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热炕

赵世平

入冬以来,寒冷笼罩着整个世界。虽然房子暖气还不错,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老家的热炕。

热炕是老家冬天御寒取暖的“必备”,有一席热炕,无论外边是怎样的冰天雪地、寒风凛冽,都不害怕。尤其是数九寒天,北风呼啸的雪夜里,躺在热炕上听着窗户“咯吱咯吱”的声音,惬意极了。小时候,热炕就像吸铁石一样,把我吸在上面,每天早上起床,我嫌冷,赖在热被窝里,母亲就把我的棉袄、棉裤塞进被窝暖一会,再把我拉起来。如今,每每想起这些,我的心中总会充满幸福感。

每年从深秋开始,老家的炕便会在父母的收拾下变得暖和起来。记忆里母亲烧得很匀,炕的每一个角落都是暖烘烘的。在母亲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也会自告奋勇烧炕。但是由于干活毛糙,且技术不过关,添柴不匀,通常是炕口处热、脚头凉。炕口处把炕席、毡子烤得焦黄,把人烫得睡不成,深夜不得不起来往炕席下垫砖块或木头块来隔热,因此没少挨母亲的骂。

老家的炕用处有很多,不仅能用来取暖,而且冬季用来发面最好不过了。记得每到冬季,母亲把面团放到炕脚,用被子捂上一晚上,第二天就发酵好了。揉面剁馍,接着又在热炕上二次发馍。腊月快过年的时候,蒸馍比较多,热炕为蒸年馍立下汗马功劳。那时,我经常蜷缩在热炕上吃热馍,那真是一种享受。母亲也经常坐在炕上纳鞋底,将一些旧碎布片,粘连在一起,形成偌大一块四方块,压在热炕的席底,过上几天干硬后,母亲便用它来做鞋底。冬天的夜晚漫长而静谧,有时候半夜醒来,经常会看见母亲佝偻着身子穿针引线的背影。在那个贫瘠的年代,无论外边有多么冷,我只要穿上母亲做的棉鞋,就不会感到冷了。

热炕也是邻里串门和招待客人的好地方。记得以前家里来人串门或者来了客人,父母就赶紧让人上炕坐着,吃饭也都会让年长的坐在炕上。要吃饭了,在土炕上放上小桌子,将饭菜摆在小桌上,人围一圈,主客宛如一家。

不管岁月怎么变迁,老家的炕在我心里永远不会过时。在外边工作这么多年,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有时候半夜醒来,便会想起暖乎乎的热炕。每次回到家的时候,母亲总会提前把炕烧得热乎乎,提前暖好被子。晚上睡在暖暖的土炕上,心里的舒畅是难以形容的。

如今,虽然远离老家,但是老家的热炕难忘。老家的炕和老家的人一样,永远是那么温暖、亲近,永远是那么让人难忘。它也将永远温暖我的人生,让我在寒冷的冬天不觉得冷……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