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家的味道

白晓妮

春节回娘家拜年时,姊妹们在一起聊天,大家提议以后过节可以在一起聚会,不用再提着礼品东家进西家出了。当时甚是高兴,继而是淡淡的惆怅,回娘家就是上天堂,平日里还是想回就回吧。

每每别人问起我家在哪里时,我便自然说出娘家的地址。原来在内心深处,娘家永远是个令人神往的地方。回娘家那实在是愉快的行程,一看到娘家的那条路,亲切和激动便立刻产生了。走进娘家大门,的确像是“皇姑”来了,侄子侄女们像是接待贵宾一样,拿包的,拿行李的,拉着你的手说这说那。一切安排得妥妥的,不到一分钟,手里已经端上一碗可口的“小饺子”。娘家所有的味道都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是真实自然的,不管是浓是淡,是苦是甜。

娘家的味道,对于逝去的奶奶来说,就是小脚走在太姥爷亲自给女儿修的山沟便捷小路上,就是娘家侄子亲热的一声“姑姑”,就是被拉到老大家、老二家之后,老七、老八还怨没到他家就要回家的恋恋不舍,就是自然灾害时吃上的一顿饱饭,就是行动不便了也要人搀扶着去的地方,就是一百岁了还依然念念不忘的当年。

娘家的味道,对于已近八十岁的母亲来说,就是院子里的老房子,是后院里那棵老槐树。每次回娘家,母亲都会和姊妹们去老院子里转转,闻闻那里的气息,一起忆苦思甜,一起展望未来。眼前的一切还是那么亲切,母亲现在回娘家大部分时间是回忆过去的快乐,她家的菜园子、果树、一家人怎么逃避土匪的追赶,仿佛又看见了自己一大家人一起吃饭,一起干活,姊妹们一起玩耍,满脸的幸福感。

娘家的味道,对于侄女们来说,就是走进家门,立刻解除全副武装,先把该死的高跟鞋胡乱地丢在脚下,到衣橱里随便抓住一件衣服套在身上,赤脚穿拖鞋,躺倒在沙发上把脚翘得高高的,工程师般地命令,我们中午吃水饺吧。于是母亲招呼两声便出去了,一会儿就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开始剁饺子馅了,接下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包饺子。做着活,拉着闲话,说东道西,没人打腹稿,想到哪说到哪,直说得笑弯了腰,笑疼了肚子。很快饺子就煮熟了,第一个端起碗来,直吃个肚满腰圆,完了把碗一推,也不用担心没人收拾,赶紧睡觉去,直睡到昏天黑地。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回娘家一趟吧,她可以安抚一颗疲惫的心;心情好的时候就回一趟娘家吧,她可以让你的心儿飞得更高。即使到了一百岁,娘家的情结依然浓郁,有事无事,总想到娘家看看,看看娘家的亲人,看看娘家的村庄甚至天空,了却做女儿的心愿。

娘家是女儿的源和泉,那砍不断割不绝的情思永远维系着女儿的心。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