手捞起落在水面的花瓣,也会让人爱意连连。即便那些早开的荷花虽然衰败了,但莲蓬从荷叶间伸上来,歪着头,朝向一方,也让人有一种感性、饱满的感觉,也能隐隐约约想象到她盛开时的风姿。夜里清淡的月光盈盈,墨绿的荷叶成为塘里的主角。踯躅在连桥上,仿佛进入禅境一般。

手机拍照的闪光灯划破了眼前的宁静,妙玲女子的高跟鞋也惊扰了歇息在岸柳上的知了,一声嘶鸣又消失在夜空里。我来到观荷停,目光落在了狭长而又顺着河床蜿蜒的荷塘,千亩荷花,香氲十里一点都不为过。“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看来在这朦朦胧胧的夏夜,趁着游人稀少来探访荷塘,才会生出这份心境。

一朵朵荷花装满了暮春的韵事,将艳羡和清亮展现在盛夏,又将在深秋里奉献冰清玉骨。与荷花相视,我依稀觉得那朵朵荷花犹如赋入了缕缕柔情,它能够在夏日的骄阳里散发出淡淡幽香,默默而又孤傲地笑对烈日任性地生长,从叶到花乃至飘落在水面的花瓣,它都尽情地宣告着自身的娇艳和岁月的馨香。我又感觉到那片片莲叶仿佛赋予了灵性,自甘朴实无华,遮住暗流托起株株凌波仙子而不与其争艳,也吸足天地灵气甘愿奉献翠绿又不与莲蓬争高,真不愧是君子之花。在这半沙半土的滩涂之地,荷花舒展地生长着,不惧贫瘠而欢畅,不畏酷暑而坚韧,执着于“出污泥而不染”的信念而钟情于天地,以高洁之态绽放在红尘世态之中,用水心柔骨传播芬芳。至此敬仰之情升腾,还有那释怀后的惬意随着荷花流淌的香味油然而生。

月牙儿爬过了树梢,安详地挂在观荷亭子的尖顶上。试想,在热浪将太阳送下山之后,约两三知己,置桌于连桥之上,莲叶为墙,荷花为壁,屏蔽一切喧嚣,卸载内心的浮躁,在满塘荷香里,一壶老酒,与弯弯的月牙共饮,静享世外的清幽与静谧,定能酣醉不知归路。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