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渭南 | 将门虎子说王贲

柯喜堂

公元前221年的齐国都城临淄(今山东淄博市临淄区),在四门洞开街市照常的惯见风景中,却没有了往日的养尊处优安然自得的模样。

一团乌云,一团挥之不去的乌云压得临淄市民惶惶不可终日。街面上纷纷传言数十万秦军绕过集中在西部边境的40万齐军主力,经由去年亡于秦国的燕国南部地区,突入齐国北境直扑都城而来。

数十年来,远在东海之滨的齐国人,虽也闻听赵、韩、魏、燕、楚列国时常遭到秦军攻略,列国中一些国家被秦军打急眼了,派人向齐国求救,齐国国君田建听从相国后胜的意见,总是予以婉言拒绝。要是哪国被秦军灭了,齐王还会遣使祝贺,以示友好,秦王嬴政也通过使者传达对齐国的尊重之意,并表示愿与齐国平分天下,齐、秦分别东、西称帝。如此,齐国君臣大为宽心不再以国防军备为念,只顾眼前纵情享乐;对齐国百姓来说,远在西方的秦国似乎也只是一个传说,只要过好自家的安稳太平日子就好啦。谁知这不过是秦国远交近攻的既定战略方针而已,随着韩、赵、魏、楚、燕诸国的相继灭亡,齐国的好日子也到头了。面对滚滚杀来的秦军,缺乏操练且无斗志的齐军纷纷败逃,秦军不几天便推进到齐都临淄城下,齐王田建大开城门手捧玉玺跪降秦军,被安置于松柏苍苍的边地共城,不久死去。至于生性贪鄙,接受秦国贿赂出卖本国利益的相国后胜,则在秦军刚一进城便被秦王下令杀掉。随着齐国的灭亡,自东周以来长达500余年的诸侯割据、各国纷争的乱世得以终结,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统一政权秦王朝。

而完成这一收官之战的秦军统帅,便是频阳东乡(今陕西富平美原镇千口村)人,秦代名将王翦之子王贲。

某年,笔者和几个朋友驱车来到位于千口村王家堡之北的王贲墓地,但见高约4米,南北长,东西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遭破坏呈马鞍形的封土(俗称冢疙瘩),兀自孤立于天高秋深的苍茫田野中,不禁想起《红楼梦》“好了歌”里的“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名句。不过转念一想又觉不妥:盖王翦父子当年并非为个人名利而战,而是志在捍卫秦国利益和完成一统天下之大业也。更何况,在扫灭六国征战中,其中五国乃亡于王翦父子之手(除楚国被其父王翦所灭,其余魏、燕、赵、齐皆亡于王贲之手)!如此显赫战功,古今名将能与之比肩者,怕也是不多也。不消说,王贲能建立如此功名,当与自幼深受其将门家风的熏陶,或曰得到名列战国四大名将之中父亲王翦的悉心指教息息相关。惜乎由于年代悠远和史料匮乏,今人对王贲的成长史知之甚少,唯有借助民间传说,追寻答案一二了。

相传王贲自幼聪慧过人,深得秦王欢心,待其稍长,便欲封官给王贲。不料王翦执意反对,并给秦王讲了一个“麦无二旺”的故事。大意是说,昔时有两户人家各种一块麦田,寒露前后播种出苗后,入冬复经灌水施肥,两户人家的麦子长势均很好。这时,面对越来越旺的麦苗,一户人家除了放任孩子在麦田里戏耍打闹,还拉着石碾子在其麦苗上滚压。时至春季返青,不曾碾压麦苗的人家,其麦苗长势明显弱于对方,后来收获自然也比另一家少了几成。若问其中原因何在?用农人的话讲,就是“麦无二旺,冬旺春不旺”。由此观之,大王用人,亦须经其碾压磨炼,不可操之过急,免得“冬旺春不旺”也。秦王是何等聪明,听了王翦这个故事,遂打消了过早提拔王贲的念头,方使这位将门虎子后来追随其父在战火中得以茁壮成长。

据史书记载,在军事舞台上,王贲最早“亮相”于平定长安君成蟜(jiǎo)叛乱之战中。其时(约公元前242年),秦王嬴政尚未亲政,秦国大将蒙骜奉相国吕不韦之命,率军攻打赵国龙城(今河北省曲阳县)等地。秦王嬴政之弟、17岁的长安君成蟜率大军作为后援,驻扎在屯留城(今山西省屯留县南)。由于前方战事失利,蒙骜派人催促成蟜火速增援。不料成蟜手下大将樊於期此时告诉成蟜,说嬴政并非先王亲子,而是赵姬与吕不韦的私生子,成蟜你才是先王亲骨肉云云,由此策反了成蟜,非但不去救援蒙骜,反倒回师咸阳,欲夺取王位。闻讯大惊的蒙骜不得不撤军,途中遭赵军伏击被杀。秦王嬴政命王翦率大军讨伐成蟜。王翦兵分三路,使成蟜、樊於期分身无术难以招架,结果,成蟜战败被杀,樊於期侥幸逃走(在后来的荆轲刺秦故事中,荆轲献给秦王嬴政的人头,即取自樊於期项上)。在这次平叛中,王贲初露头角,奉父命率其一路军队很快攻占了壶关,复与王翦等将领合兵一处,围攻屯留,遂将叛军予以全歼。当然,在王贲一生军事生涯中,此乃不过区区小事也。盘点王贲指挥的重大战役,其水淹大梁战例无疑在我国古代战争史上留下了精彩一笔。

大梁(今河南开封市西北)是魏国都城。早在公元前364年,魏惠王迁都大梁,时值鼎盛期的魏国即把这座都城打造得壕深墙高,坚固异常,且兼开凿人工运河鸿沟,使城外水网密布,易守难攻,复经百余年经营,说是拥有金汤之固,绝非夸饰虚言。

事实上,日渐衰落的魏国虽曾先后败于齐、秦、楚等国,都城大梁却始终坚挺不倒,未曾陷落。然而,时至公元前225年,随着王贲奉秦王命率军攻取大梁,这座城池的好运也就戛然而止。经过实地勘察,王贲发现大梁周遭虽水网密布,不利于攻击部队运动,但其城坐落于地势较低处,正可以利用这一弱点,控制水源,来他个水淹大梁。王贲遂改变了此前秦军的一味强攻的打法,扫清外围后,派兵引来黄河、鸿沟之水,一时间,滚滚滔滔的洪水直扑大梁城,将其团团围住。三个月后,大梁城终于倒塌,狼狈不堪的魏王魏假驾小船出降,旋即被杀,魏国也跟着覆灭。

秦国统一天下后,王翦父子以其显赫战功双双封侯。但不知是史家疏漏抑或别有隐情,这对英雄父子卒于何年,史书均无记载。公元前219年,王贲随秦始皇东巡之后,即从历史中消失。前些年国内有部电影作品,说是王贲与秦始皇的女儿栎阳公主成婚,王贲因发现栎阳公主别有恋情,遂怒杀公主,结果他自己也被秦始皇处死云云。不消说,这只是艺术虚构罢了:历史上并无什么栎阳公主,而且,翻遍史书,也绝无秦始皇杀过功臣武将的记载。或许,王贲后来的“消失”,乃是与其父王翦一样,功成身退,归隐频阳老家逍遥岁月而以终天年吧!那天,我离开王贲墓冢作如是猜想。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