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感产生奇妙的审美体验——读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和《歌声》

张春胜

“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这是朱自清《荷塘月色》里的句子。多么丰富的想象,多么奇妙的审美体验!但是,清香是用鼻子闻的,歌声是用耳朵听的,耳朵和鼻子的感觉可以打通吗?月光和阴影是诉诸视觉的印象,梵婀玲上演奏的名曲是诉诸听觉的声音,二者如何能够交错融合?

《荷塘月色》的作者朱自清是善用修辞的散文大家,这里他用的是通感的修辞手法,才使读者有了如此奇妙的审美体验。

通感是在描述客观事物时,用形象的语言使感觉转移,将人的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等不同感觉器官互相沟通、交错,借联想引起感觉转移。通感就是利用人的诸种感觉相互交通的心理现象,是以一种感觉来表现另一种感觉的修辞方法。

通感哲学基础是自然界普遍相通的原则,客观事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通感可以用声音和色彩表达人类的感情,它成了写作实践中重要的艺术表现手段。文学作品中,巧妙地使用通感,可以突破人的思维定势,克服单一感官的局限,让语言文字绚烂多彩,增强文学趣味性,调动读者各种感官共同参与对审美对象的体验和感悟,使文章产生的美感更加丰富和强烈。

在人的诸种感官里,最容易与别的感官打通的是听觉,《荷塘月色》里这两个通感名句都是用听觉表达其他感官的感受。“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清香是嗅觉感受,可嗅而不可听,朱自清把这有风吹来时才有的淡淡清香比做渺茫的歌声,就让读者形象地体会到这香气是飘忽不定、似有若无的,非常新颖又贴切审美体验。“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朱自清把树影与月光交织在一起,所构成的黑白相间的优美的视觉印象,转化为听觉形象,激起读者无穷的遐想,不但可以促使读者进一步想象荷塘上和谐的画面和宁静的气氛,而且丰富了月下荷塘沉郁的唯美意境。

《荷塘月色》创作时间是1927年,此时朱自清的写景抒情散文日臻完善,形成了他独有的文字朴素凝练,文笔清丽隽永,情调沉郁唯美,修辞新颖缜密的风格特点。

这两处通感名句,在《荷塘月色》的独特氛围里,清新脱俗,自然而然,行于当行之处,止于当止之时,如羚羊挂角,斧斫匠痕了然全无。这样翩然的想象,这样优美的譬喻,其实在好几年前写的《歌声》里就有大胆的尝试。

《歌声》写于1921年,是朱自清最早时期的散文,短短五百余字,由听到的歌声幻化出一个用尽诸种感官才能体验到的印象风光。

“昨晚中西音乐歌舞大会里中西丝竹和唱的三曲清歌”——欣赏音乐是审美活动,这种审美享受竟然“真令我神迷心醉了”。朱自清在审美愉悦中精神处于出神入迷的兴奋状态,

进而产生了艺术的联想与想

象,从对音乐艺术的陶醉进入了文学审美创造。

他从歌声联想起“一个暮春的早晨”,歌声变成“霏霏的毛雨默然洒在我脸上”,并且“引起润泽,轻松的感觉”。他的手感触到了“像爱人的鼻息”一样“新鲜的微风”,他的脚立在了“一条白矾石的甬道上”,因为下了细雨,甬道上“正如涂了一层薄薄的乳油”,进而产生“踏着只觉越发滑腻可爱了”的感觉。这一段文字,是作者从歌声里听出来的世界,他却用脸用手用脚去感知这个下着霏霏毛雨暮春的早晨。这是用触觉描述听觉的手段,突出的是由歌声联想到的触觉感受。

下一段文字,在这个下着霏霏毛雨暮春的早晨,作者来到花园,看到五彩缤纷的“群花”,看到细雨洗去尘垢后群花焕发出甜软的光泽。朱自清对颜色的感受能力非常独特,它能够感知红花的恬静,紫花的冷落,白花与绿花的苦笑以及“暗淡的颜色”,还能体味“愁着芳春的销歇”和“感着芳春的困倦”。这里,朱自清不但看到了由歌声联想的雨中花园里缤纷花朵的颜色与光泽,还用极具情绪色彩的词语修饰花的颜色,体现出作者欣赏歌曲时唤起内心深处的情绪变化和生命体验。

再接着是依靠嗅觉感知的一段文字。诗人闻到“一缕缕饿了似的花香”“潮湿的草丛的气息和泥土的滋味”,还有“园外田亩和沼泽里,又时时送过些新插的秧,少壮的麦,和成荫的柳树的清新的蒸气”这是明显的用嗅觉印象写欣赏歌声的感受,作者不但打通了听觉与嗅觉,还有嗅觉带动了人精神的变化——“这些虽非甜美,却能强烈地刺激我的鼻观,使我有愉快的倦怠之感。”

朱自清的《歌声》,在作者欣赏音乐的审美愉悦里,产生了艺术的联想与想象,从对音乐的陶醉,依次唤起听者触觉、视觉、嗅觉的沟通与融合,进而带动创作主体情绪、精神,乃至内心深处的生命体验,共同完成一篇充满奇妙感受的细雨迷蒙暮春早晨的图景——《歌声》。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