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红苕

◆常文选

红苕是渭北人对红薯的称呼。红苕皮薄肉厚,营养丰富,吃起来软糯甘甜,已然成为餐桌上的一道美食。红苕现在属于尝鲜,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却是农村人的主要食物。

红苕不像其他农作物,种到地里就可以生长,而是要经过选种育苗、移栽、培土等多道工序,方可成活。记得小时候,我们生产队就在饲养室隔壁的空场子里,用土坯修起七八个育秧池,用来培育红苕苗子。开始是露天培育,后来随着农业新技术的推广应用,改为塑料薄膜育秧,有效提高了出苗率。

红苕育秧一般在每年的二三月进行,四五月是红苕移栽的最佳时节。为了保证产量,生产队每年都会专门留出一些没有种庄稼的地栽种红苕,农民称这种地为空茬地。麦子收割完后,又抢时间在麦茬地里大面积栽种,这种地被称为回茬地。到了秋季,红苕长成了,全队社员齐出动,到地里挖红苕。然后摆放成堆,按每户人口数量予以分配。后来干脆按户分行,挖出来的红苕由社员直接搬运回家。这些分到家的红苕,便是农村人家一个冬春的口粮。

红苕搬运回来后,一家一户先要对红苕作一个大体的分拣,大的用来擦红苕片,小的留下来自己吃或下到红苕窖里贮存,以防冬季冻伤。分拣完后,人们连夜将大一点的红苕用擦子擦成片,再借着月光,将红苕片拉运到已出苗并挂上霜露的麦地里或者打麦场等地方进行晾晒,晒干后卖给粮站或供销社。

那些年,农村家家户户吃的都是与红苕相关的食物。锅里下的是红苕块,餐桌上摆的是红苕菜,碗里盛的是用红苕做成的饭。家庭主妇为了一家人能吃饱,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变着花样做成一家老小都爱吃的食品。她们把晒干留用的红苕片磨成面,再用红苕面蒸成窝窝头、做成花卷,或压成饸饹、拌成凉粉、挂成粉条等,粗粮细作,改善生活。

渭北人吃饭喜欢到外边凑热闹。每到吃饭时间,乡邻们便你端一碗他捧一盘,踱步来到村道上谝闲传。不用看,每个人的碗里,不是红苕沫糊便是红苕稀饭,手中再拿个红苕馍或麦面红苕面混合做成的花卷,谈笑声中一碗红苕饭就着红苕馍便下了肚。

渭北人爱吃麦面,但在困难时期,也只能多吃红苕。红苕虽然好吃,可是每天都吃它,难免使人心生厌烦。而且红苕吃多了,还会产生胃酸,凉风一吹,酸水直往上冒。特别是一到晚上,人都睡下了,酸水泛上来,直冲嗓子眼,那种感觉,一点也不好受。就是在这样一种生活条件下,勤劳朴实的乡亲,仍然保持乐观向上的精神状态,改天换地不言愁。

那些岁月,学生上学背馍的布袋子里,多一半装的是红苕或以红苕为原料做成的其他食品。每天上课前,同学们将蒸馍、红苕和红苕制品从馍布袋里取出来,放到学校灶房的蒸笼里,以便下课能吃上热饭。尽管食品中多半是红苕,但并不影响学生们强烈的求知欲望。

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经营以后,粮食产量大幅度提高,农民再也不用上下顿吃红苕了。红苕也由过去大面积种植变成了现在的小面积种植,小小红苕摇身一变,成为超市菜场的抢手货。红苕虽然退出了主粮地位,但是不会忘记过去那段艰难岁月,不会忘记红苕的历史功绩。




相关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