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行记

乔欢

阳光温暖,忽然很想去爬山,看看久违了的梁山冬日有着怎样的容貌,留恋那“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于是换上轻松的运动鞋,把头发束起,出发。

湛蓝的天空就像刚刚洗过一样,偶尔有那么几朵白云飘来,做着各种造型,似乎给山顶戴上各式各样的帽子:一会儿伞状,一会儿花朵状,一会儿又形成个不规则的圆形。

我站在山脚下,仰望着蓝天、白云。山依然那么高大挺拔,安静地站在那儿,没有夏日苍翠欲滴,没有秋天层层叠叠,但山的严肃、安静,让我瞬间深呼吸一口气,烦躁的心也安静了许多。

抬步往上,还没有走一段,便气喘吁吁。一回头,发现刚才路过的村庄早已在脚底下,偶尔还能听见一两声犬吠,那袅袅炊烟,是生活的气息。村庄连着村庄,那一条条柏油马路就像一弯明晃晃的水带蜿蜒流淌。背后的山,脚下的路,身上的暖阳,眼前的景,一种人间至美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我见过雨雾中的梁山,被一片片白色的云雾缠绕,朦朦胧胧,似乎披上了一件纱衣。拿着相机想要留住那美景,可无奈采取什么样的姿势,都无法照出她的全貌,愈是靠近,愈是被眼前的树木房屋挡住视线,看不见她的踪迹。

天气晴朗,视线遥远。我看得见山顶那一棵苍柏,看得见那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看得见道路两旁那一簇簇暗红的酸枣,没有了绿叶的遮挡,随风飘荡,就像一个个风铃,又像那一张张笑脸,欢迎我的来访。

拾级而上,站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展开双臂,面对这开阔的大地,温暖的太阳,四周寂寞的小树,禁不住想大声呼喊:“我来了……”但话到嘴边无法开口,怕打破了这一片宁静,怕山下的人笑我的癫狂。

继续往上,不再有平坦的台阶,顺着山势,一会儿爬个大石头,一会上钻过一棵大树,一会儿又要拐好几个弯。一边是宽厚的山,一边是密密麻麻的树木,因为冬日里没有树叶的遮挡,阳光投射进来,照耀到身上,形成了一道道光的波纹,很是好看。

四周很安静,听得见自己脚底下树叶被踩的声音,路不再那么陡峭,呼吸平缓了许多,两条腿的酸痛似乎也得到了缓解。冬日的大山如此奇妙:道路旁边的山坡上到处落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果子壳,很多我之前都没有见过,有的像松果,有的像一个个福袋,拿在手上摇摇,还能听见里面果实哗哗的声音,很是有趣;落在地上的干树枝,也有着奇形怪状,有的像拐杖,有的像伞柄,有的像雕刻的造型插在花瓶里;地面上的树叶也是各式各样,金黄的大片树叶,褐色的长条形树叶,还有像一个个硬币似的圆形树叶……突然,“倏忽”一下,一只松鼠从脚下溜过,吓我一大跳,只见它大大的尾巴,还没有看清它的样子,便不见了踪影。

终于爬上一个山顶,站在松树旁边,俯视脚下:那高高的台阶和挺拔的大树,此时变得那么渺小。宽阔的视野,使人心旷神怡,我鼓足勇气喊出一声,瞬间被风吹散,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如此微小。

山是宽厚的,无论春夏秋冬,她用自已的身体,养育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给山脚下的人们永远的信赖。

山是冷静的,无论悲欢离合,风霜雪雨,她用自己的执着,告诉人们,勤劳、勇敢才能创造幸福生活。

山是仁慈的,无论丰收与贫瘠,她用特有的物产,无私地给予着丰富的资源,给人们带来收获与喜悦。

山上的天更高、更蓝,我伸手似乎触摸到了,但又那么遥远。看着宽阔无边的天,生活的烦恼又算得了什么?

谁说“看景不如听景”?如果坐在办公室的格子间里,哪里来的酣畅淋漓?哪里来的“一览众山小”?

常来这里,让风去掉浊气,让天涤荡掉疲惫,让蜿蜒的山路带来快乐。那样,心灵就似这山一样坚韧,似这空气一般纯净透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