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来时不闭门

周纪合

小时候,祖母给我讲故事,说麻雀和燕子对话,麻雀对燕子说:“你住的高楼大厦,我住的墙缝树杈,你穿的绫罗绸缎,我穿的麻布衣衫。”在我的印象里,只有富裕人家的深宅大院里才有燕子筑巢垒窝,像我们小门小户的茅屋里,燕子是不会光顾的。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那是1964年的春天,一连几天,一对紫燕在我家院子里追逐嬉戏,一会儿落在树梢上,一会儿落在房檐上,有时还会大胆地闯入堂屋进行侦察。那响亮的鸣叫声给简陋的院子带来了不少的生气。老师多次告诉我们燕子是益鸟,要予以保护,我在屋檐前的台阶上做作业,望着鸣叫的燕儿投去深情的眼光,多么希望它们能够常住我家啊。

那天放学后,我发现紫燕在堂屋的梁上衔泥垒窝。“啊,燕子要到我们家住了!”我高兴得欢呼起来。我搬来小凳,坐在门口专注地看着燕子垒窝——不知从什么地方衔来柴草和泥巴,一口一口按顺序细心排列,两只燕子你来我往,每到把衔回的一口泥做完工后,都会在冲向蓝天的刹那间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邻居二大爷说“燕子筑巢,吉祥之兆”。

一个星期左右,燕子窝垒成了,呈半圆的碗状,如一件工艺品,凸凹有致。两只燕子站在窝上,相互梳理着对方的羽毛,呢喃细语,好像是致以劳累后的问候。此后它们又衔来绒草、羽毛,筑成了养育儿女的温床。忽然一天,鸟巢里传出了微弱的喳喳声,祖母告诉我燕子孵出小燕子了。

老燕子一共孵出了四只小燕子。每天天不亮,老燕子就投入了紧张的觅食战斗,无论刮风下雨穿梭不停。起先小燕子非常丑陋,瘦瘦的身躯挑着一个大脑袋,浑身上下红扑扑没有一根羽毛,只会张开稚黄的嘴巴抢食,后来慢慢地长出了羽毛,再后来身上有了光泽,十分地讨人喜爱。只是可怜一对老燕子一天到晚不得停歇片刻,四个儿女伸长了脖子吵闹着讨食,一个老燕子从左边按顺序逐个喂,一个老燕子从右边按顺序逐个喂,毫不厚此薄彼。一天,一只小燕子从窝里掉到了地上,老燕子急得飞进飞出,凄惨、急切的叫声把祖母从灶房里唤了出来。祖母拿起烧火棍赶走了虎视眈眈的小花猫,让父亲搭梯子把小燕子送回了燕巢。经过一个月的辛勤哺育,小燕子日渐肥硕,而老燕子却羽毛凌乱,呈现羸弱之状。小燕子出巢了,老燕子领着它们学习飞翔,慈爱地梳理羽毛,院子里老燕小燕上下翻飞,相互鸣叫,煞是热闹。

不知哪一天,小燕子出去学飞后再也没有回来。祖母说小燕子出窝了,它们另觅巢窝生儿育女去了。晚上两只孤独的老燕子很久都在叽叽喳喳,似乎在伤心地呢喃,我想它俩是不是担心刚独立的儿女能不能适应新的环境,能不能博风击雨去面对以后的日子。祖母见景生情,教我读起了白居易的“燕儿”诗句:“梁上有双燕,翩翩雄与雌。衔泥两椽间,一巢生四儿。四儿日夜长,索食声孜孜。青虫不易捕,黄口无饱期。觜爪虽欲敝,心力不知疲。须臾十来往,犹恐巢中饥。辛勤三十日,母瘦雏渐肥。喃喃教言语,一一刷毛衣。一旦翼羽成,引上庭树枝。举翅不回顾,随风四散飞。雌雄空中鸣,声尽呼不归……”在祖母的教导声中,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不久,老燕子又孵出了一窝小燕子。

此后,燕子年年如期而至。为了方便燕子的出入,父亲给房门上专门开了个天窗,给鸟巢下吊了一个盛粪便的纸盒,形成了人与鸟和谐相处的景象。我们家的日子一年好过一年,在燕子南归的冬天,我们在房梁上钉了两个钉子,绷上绳子,方便来年燕子筑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