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树

卢益民

我的老家在关中东部黄河西岸的崖畔上。6岁时被父母带着回过老家,见过桃树、核桃树还有下黄河滩塬路旁叫不上名字的灌木。

我23岁回到老家种树,见到花椒树、柿树,在母亲安眠的土地上种下一片柿树。阳光下,草木葳蕤,特别是霜降时节,橘色的柿果挂满枝头,心中顿生温暖……

刚参加工作,我站在单位的货车后厢上去过老家的皇甫庄林场参加过林火扑救,知道了在老家梁山上也有茂密的森林。再后来,又知道了老家还有一棵文冠果古树闻名遐迩。

古树生长在老家皇甫庄乡河西坡村,当地村民称其为“文冠果王”树。据记载,树龄约1700年,树高12米,胸围6.13米。在本世纪,这棵文冠果的主干由于持续暴雨从基部被劈开成两部分。如此古老高大的文冠果古树,极其罕见,所以,古树毫无悬念地入选陕西十大古树王之后,2018年又被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中国林学会评为中国最美古树之一。

遗憾的是,虽然因为工作回老家下乡的时候很多,但工作了28年,我一直和老家的这棵古树不曾谋面。

今年霜降前几天,省局一位领导打来电话,告诉我延安富县的同行去我老家参观那棵“文冠果王”树,不料发现古树的一半浸泡在水里,十分痛心。我听了这消息,心急如焚,随即转告老家林业局核实情况并视情救护。

霜降的前一天,我回到老家,与当地的3位同事直奔河西坡村。终于有幸见到那棵俗称“七搂八匝半”的木瓜古树。下车近望,一棵苍劲古拙的大树直扑眼帘,主干雄浑粗大,劈开后一半傲立斜阳,靠山的一半仆倒在地,在蓝天下依然饱经风霜。同行的技术人员给我看他当时拍的照片,清丽秀美,生机盎然。

我围绕古树转了一圈又一圈,从不同角度瞻仰了古树。古树原先已被林业部门用低矮透空的砖墙保护起来,村上还将水管引到树桩处。正是因为这水管破裂,使树根处积了一洼水。

我发自内心地说:“因为这棵树,世人才知道有你们村。你们要爱护她、保护好她!”村民觉得有些羞愧,开始讨论救护办法。积水很快排去,村民挖出了水管,一对折用绳缠死,流水停了。我感谢他们的辛苦付出,再三叮嘱:“把沟填平,用脚踩实。”

红尘滚滚,岁月沧桑,但我们与1700年的古树相遇过!她傲岸地伫立在武帝山脚下,栉风沐雨,静美如初,在春天繁花如歌,绚丽了我们的目光也青春了我们的心灵。而在这个霜降时节,一树金黄的秋叶醉美如诗,温暖了整个世界也清澈了我们的时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